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夺嫡之心
    ,!

    庆王府内,石遵已经得知昨日石瞻被石虎下令杖责一百,禁足三月,所以心情很好。管家谭渊给石遵端来了早点,见石遵正在两个侍女的伺候下穿衣,还哼着小调,笑着说道:“今日殿下面带红光,看来心情甚好。”

    石遵拉了拉衣袖,照了照铜镜,然后转身从内房走了出来,挥手示意两个侍女退下,然后说道:“这是自然,昨日石瞻被父皇当庭杖责,还被禁足三月,本王岂能心情不好。”

    “只是杖责并未削其爵位,值得殿下如此高兴?”谭渊在一旁小心问道。

    石遵坐了下来,随手拿起一块糕点,说道:“你有所不知,石瞻从小就深受父皇的喜爱,唯独汉人和羯族人的这一点上,始终是两人无法直视的问题,只不过这几年父皇和石瞻没有因为这个问题有过冲突。这次本王给石瞻找了点事情做,这不,石瞻和父皇的矛盾立马就体现出来了,以后这个问题,只会越来越成为父皇和石瞻之间关系升温的阻碍。”

    “如此一来,早晚有一天石瞻就算不被陛下杀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大权在握,到那时殿下离皇位就更进一步了。”

    “你说的一点不错,对了,燕王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石遵咬了一口糕点。

    “据线人来报,燕王最近除了去宫里给陛下请安,其余的时间就是和一些文人谈论学问,张豹倒是最近总往燕王府跑,不知是何用意。”

    石遵听到张豹的名字,脸上顿时有些不快,想当日在城门口迎石瞻回城的时候,张豹曾在众人面前羞辱过自己,石遵这种睚眦必报的人,岂会忘了这回事。

    谭渊注意到石遵的表情有些变化,小声问道:“殿下是对这个张豹有什么不满吗?”

    石遵放下手中的糕点,冷冷的说道:“他曾在众人面前羞辱于我,现在又频繁的往燕王府走动,摆明了是支持燕王要与我为敌。”

    “殿下常年在李城,不在京中,这满朝文武必定了解燕王多过殿下,张豹见风使舵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过殿下不必担忧,起码您的手上已经掌握了兵部和巡防营,户部的刘远志想必不久就会归入殿下的麾下。”

    “你不必拣好听的说,本王对现在的处境清楚的很,朝中大臣大多被石世那副假仁假义的姿态蒙蔽,暗地里已经倒向他那一边,支持本王的,不过因为本王有战功在身,手上还有几万人马,他日若是本王失势,能有几人真心替本王出力?”

    “朝中的那些文臣多半是汉人,这些汉人一个个喊着德治仁治,遇到燕王这种满口仁义的,自然是一拍即合。不过就如殿下所说,虽然目前支持燕王的人不少,但是支持燕王的这些人当中,没有一个人是手握兵权的,说到底,真正有实力的还是庆王殿下您。”

    谭渊跟随石遵多年,深知石遵的性情,他这一席话算是说到了石遵的心坎里,石遵听完谭渊的话,喜笑颜开,说道:“就数你最会说话。”

    “殿下过奖了,属下只是据实分析。”谭渊笑着推辞。

    “你就别客气了,这么多年,你对本王的忠心,本王都看在眼里,不会忘记。对了,尤坚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

    “尤大人昨日下午派人送来了一封信,属下还没来得及告诉殿下。”谭渊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递给了石遵。

    石遵接过信拆开看了看,便将信递给了谭渊,谭渊双手接过仔细看了看,说道:“殿下所料不差,这朝中支持殿下的,只有这些人。”

    “哼,那些支持石世的人,本王早晚叫他们知道,站错队的后果是什么!”石遵狠狠的说道。

    谭渊依旧看着那封信,然后走到石遵面前,递上信纸,说道:“不知殿下有没有发现,这支持殿下的,大多是咱们羯族人。”

    石遵一听这话,又接过信,仔细看了一遍,忽然笑道:“哈哈哈哈哈,还是你细心,本王差点忘了,这赵国是咱们羯族人的,既然有这么多同族支持本王,本王何愁大事不成?”

