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择主而侍
    ,!

    石世听完张豹的话,站在窗口,看着窗外发愣,好久才缓过神,转过头看着张豹,问道:“那依你之见,本王应该怎么做?“

    张豹回答:“殿下相对于庆王,最大的优势就是支持殿下的人比庆王要明显多的多,只不过有一点是殿下远远不及庆王的。“

    “哪一点?“石世问道。

    “庆王手握兵权,镇守李城,而且据下官所知,咱们羯族同族之中,不少贵族都仇视汉人反对殿下对待汉人以仁德的做法,所以暗中支持庆王。“

    “本王从未上阵打过仗,手里自然不会有兵权,难不成假使父皇传位于我,他石遵还想用武力夺得天下吗?“

    “自古以来,谁手握大军,谁就有能力左右局势,所以殿下千万不要小瞧了庆王手里的兵权,当初司马氏若不是大权在握,岂能夺了曹魏的江山?“

    “你说的也有道理,只是本王确实手下没有军队,这叫本王如何是好?“

    “殿下忘了一个人,只要有他的支持,殿下的胜算便高了一筹。“

    “你说的是老五?“石世问道。

    “殿下英明,正是西华候!“张豹笑着回答。

    “石瞻这个人,虽说是父皇的养子,与我等也以兄弟相称,但是到底流的是不一样的血,他素来与我和其他人都没有什么深交,他凭什么支持本王?“

    “殿下应该明白西华候与诸位皇子交往不深的原因吧?“

    “还不是因为我们是羯族人,而他是汉人……“石世随口回答,坐回了椅子上,忽然抬头看着张豹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张豹微微点头:“看来殿下已经明白要害在哪里。“

    “你说的没错,这样一想,老五倒确实有可能会支持我。“石世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些笑容。

    “殿下欲行仁政,而西华候素来亲汉,在这个问题上,他必定与殿下可达成一致。听闻昨日西华候因其手下十几个士兵在回乡探亲的途中被杀,率兵将那几十个羯族人从巡防营的刘荣手里夺了过来,全部当场处死,陛下因为这事,还将西华候当庭杖责一百,罚禁足侯府三个月。“

    “什么?还有这等事?那老五现在怎么样了?“石世对石瞻被杖责一事显然有些吃惊。

    “西华候是久经沙场之人,一百个板子不过是让他在床头趴一段时间而已,没有性命之忧,殿下倒也不必担心。“

    “那倒也是,不过这件事老五做的确实有些过激,要知道,擅自处死几十个人,这可不是小事,难怪父皇会生那么大的气。“

    “下官认为,借着此次西华候受伤在家休养,殿下可上门探望,一来拉近与西华候的兄弟之情,二来可表达殿下对汉人的仁德态度。“

    “你说的有些道理,那事不宜迟,本王这就叫人备礼,过会儿去西华候府。“

    “殿下且慢。“张豹叫住石世。

    “怎么了?“石世疑惑的看着张豹。

    “西华候出身行伍,素来清廉,对金银珠宝这些东西没有太大兴趣,殿下若是送钱财,倒显得有些唐突冒昧。“

    石世觉得有些道理,于是问张豹:“那依你之见,本王送些什么才比较合适?“

    张豹莞尔一笑,捏了捏胡须,回答:“殿下无需准备厚礼,只需要准备一些调理身体的药材,几匹锦缎即可。拉拢西华候这样的人,切不可妄图用钱财美**之,这样只会适得其反。“

    “张大人果然高见,多谢提醒。“石世笑着朝门外走去,忽然又停下脚步,转过头问张豹:”本王有些好奇,张大人为何会选择帮本王,而不是庆王。“

    张豹故作姿态,笑着回答:“汉人有句话说,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下官这样做,也是看中了殿下心中的仁德。“

