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燕王求情
    ,!

    “陛下,燕王殿下求见。”陆安走进宏光阁禀报。

    石虎正在内侍们的伺候下穿衣,不紧不慢的问道:“他来干什么?”

    “燕王殿下说是来给陛下请安的。”

    “难得他有心,告诉他,就说朕知道了,让他回去吧。”

    “是……”陆安点点头,转身就往外走。

    “等等!”石虎已经穿好衣服,走了出来,对陆安说道:“叫他进来吧。”

    “是……”陆安走出宏光阁,喊道:“宣燕王殿下觐见~”

    石世衣冠楚楚,面带微笑的走了进来,对石虎行礼:“儿臣参见父皇。”

    石虎正坐在那喝水,看到石世行礼,说道:“起来起来。”

    “谢父皇。”

    石虎放下杯子,问道:“今日怎么一大早就进宫请安?是有什么事要找朕说说吗?”

    “父皇英明,儿臣今日一是来请安,二是年后二月,便是父皇的大寿,特来请旨,让儿臣为父皇准备一场寿宴。”

    “哦?你倒是挺有孝心,说说看,这寿宴你打算怎么做?”石虎显然对这个寿宴很是感兴趣。

    “回禀父皇,近日儿臣府里来了两个厨子,手艺极佳,所做菜肴色香味皆人间极品美味,儿臣心知父皇早已厌腻宫中口味,所以意欲将此二人送给父皇,若父皇喜欢他们二人的手艺,儿臣便斗胆请旨,为父皇举办一场寿宴,以祝愿父皇洪福齐天。”

    “哈哈哈哈哈,看来朕平时没白疼你,你改天叫那两个人进宫来,朕要看看他们手艺如何。”

    “儿臣遵旨。”

    “再过几天就过年了,刚好你过来,省得朕派人再去办,你等会儿出宫,去趟张豹那里,看看他年底的祭典和酒宴准备的怎么样了?这几日也没见他来向朕禀报。这祭典一事关乎国运,不可马虎。”

    “儿臣昨日倒是遇见过张大人,他还跟儿臣聊过此事。”

    “哦?他怎么说的?”

    “张大人任职礼部多年,历年的祭典事宜也多是他操办,不过今年他遇到了一个难题,这几天正在为难之中。”

    “什么难题?”

    “按照咱们羯族人的习俗,年终祭典,女子不可登上祭台,所有家族内成年以上男子,都要上台随父皇祭天。”

    “没错,这每年不都是这样吗?今年有什么不同吗?”

    “难就难在西华侯身上,按照咱们羯族的传统,养子也是儿子,必须登台一起祭祖,只是这西华侯被父皇禁足在西华侯府,张大人不知如何决断。”

    石虎一听西华侯,脸色顿时有些不好,说道:“张豹自己怎么不来跟朕说?”

    石世看到石虎的脸色不好,赶紧说道:“张大人知道父皇这几日还为五弟的事情生气,所以不敢来问父皇,所以就跟儿臣说了,恰好也是父皇问到,儿臣才跟父皇提起这件事。”

    “瞻儿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枉费朕这样宠他,到现在还跟朕因为汉人的事情,当面顶撞朕。”石虎生气的说道。

    石世连忙宽慰:“五弟有时候就是性子比较急一点,父皇您又不是不知道,保重龙体要紧,您就别和他生气了。”

    石虎站起身,提了提腰带,然后对石世说:“那你今日就先不用去张豹那里了,先去趟西华侯府,看看你五弟反省的怎么样了,若是他有所觉悟,你就去告诉张豹,让他把石瞻的名字,列到年终祭典的名单上去。若是还不知悔改,那就让他继续在家反省,朕宁可当没养过他!”

    “父皇的意思是假如五弟反省好了,就可以不禁足了?”

    “禁足还怎么去参加祭典啊?”石虎没好气的看了一眼石世。

    石世见石虎松口,连忙谢恩:“父皇英明,说到这里,儿臣突然想起一件事要禀报父皇。”

    “什么事?”

    “前几日儿臣听说了五弟顶撞父皇的事情,还被父皇责罚了,就去西华侯府看望他,毕竟兄弟一场,儿臣也不想看他和父皇闹的不愉快。”

    “怎么样?他说什么了?是不是还是那倔驴脾气?”石世皱眉问道。

    “那倒也不是,我知道五弟的脾气,所以故意没有与他谈论此事,只是聊了一些小时候的事情。他说感念父皇的养育之恩,所以这么多年,他对父皇都是忠心不二。他说,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此乃为人臣子的本分。儿臣见他态度诚恳,也不像是故意糊弄儿臣,所以觉得他对父皇也确实是忠心耿耿的。父皇您也知道,他有时候在您面前就是性情耿直了一点。”

    石虎听石世这样说,冷笑了两声,说道:“亏得他还记得朕是如何宠爱他的,朕若不是看他长大,又对朕忠心,那天就已经把他砍了!”

    “正是因为父皇一直以来对他皇恩浩荡,所以这才换来了他在战场上为父皇开疆拓土啊。”石世连忙奉承。

    “行了,看在他对朕还算忠心的份上,你去传达朕的旨意,从今日起,禁足就免了,但是这种事情不要再有下次,否则朕绝不轻饶!”

    “儿臣替五弟谢过父皇,如此一来,张大人那里也就不必苦恼了,父皇真是英明之主。”

    “你就别在这拍朕的马屁了,我且问你,你去西华侯府,有没有见到小闵?这小子可是有十来天没来朕这里了。”

    “回父皇的话,儿臣听闻,五弟命他去了军营,跟在李昌和王世成二位将军后面学习如何治军打仗。”

    “嗯,老五在教育这个儿子上做的不错,虎父无犬子,你们几个就得跟他学学。咱们羯族人人数本来就不多,之所以能在中原立足,靠的就是能骑善射,战场上无惧生死,敢于和任何对手一较高下。小闵这孩子还不到二十,就有超出常人的身手,石瞻的教导功不可没。看看你那几个草包儿子,一个个要文不能文,要武不能武,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

    石世尴尬的回答:“父皇教育的是,儿臣定当好好管教他们。”

    “对了,你去跟张豹说一声,今年的年终祭典,让小闵顶替他老子去祭祀,他也够资格上祭台了。”

    “这是为何?五弟不要去?”石世疑惑的问。

    “你是猪脑子吗?他被朕打了一百大板,现在还在床上趴着呢,怎么去?老子去不成,让儿子顶替不就好了?”石虎说的唾沫横飞。

    石世这才茅塞顿开,连忙回答:“还是父皇英明,儿臣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多亏父皇提醒。”

    “行了行了,你去传达一下朕的旨意吧。”石虎朝他挥挥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