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蕙兰宫内
    ,!

    石虎骂的唾沫横飞,见石瞻被拉出去杖责,还是觉得心里一股气难顺,喊道:“来人,摆驾回宫。”

    在一旁伺候的陆安小心问道:“陛下,您是回寝宫还是去哪位娘娘那儿?”

    石虎想了想,没好气的说道:“去刘贵妃那里。”

    “是……”陆安说着,跑了出去。

    此时的刘贵妃正在她的蕙兰宫摆弄着花花草草,心情甚是不错。

    “小香,你看着腊梅怎样?好看吗?”刘贵妃问身边的一个宫女。

    这宫女长得眉清目秀,一双大眼睛很是水灵,笑着回道:“这腊梅花自然是很好看,不过再好看也比不上娘娘的国色天香。”

    刘贵妃听了这话,顿时喜笑颜开,用手轻轻刮了一下小香的鼻子,说道:“就你小嘴甜。”

    小香抿着嘴说道:“奴婢说的可都是实话。”

    刘贵妃微微一笑,转过身往门外走去,小香连忙扶着,刘贵妃看看院子里的花,感慨道:“花无百日红,现在的我犹如这雪中的梅花一般,虽是貌美可人,但是陛下早晚会腻的,这不是已经三天没过来了吗?”

    小香赶紧接话:“娘娘多虑了,陛下爱的不止是娘娘的美貌,还有娘娘的温文尔雅和善解人意。这几日陛下不来蕙兰宫,想必是因为国事繁忙,无暇抽身吧。“

    “今日午后还听说陛下在前殿喝酒看歌舞,哪有什么国事繁忙?说不定现在正搂着哪个狐媚子呢。“

    “娘娘何须担心?那些庸脂俗粉岂能与娘娘想必,陛下不过是拿她们消遣消遣而已,到时候还是得来娘娘这里。“

    “但愿如你所说吧。“刘贵妃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

    “方才奴婢听说陛下在前殿发怒了。“小香在旁边说道。

    “陛下不是在前厅喝酒作乐吗?好好的发什么火?“刘贵妃转过头,疑惑的问。

    “听说是今日西华候从巡防营的刘统领手上抢走了几十个羯族人,都是犯人,好像还被西华候给杀了。“

    “西华候?哪个西华候?“

    “就是之前的左积射将军石瞻呀,不久前与鲜卑人交战,大胜归来,陛下封了他做西华候。“

    “原来是他啊,本宫当是谁呢,除了他,还有谁敢光天化日从巡防营手里抢人?不过本宫倒是很好奇,他好好的跑去抢刘荣手里的羯族人干什么?还杀了那些人。“

    “听说是那些人杀了西华候手下的士兵。“

    “这也难怪,石瞻这个人很是护短,尤其他手下那些人和他一样,都是汉人,自己人被杀了,按照他的脾气,不爆发才怪呢。“

    “所以陛下因为西华候擅自处死那些人犯,大发雷霆呢。“

    “陛下宠爱石瞻,这种事情,最多就是打顿板子骂一顿,又不会把他怎么样。“

    “说的也是……“小香点点头,然后说道:”娘娘,咱们进去吧,这几日刚下过雪,天气有些寒冷,不要受凉了。“

    “嗯……“刘贵妃转过身,由小香扶着往屋里走,就在这时,蕙兰宫外传来声音:”陛下驾到~“

    小香高兴的说道:“娘娘您看,我就说陛下肯定还是只宠爱您吧。“

    刘贵妃笑笑,也欢快的迎了出去。

    刘贵妃和小香刚走到前厅,石虎已经径直走了进来,刘贵妃连忙行礼:“臣妾恭迎陛下。“

    石虎一言不发,满脸的怒火,直接坐了下来,顺手把桌上的一个茶壶砸在地上,吓的小香和其他的奴婢一跳,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喘。

    刘贵妃朝其他人使了个颜色,小香等人都识趣的退下了。刘贵妃嗲声嗲气的扑到石虎的怀里,温柔的问道:“陛下这是怎么了?谁惹陛下生这么大的气?“

    “还能有谁?除了石瞻那个小王八蛋!谁能把我气成这样?“

    刘贵妃一边给拍拍石虎的背给他顺气,一边说道:“陛下,那石将军是您的养子,相当于您半个儿子,哪有当爹的和儿子置气的?您把他骂一顿,过几日说不定他就知道错了,自然会来向您认错的,您就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您还怎么宠爱臣妾嘛?“