    石世满意的笑了笑,微微点头,走出了大门。

    张豹看着石世离开的背影,心中暗自得意,脸上露出了一丝阴沉的笑容。

    石世按照张豹的建议,命人准备了一些药材,几匹锦缎,外加几张普通的兽皮,用木盒装好,放在马车上准备带去西华候府。

    张豹在门口看着石世上了马车,说道:“下官祝愿殿下马到成功。“

    石世掀开帘子,在马车内对外面的张豹说道:“今日多谢张大人,还请回吧,我们改日再长谈。“

    张豹微笑着点了点头,石世放下帘子,吩咐随从:“走吧,去西华候府。“

    石世出门倒也不讲究排场,仅仅带了几名随从跟着,自己乘坐一辆马车。大约过了不到一个时辰,石世的马车就停在了西华候府门口。

    石世掀开帘子,想随从的搀扶下走下了马车。石世伸了个懒腰,然后对随从们吩咐道:“把车上的东西搬下来,随我进去。“

    石瞻府上的一个家丁见门口有马车停下,下来的人气度不凡,衣冠楚楚,虽不知道是谁,但估计也是非富即贵,立马迎了上去,小心问道:“几位来西华候府是有何贵干吗?“

    石世身边的一个随从骂道:“你个瞎眼的,燕王殿下驾到,还不快进去通报!“

    那下人一听是燕王殿下驾到,吓的也是不敢怠慢,立马说道:“奴才有眼无珠,不知殿下驾到,奴才这就去通报侯爷。“

    “回来。“石世叫住了那个家丁,然后转头骂刚刚那个说话的随从:”本王面前,什么时候轮得到你先说话了?滚一边去。“

    那个随从也是被骂的莫名其妙,悻悻的躲到了其他随从的后面,不敢再说话。

    石世微笑着对那哆哆嗦嗦的家丁说道:“不必去通报了,你直接带本王进去找你家侯爷便是。“

    “是!是!燕王殿下里面请!“那人颤颤巍巍的走在前面,给石世引路。

    石世跟着那家丁刚刚走到前院,徐三迎了过来,看到石世,连忙行礼:“不知燕王殿下驾到,有失远迎,赎罪恕罪。“

    石世依旧是一副笑脸,抬抬手,说道:“起来起来,本王来的唐突,事先也没派人来通报,你家侯爷在哪里?听闻在家养伤,本王特来看看他。“

    “燕王殿下厚爱,侯爷正在他的屋里,趴在床上不能动弹,容小人带您前去。“徐三一直低着头回石世的话。

    “行,那你前面带路。“石世伸手示意。

    “殿下这边请。“徐三微微弯腰,伸手引路,石世和他的随从则跟在后面。

    “你家侯爷伤势如何?”石世边走边问。

    徐三小心回答:“托殿下的福,侯爷受的是皮肉伤,静养一段时间就好。”

    “那就好,他现在应该没有睡觉休息吧?”

    “应该没有,方才小人刚刚给侯爷换过药,侯爷还命小人给他拿了几本书看,现在想必正在看书呢。”

    石世微笑着点点头,众人穿过回廊,徐三在一间屋子前停住,回头对石世说道:“殿下,您请稍后,容小人进去告知一下侯爷。”

    石世点头示意,徐三恭敬的行礼,正准备转身敲门,屋里传来了石瞻的声音:“徐三,你在跟谁说话呢?”

    徐三刚想回话,石世抬手示意徐三不要开口,然后微笑着走上前,轻轻推开门,探着头往里面看,说道:“五弟,是本王来看你了!”

    石瞻正拿着书在看,听到门口是燕王的声音,赶紧回头一看,果然是燕王石世。石瞻挣扎要起来,石世连忙跑过去按住他,说道:“你有伤在身,就不必起来了,都是自家人,不用这样拘礼。”

    石瞻略有些尴尬的说道:“小弟这副狼狈相让殿下见笑了。”

    石瞻扫视了一下,见徐三站在燕王身后,责怪道:”徐三,燕王殿下驾到,你怎么不早点来告知我?“

    徐三刚想开口辩解,石世抢先说道:”你就别责怪他了,是本王不让你府上的人通报的,你有伤在身,我若让人通报,依你的脾气,定会强撑着起来,本王于心何忍?“

    ”谢殿下体恤,小弟失礼了。“

    ”这里没有外人,既是兄弟,就别一口一个殿下了,跟小时候一样叫我不好吗?“石世微笑着看着石瞻。

    石瞻愣了一下,嗫嚅道:”二哥。“

    石世听到石瞻这样叫他,哈哈大笑道:“这就对了嘛!”石世高兴的拍了拍大腿,然后又对门外的随从说道:“把东西拿进来。”

    石瞻疑惑的问:“什么东西?”

    石瞻还没说完,四五个随从捧着盒子进来了,石世说道:“这是一些药材,据说对五弟你的伤有奇效。”

    石瞻连忙道谢,又问道:“多谢二哥费心了,只是疗伤也用不着这么多药材啊。”

    石世笑笑,解释说:“药材就着两盒,剩下的是几匹锦缎和几张兽皮,马上年关了,送你一些缎子也好让府里的人做几身衣服,兽皮可御寒,你常年在外,还是要保重身体的好。”

    “二哥如此厚礼,石瞻实在不敢当。”石瞻推却道。

    “这些东西不是什么稀奇的宝贝,为兄也知道你向来淡薄,若是送你金银,反倒是和你见外了,这些东西都是你用得上的,算是为兄的一点心意,你就不要推辞了。”

    石瞻见盛情难却,便感谢石世说:“真是感谢二哥的盛情。”然后对旁边的徐三吩咐道:“徐三,你把殿下带来的这些东西都收下吧。”

    ”是……“徐三微微点头,石世的那些随从便跟着徐三离开了石瞻的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