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龙颜大怒
    ,!

    石瞻走后不久,李昌带了几个随从回来,刚到军营门口,就见王世成已经在那等他了,于是打趣着说:“哟,老三,你这是在营门口迎我呢?”

    王世成脸色严肃,一言不发。

    李昌下马后,看看王世成和门口守卫的表情,意识到不对劲,也不开玩笑了,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大哥呢?”

    “跟我去里面说。”王世成说着,一把拉着李昌往自己的大帐走去。

    王世成跟李昌说明了今日事情的来龙去脉,包括不久前石虎宣召石瞻入宫的事情,李昌顿时勃然大怒,拍着桌子骂道:“他娘的胡贼,老子们替他们出生入死,到头来还敢杀我们的兄弟!”

    王世成拉着李昌:“坐下,你坐下说,吵什么?”

    李昌火冒三丈,反问道:“说什么?你让老子说什么?难不成老子还得他娘的谢谢那群王八羔子?大哥现在进了宫,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咱们这位陛下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万一把大哥给…...你说怎么办?”

    “那倒不至于,只要大哥不要过分顶撞陛下,应该不会有事,毕竟大哥战功卓著,一向得陛下恩宠,我们先别急。”王世成安慰道。

    “别急?再不急还真等大哥人头落地才想办法?”李昌说着往外走。

    王世成立马站了起来,喊道:“你干什么去?”

    李昌站住脚步,头也不回,狠狠的说道:“干什么?老子要点齐人马,杀进皇宫,把大哥救出来!”

    李昌说完,大步走出了大帐。王世成一看情况不妙,赶紧追了出去,一把抱住李昌,喊道:“二哥你别乱来,这样真就把大哥给逼死了!”

    李昌挣扎着想甩开王世成,骂道:“你他娘的拉着我干嘛?你不敢去,我去!”

    王世成见李昌如同蛮牛一般,大声喊道:“来人,把他给我捆起来!”

    军帐门口的两个护卫看看,不敢动手。王世成骂道:“你们两个聋了吗?快点。”

    两个护卫犹疑着对视一下,然后缓缓走过来,想要帮王世成把李昌捆起来,李昌大声吼道:“我看你们谁敢!”

    俩人顿时吓的站在原地不敢动,边上开始有人围观,但是谁都不敢上去帮忙,因为帮谁都不是。

    校场上的石闽见王世成帐前有人围观,也赶了过来,推开人群,见王世成正把李昌压在地上,死死按住,李昌则不断的反抗。

    “二叔三叔,你们俩这是干什么?”石闽说着,走过去想把两人拉开。

    王世成见石闽过来,大声喊道:“小闵,赶紧过来帮忙,把你二叔捆起来。”

    “捆起来?为什么?这是怎么了?”石闽走到二人面前,疑惑的问。

    王世成红着脖子喘着粗气,说道:“你二叔要点兵打皇宫救你爹,你说我能让他这么干吗?”

    石闽闻言,对李昌说道:“二叔,我让三叔放开你,但是你得保证不冲动,打皇宫这事儿不是儿戏。”

    王世成依然压着李昌,李昌脸都憋成了猪肝色,硬是不说话。

    石闽见李昌不说话,就继续说道:“二叔,你不说话,那我就只能帮三叔把你捆起来了,你别怪我。”

    石闽正准备帮忙,李昌用力拨开了王世成的手,喘着粗气说道:“娘的你这么用力掐着我脖子,让老子怎么说话…...起开起开。”

    “那你得答应我不胡来,我才能松手。”王世成依旧不肯松开。

    “你先让我起来!”李昌挣扎着想起来。

    “三叔。”石闽向王世成微微点头示意可以松开。

    王世成松开了李昌,两人坐在地上喘着气,王世成见旁边有士兵围观,喊道:“别看,该干嘛干嘛去。”

    众人见将军下令,也就散开了。李昌揉了揉脖子,埋怨道:“老三你下手够狠啊,这是要整死我。”

    王世成没给好脸色,回答:“谁叫你发疯了?”

