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初次拥抱
    ,!

    由于宵禁,李昌和王世成也出不了城,就和徐三在前厅喝到深夜,石闵一向不喝酒,所以也就没有作陪,毕竟李昌等人等于自家亲人一般。

    第二天一早,李昌还在打呼,被王世成从床上拉了起来,两人一起去了石瞻的屋里。石瞻已经醒了,六子正在给他喂药。石瞻见李昌和王世成二人过来,挥挥手示意六子先出去,然后对李昌和王世成说道:“让二位贤弟担心了,我没什么事情,你们吃过早饭就回军营吧,练兵的事情不可放松。”

    “大哥你安心在家养伤,军务有我和二哥两人,您无需牵挂。”王世成在一旁宽慰。

    李昌刚想开口,王世成咳嗽了一声,李昌原本张开的嘴又闭上了,因为早上王世成怕李昌又胡言乱语,与他约定好尽量不说话。

    石瞻伤痛在身,也没注意到这个细节,继续说道:“将士们回乡的事情暂停,等过了这个年再说。”

    石瞻说着,看到石闽已经站在了门口,就招呼石闽过来,吩咐道:“你随二位叔父回军营,好好向他们请教如何带兵打仗,对他们的命令要坚决的遵从,明白了吗?”

    石闵默默点头,石瞻又对李昌和王世成说:“这段时间,小闵就拜托你们二位多费心了,但是你们不要因为他是我儿子就放纵他,一定要像对待其他将士一样,对他严格要求,一视同仁,否则我把你们两个军法处置!”

    “大哥放心,我们兄弟俩一定尽全力把小闵带好!”李昌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石瞻微微点头,然后对石闽说:“你先出去吧,我与你二位叔父还有些事情要商量。”

    石闵有些不舍,但依旧点头行礼:“父亲好好养伤,孩儿告退。”

    石闵走出父亲的房间,见秦婉迎面走来,看着她微微一笑,问道:“秦姑娘这么早就起来了?”

    秦婉回答:“公子不也这么早吗?“

    “你爹的身体怎么样了?“

    “谢谢公子惦记,爹的身体已经好多了,前几日徐三叔叫大夫又来看了一下,大夫说再休养个二十天,就没事了。“

    “你这么早起来,这是要给你爹送吃的吗?“石闵见秦婉手里端了一些吃的。

    “这是给将军做的,对了,我先把这个给将军送去,天气寒冷,凉了就不好吃了。“秦婉笑着对石闵说。

    “去吧,我去看看你爹。“石闵默默点头。

    “嗯……“秦婉也点点头,朝石瞻的屋子走去。

    石闵穿过院子,来到了厢房,见秦老汉正躺在床上,于是轻轻叩门,小声问候:“秦老伯?“

    秦老汉听到是石闵的声音,连忙起来,要从床上下来,石闵赶紧走到床边,说道:“您好好躺下休息吧,不用这么见外。“

    “诶!“秦老汉用感激的眼神看着石闵,笑着点点头,石闵帮他把被子盖好。

    秦老汉抓着石闵的手,问道:“昨日听说将军受了伤,不知现在怎样了?老汉身子不争气,也没法去看望将军。“

    “老伯不必担心,父亲受的是皮肉伤,休养一段时间就好,您不必牵挂。“

    “听闻这次将军受罚,是因为替手下的将士们报仇,擅自处置了几十个胡人,是这样吗?“

    “不错,当时我也在场,杀那些胡人我也有份。“

    “该死的胡人,就算把他们杀光也不能解恨!只是仅仅杀了几十个人,将军就被杖责还被禁足……“

    “过去这十八年,我只顾读书习武,不曾关注过国家大事,没想到原来汉人现在活的如此艰难。“

    “天下大乱,胡寇横行,中原汉人已经死了十之七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有人能带领我们汉人北逐胡寇,安定天下。“

    “会有这么一天的!“石闵暗暗说道。

    “公子这次回来,还需要回军营吗?“

    “父亲命我今日就回军营,让我跟随两位叔父学习如何治军打仗,所以过会儿就得出发。“

    “男儿志在四方,温柔乡是英雄冢,贪图安逸必定失去男子汉的血性,老汉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好歹活了一把岁数,看得出来公子绝非池中之物,将来是要做大事的人,将军对你如此严苛,也是寄予厚望。“

    “谢谢老伯的夸奖,将来我若大权在握,也定当维护我等汉人的尊严。“

    “如此甚好!“秦老汉欣慰的点点头,然后又说:”公子放心去军营,婉儿和家中其他人会好生照顾将军,你不必牵挂。“

    石闵默默点头,轻轻握住秦老汉的手,说道:“那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养好身体,有任何事情叫徐三叔派人去军营通知我。“

    “诶!”秦老汉点头答应。

    石闵起来,刚转过身,见秦婉已经站在门口,默默的看着自己。石闵刚想开口和她说话,秦婉就转身走开了,于是石闵就追了出去。

    秦婉走到一处屋檐下,低着头默默的不说话,石闵走了过去,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说些什么。

    两人沉默了片刻,秦婉忽然开口问道:“公子今日又要回军营了吗?”

    石闵深深的吸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是的,父亲命我随二位叔父回营。”

    “何时才能回来?”

    “这个要看父亲的意思,秦姑娘……”

    石闵话还没有说完,秦婉转身扑倒在石闵的怀里,石闵一时间手足无措,心扑通扑通的跳的很快。这十八年来,他还从来没有和哪个女子如此亲近过。

    秦婉也没说话,只是静静的靠在石闵的胸口,石闵慢慢的抬起手,想要搂住秦婉,没想到秦婉忽然推开了石闵,抽泣着跑开了,石闵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秦婉跑回了自己的房里,关上了门。

    石闵默默的走到秦婉的门口,抬起手,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敲门,毕竟光天化日之下,他若敲门进去,有损秦婉的名声。

    石闵在门口站了片刻,知道秦婉在里面小声哭泣,最终只是小声的说了一句:“我走了,你照顾好自己。”

    说完,石闵转身离开了后院,而秦婉知道石闵不可能做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所以只能选择默默的等待,她并不知道自己和石闵能有什么样的结果,只不过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子,都对感情有着梦幻一般的期待吧。

    秦婉看了看窗外,雪依旧在下。

    石闵跟随李昌和王世成骑着马离开了侯府,一路上两眼发直,一言不发。李昌用手拱了拱王世成,然后朝石闵眨眨眼。王世成看了看石闵,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笑了笑,没有说话。

    李昌忍不住问道:“小闵,府上哪位姑娘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石闵似乎没有听到,没有回答。

    “嘿!傻小子,想什么呢?二叔问你话呢!”李昌伸手拍了拍石闵。

    石闵这才回过神,愣了一下,问道:“二叔你说什么?”

    王世成和李昌不约而同的笑了,石闵则莫名其妙的看着二人笑的嘻嘻哈哈,王世成开口说道:“你二叔问你,府上那个姑娘是怎么回事,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你们说的是秦姑娘吗?她和她爹是我从街上救回来的。”石闵简单的应付了一下李昌和王世成的问题。

    “英雄难过美人关,你说是不是啊老三?”李昌打趣道。

    王世成笑了笑,没有回答。

    “二叔你说什么呢?”石闵有些脸红。

    “哈哈哈,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说!”李昌看着石闵,笑着回答。

    石闵不愿继续和李昌讨论这个问题,于是两腿一夹,喊了一声“驾”,一溜烟跑到了前面,头也不回。

    李昌和王世成相视而笑,也追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