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屡试不爽
    ,!

    “陛下,贵妃娘娘求见。”石虎正心烦意乱的看着一堆奏折,陆安突然跑进来禀报。

    “她怎么来了?你没告诉她朕在看奏折?”

    “奴才说了,可是娘娘说她非见陛下不可,奴才没办法,所以才来禀报。”

    “她没说是什么事?”

    “娘娘没说。”陆安摇摇头,回答。

    “行了行了,你让她进来吧,记住,别乱说话,否则朕砍了你们。”石虎说着,对着陆安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

    陆安连忙说道:“陛下放心,奴才一定管好自己的嘴。”

    说完,慌慌张张的就跑了出去。

    石虎故意随手拿起一份奏折,假装看得认真,这时候,刘贵妃走进了宏光阁,远远的就磕头行礼喊道:“臣妾给陛下请安。”

    石虎抬起头,立马脸上堆起笑容,一副猥琐的表情,对刘贵妃说道:“爱妃你怎么来了?快起来吧,来!过来!坐朕旁边来。”

    石虎说着,朝刘贵妃招招手,又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座位。

    刘贵妃假装有些不开心,扭扭捏捏的走到了石虎的旁边,坐了下来,嘟着嘴,也不说话。

    石虎自然是明白刘贵妃为何这副表情,但是也假装不明白,问道:“爱妃这是怎么了?陆安刚刚说爱妃有事要告诉朕,是不是哪个嫌命长的惹爱妃不开心了?说出来,朕替你做主!”

    “臣妾没有不开心。”刘贵妃嘟哝道。

    石虎一愣,然后一把搂住了刘贵妃,揽在怀里,色迷迷的摸着刘贵妃的脸,问道:“没有不开心?那为何嘟着小嘴呢?”

    石虎说着,撅着嘴就要亲上去,刘贵妃一把推开,像一只淘气的猫一样,躲到了一遍,装作一副可怜相,对石虎说道:“原本陛下答应臣妾只宠爱我一个,除了料理政务,其他时间都会去蕙兰宫,陛下都已经好几天没去臣妾那里了。臣妾原本以为陛下骗臣妾的,刚刚在外面问了陆安,陆安告诉臣妾说,陛下最近几天夜夜批阅奏折到很晚,然后臣妾一进来就看到陛下在劳碌,心知陛下没有骗臣妾,所以不能生陛下的气,只能自己不开心了。”

    石虎一听刘贵妃还真以为自己是料理政务,便厚着脸皮假装正经的说道:“哎呀爱妃啊,这还有几天就过年了,早朝从昨日起都已经不上了,只是这奏折朕还是得看哪,天下还远远没有太平。这不,把爱妃给冷落了。”

    石虎笑呵呵了往刘贵妃那边挪挪位子,然后又楼主刘贵妃,说道:“朕日理万机,冷落爱妃了,爱妃别生气嘛。”

    “臣妾不敢生陛下的气。”刘贵妃把头埋的更低了,假装一副委屈的样子。

    石虎噘着嘴,结结实实的在刘贵妃脸上啜了一口,然后说道:“爱妃如此识大体,朕心甚慰,不枉朕这样宠你。”

    刘贵妃依旧低着头不说话。

    石虎见刘贵妃不说话,便右手抬起刘贵妃的下巴,问道:“爱妃怎么不说话呢?”

    刘贵妃小声说道:“臣妾看陛下日夜为国事操劳,心疼的很,可是又无法替陛下分忧,所以心里难过。”

    石虎一听刘贵妃这话,心里不免有些尴尬,支支吾吾的说道:“这个……爱妃一片心意,朕岂能不知?待忙完这几天,朕去你那蕙兰宫好好宠幸你。”

    石虎说着说着,脸上又流露出一丝猥琐的笑容。

    刘贵妃说道:“臣妾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还望陛下恩准。”

    石虎把刘贵妃揽在怀里,手指轻轻刮了一下刘贵妃的鼻子,色眯眯的笑着说道:“爱妃你说,别说一个小小的请求,就算十个大大的请求,朕也答应你。”

    刘贵妃眼中一亮,一本正经的问道:“陛下此话当真?”

    石虎假装正经的回答:“君无戏言!爱妃你说吧,是什么请求?”

    “臣妾听闻邺城往西有个乾生观,那里香火鼎盛,且听说那里供奉的神灵很是灵验,所以臣妾想去那里祭拜一下,许个愿。”

    “这些都是汉人的玩意儿,哪有爱妃听说的那样灵验?求神拜佛要是那么管用,汉人还至于像现在这样羸弱?还是不要去了吧。”

    刘贵妃见石虎不同意,有些不开心的说道:“臣妾也是听人说的,臣妾一个妇道人家,哪有陛下这样有见地?”

    石虎自然是看得出刘贵妃心中不悦,笑着问道:“那不知道爱妃去那什么道观,是想许什么愿呢?”

    “原本臣妾是要去替陛下求福,您马上就六十大寿了,没想到您还不让臣妾去,真是让人伤心。”

    石虎愣了一下,更加亲昵的搂着刘贵妃,说道:“爱妃真是有心了,这不是朕不知道爱妃是要替朕求福嘛?不知者不罪,爱妃不要伤心。”

    “那陛下让不让臣妾去?”刘贵妃睁大了眼睛看着石虎。

    石虎有些犹豫。

    刘贵妃见石虎有些犹豫,便哭着喊道:“还说只宠臣妾一个呢,都是骗人家的!陛下说话不算话。”

    石虎本也不想让刘贵妃出宫,毕竟这外面世道有些乱。不过他仔细一想,若是这刘贵妃出宫了,他倒也落得自在,不需要顾及刘贵妃,可以随意宠幸其他女子。虽说对于石虎来说,女人是唾手可得的,不过刘贵妃也妖娆可人,真要让石虎离开这个女人,他还是有点舍不得的。

    石虎纠结了好一会儿,加上刘贵妃一直在边上哭哭啼啼,他只能妥协,无奈的说道:“行吧行吧,爱妃你就去吧,不过要等年后再去,到时候朕多派几个人保护你,毕竟这外面兵荒马乱的。”

    刘贵妃一听石虎松了口,立马破涕为笑,又问道:“陛下派人是为了保护臣妾还是监视臣妾啊?臣妾一个弱女子,那么多男人跟着多不好。”

    “朕派人跟着,也是为了保护爱妃的安危嘛,这外面到处是流民,万一爱妃被那些贱民打扰,岂不是让朕担心吗?”石虎一边说着,一边手不安分的在刘贵妃身上摸来摸去。

    “那臣妾要带几个宫女去,不然总不能让几个臭男人伺候臣妾吧?”刘贵妃抓着石虎的手臂撒娇说道。

    “这是自然没问题的,不过爱妃还是等年终祭典过了再去。”

    “好吧……”刘贵妃很识趣,没有再讨价还价。

    “来吧,小宝贝儿,几日没见,让朕看看爱妃瘦了没有!”石虎一把将刘贵妃抱了起来,色迷迷的说道。

    “哎呀,陛下快放臣妾下来!这大白天的。”刘贵妃稍稍挣扎着喊道。

    “大白天怎么了?”

    “那些下人听到了会议论的,那多不好!”

    “我看谁敢多嘴,谁多嘴朕砍了他的脑袋!”石虎一副不可一世的姿态,然后对刘贵妃说道:“来来来,别管他们这些狗奴才,让朕好好检查一下。”

    石虎说着,抱着刘贵妃朝内房走去。刘贵妃则娇嗔着喊“不要不要”,这刘贵妃越喊,石虎越是来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