    “二叔三叔,先起来吧,咱们里面说。”石闽将李昌和王世成从地上拉起来。

    三人坐在大帐之内,李昌没给王世成好脸色,也不说话,王世成看李昌那样,欲言又止。石闵先开口说:“二叔,父亲现在进宫,肯定是因为今日我们杀了那几十个胡人的事情,但是按照我对陛下的了解,此事父亲肯定会被责罚,但是绝对不会把父亲杀了,你若现在率兵进城,就等于谋反,概念就完全不一样了。”

    王世成点点头,接着说道:“你看小闵也这么说,若是我们现在率领人马进城,第一,巡防营有一万五千人,宫中禁军还有近一万人,我们现在加伤员不过三万人,你觉得一定打得赢吗?第二,大哥在朝中,一向被某些人视为眼中钉,别说我们现在三万人出动,就算你带三百人进城,人家也会说咱们想谋反,把罪名推到大哥身上,到时候就真的要把大哥往火坑里推了。”

    李昌抬起头,气冲冲的问道:“那你们说,有什么办法?”

    “二叔你先别急,事情没那么严重,咱们还是等等再说吧。”石闵安慰道。

    三人合计之后,实在也想不到有什么办法,唯独等着石瞻回来。

    话说石瞻跟着那传令的侍卫进了宫以后,一路跟着来到了大殿,一进大殿,就见石虎板着脸坐在龙椅上。

    “微臣参见陛下。”石瞻按照惯例给石虎下跪请安。

    “你们先退下。”石虎挥挥手,示意刘荣和石遵出去。

    “儿臣告退。”石遵拱手行礼,然后转身往外走,与石瞻擦身而过时,嘴角露出了一丝奸笑。

    石虎见他们出去了,就没好气的问石瞻:“朕问你,今日你是不是从刘荣手上夺走了几十个羯族人?”

    “没错。”石瞻毫不掩饰。

    “那些人呢?”石虎问道

    “被臣当场杀了。”石瞻的回答异常的平静,抬头看了看石虎。

    “什么!”石虎“腾”的从椅子上跳起来,拍着桌子问道:“谁给你的胆子?缉拿犯人这等事情不在你的管辖范围之内,你凭什么擅自做主杀这些人?更何况他们不过是杀了十几个汉人,又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

    石瞻看着石虎,嘴角抽搐着,他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问道:“被杀这十几个人有罪吗?陛下您别忘了,他们是赵国的功臣,刚刚从打赢鲜卑人的战场上回来,还没来得及与家人团聚,就被那几十个狗娘养的杀了,儿臣若不杀了这些人,如何对手下的将士们交代?”

    “交代?那你叫朕如何对族人交代?”石虎反问。

    “凭什么汉人就低人一等?陛下觉得这公平吗?如果是这样?陛下当年何必把我从战场上捡回来?您别忘了,我也是一个汉人!”

    “你跟他们能一样吗?你是朕一手养大的,你身上虽然流的不是我们羯族人的血,但绝对不是和那些汉人一样!”

    “陛下,这么多年,我与这些您看不上眼的汉人,为陛下的江山立下多少功劳,您心里是清楚的,为何还要实行这么不平等的律法,让汉人如此苟延残喘的活着?”

    “若不是羯族人丁单薄,朕岂能需要这些下等人替朕打天下?汉人文弱,喜欢自相残杀,天下是强者的,汉人就该被踩在脚底下!”

    “那我手下的将士们呢?他们为陛下出生入死,就只能得到这样的待遇吗?这让剩下的四万多将士如何接受?让埋骨他乡的忠魂如何安息?这样下去,谁还愿意替陛下卖命?”

    “你手下的人被杀了,让刘荣对那几十个人施以刑罚,多赔一些牛羊钱粮就是,何必杀这些人?”

    “在汉人的律法里,这些人杀了我的士兵,就该被处死!”

    石虎闻言大怒,拿起一个杯子砸了过去,骂道:“混账!你别忘了现在这个江山是朕的!是羯族人的!轮不到你用汉人的律法来衡量!”

    石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既然如此,就请陛下降罪吧!”

    石瞻说完,双膝跪地。

    “你真是要气死朕!”石虎又气又恼,坐回了龙椅上,然后喊道:“来人!”

    “在!”四个侍卫冲了进来。

    “把石瞻拖出去杖责一百,送回侯府,禁足三月!”

    “谢陛下!”石瞻听完,默默的磕头。

    “滚!”石虎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