    “朕把他从小当亲生儿子一样抚养,原本以为他已经把自己当成羯族人,没想到还是因为那些低贱的汉人跟朕对着干!“

    “陛下,咱们草原上不是有句俗话吗?狼再怎么养,也不会是狗。您要是圈不住他,不如……“

    “住嘴!你这是逼朕杀自己儿子!“石虎果断的打断了刘贵妃的话。

    刘贵妃一听石虎朝她喊,立马起身坐到一边,假装哭泣:“陛下您居然吼我,臣妾每日盼星星盼月亮的等您过来,您好不容易过来一趟,一进门就烟着个脸,臣妾只是随口一句话,想宽慰陛下,就算臣妾不小心说错话,您也不能这样凶臣妾啊……“

    刘贵妃说着,“呜呜“的哭了起来。

    到底英雄还是难过美人关,更何况石虎这个好酒好色的人。石虎见刘贵妃在那哭泣,石瞻的事情也被抛在脑后,换了一副嘴脸凑了过去,摸摸刘贵妃的脸,谄笑着哄到:“爱妃,朕不是冲你吼,你别哭嘛……“

    刘贵妃一边擦着脸上的泪水,一边嘟哝道:“还没有呢!刚刚谁那么大声来着?都吓到臣妾了!“

    “朕错了,来来来,别哭了,朕几日不见你,怎么能一见面就哭呢?“石虎说着,凑着嘴亲了上去。

    刘贵妃一把推开,跑到一边,埋怨道:“哼,您几日不来,谁知道跑去哪个狐狸精那里,把我给忘了!“

    “朕哪能把爱妃给忘了呢?这几日谁那里朕都没去,不信你问陆安。“石虎说着,对门外喊道:”陆安,你进来!“

    陆安听到石虎喊他,连忙跑了进来,跪地问道:“陛下,您有何吩咐?“

    “你告诉娘娘,这几日朕有没有去哪位妃子那边?哪怕只是过去坐坐,要说实话!“石虎说着,朝陆安眨眨眼睛,故意把实话二字说了重了点。

    陆安岂能不知石虎的意思,于是一本正经的对刘贵妃说道:“启禀娘娘,这几日陛下每日早朝后就回宏光阁料理朝务,因年关将近,不少奏折需要陛下批复,所以陛下都是忙到深更半夜,奴才们劝陛下早点休息,陛下都不听。“

    “你看你看,朕没骗你吧?“石虎一边说着,一边满意的看了看陆安,然后挥手示意他退下。

    陆安识趣的退到门外,刘贵妃擦了擦眼泪,扭过头故意不看石虎,说道:“没骗我就好,不然我肯定不理陛下。“

    石虎悄悄的站了起来,忽然一把从背后抱住刘贵妃,坏笑着说道:“不理朕?你舍得吗?“

    刘贵妃被石虎吓了一跳,尖叫着喊道:“陛下你坏死了!就知道欺负臣妾!“一边喊还一边在石虎的怀里扑腾。

    “这就是坏了?更坏的你还没见过呢!“石虎猥琐的笑着,把刘贵妃抱了起来。

    刘贵妃自然知道石虎想干什么,娇羞的喊道:“不行,陛下得答应臣妾一个条件“

    石虎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连连点头说道:“别说一个条件,一百个条件朕都答应你,如何?“

    “以后您除了忙朝务,其余时间您都得过来陪臣妾,不允许去其他女人那里,要是让臣妾知道了,以后肯定不会再理您了!“刘贵妃嘟着嘴,在石虎的怀里撒娇。

    石虎的现在已是满脑子的床笫之欢,哪还想那么多,不假思索的连连点头答应:“好好好,朕答应爱妃!好了吧?“

    “这还差不多……“刘贵妃满意的说道。

    “来吧小宝贝儿!“石虎说着,急不可耐的抱着刘贵妃往里间走去。

    刘贵妃娇嗔的嬉笑喊道:“陛下您慢点!您弄疼臣妾了……“

    “朕还想再快点呢!哈哈哈哈哈“

    陆安等人安安静静的站的蕙兰宫的前殿门后,这种事情他们早已见怪不怪。

    外面又下起了雪,腊梅花的花瓣被风吹落在雪地里,分不清是花瓣还是雪,只是白白的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