    “殿下英明!”

    “父皇还有一个多月就是六十大寿,让你给父皇准备的大礼进度如何了?”

    “那件千腋狐裘已经送给了陛下,原本属下也为献礼一事发愁,一时间不知道替殿下准备什么好,不过李城那边送来了一样东西,属下认为若将这个东西送给陛下,陛下必定龙颜大悦。”

    石遵一听,好奇的问道:“什么东西?”

    谭渊凑到石遵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石遵听完,哈哈大笑,对谭渊夸赞道:“你果然会办事情,这次若是能让父皇满意,本王对你重重有赏。”

    谭渊也激动的谢恩:“属下谢过殿下。”

    “对了,名单上的这些人,你也准备一些厚礼,每人一份,过几****派人送过去,还有刘贵妃那里,你跟宫里的人打声招呼,送些女人喜欢的东西过去,记住,不要不舍得花钱。”

    “属下明白,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石遵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行了,你退下吧!”

    谭渊弯腰行礼:“属下告退。”

    与此同时,燕王府里,张豹正在和石世交谈。

    “张大人,上次你告诉我说,父皇近日与你商议过立储一事,究竟是真是假?”石世喝了一口茶,问坐在右手边的张豹。

    “下官说的自然是实话,那日在场的,除了我,还有高丞相,殿下若不信我,大可派人去高丞相那里探一探口风。”张豹不慌不忙,淡定自若。

    石世微微一笑,站起身,说道:“高丞相自太祖在位时就官拜丞相,这么多年在官场之中游刃有余而又独善其身,你觉得一般的人能从这个老滑头的嘴里套到话?”

    “殿下说的也是,所以当初陛下问高丞相立谁为储比较好的时候,高丞相也是含糊其辞,顾左右而言他,陛下为此将他骂了一通。”

    “那本王也很好奇,张大人是如何回答父皇这个问题的。”石世看着张豹问道。

    张豹见石世看着他,丝毫不慌张,从容应答:“下官告诉陛下,诸皇子之中,殿下您的大哥身有残疾,不宜为君,剩下的,有威望而又优秀的,只有庆王和殿下您。”

    “本王对当不当太子并没有多大兴趣,只是这天下已经乱了太久了,百姓苦不堪言,不管谁将来做了父皇的继承人,只要施以仁政,让天下百姓休养生息,本王都支持他。”

    “殿下倒是看得开,只不过庆王殿下恐怕就没有您这么心宽了。”

    “此话何意?”石世微微皱眉。

    “庆王殿下素来有野心,陛下诸子之中除西华候外,他的战功最显赫,而且手上有数万兵马,他若无夺嫡之心,那太阳还真是要从西边出来了。”

    “本王并无心与他相争,只要他能善待百姓,让他坐太子之位,本王倒也没什么意见。”

    “庆王是您的同父兄弟,您应该比下官更了解他的心性,您觉得他将来若继承皇位,会是一个仁君吗?相反,他不但不会以仁德治天下,更不会放过殿下您。”

    石世倒吸一口冷气,反问张豹:“本王又无心与他争储位,他若将来继承大统,有什么必要针对本王?”

    “殿下难道还不明白?现在不是殿下想不想与庆王争的问题,而是您必须要与他争的问题。您和陛下虽为羯族人,但是朝堂只是多半还是汉人,殿下天性善良,那些汉人官员都是儒家一派,主张仁德,都盼着殿下将来能荣登九五,对汉人施以仁政,安抚天下百姓。”

    石世苦笑一声,说道:“没想到本王现在倒是没得选择了。”

    “所以殿下您应该明白,您若不争这个太子之位,将来恐怕也无法自保,因为以庆王的为人,绝对容不下任何一个对他有威胁的人。”

    “你说的本王知道了……”石世默默的点点头,他的眼神里有些无奈,又有一丝坚忍,石世算是明白了,现在的已经没有退路,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