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幕后之人
    ,!

    “高大人,最近老九和老二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一个人站在屏风后面问道。

    高尚之安然自若的坐在椅子上,抿了一口茶,缓缓说道:“正如咱们预料的那样,两个人已经斗起来了。”

    “哦?怎么个斗法?”

    “庆王叫人杀了石瞻的手下,以此激怒石瞻,从而引发石瞻与陛下的矛盾,燕王则在石瞻被陛下杖责一百后,亲自登门看望,意图拉拢。庆王和燕王已经在暗地里拉拢朝中大臣了,为的就是巩固自己的实力。”

    “这两人斗的越凶越好,让本王坐收渔翁之利。”这个声音有点阴沉。

    “庆王自恃有旧族的支持,手里又握有兵权,所以根本没把燕王放在眼里。至于燕王那里,最近张豹总是往燕王府跑,想必是已经站在燕王那边了。”

    “上次你告诉我说老东西问你对立储的建议,你虽然没有表态,不过看来张豹是表态了。”

    “没错,庆王心胸狭隘而又心狠手辣,以张豹的机智,必定不可能选择庆王这样的人做他的主子。”

    “张豹此人心术不正,又颇有野心,应该不会是真心帮老二。”

    高尚之轻轻放下杯子,看着屏风后面的人影,说道:“这是自然,燕王性格软弱,张豹若是赌赢了,扶住燕王等位,他便可大权在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如意算盘打的倒是真不错。”

    “呵呵,他再会算计,不也在高大人的掌握之中吗?”

    “殿下过奖了,还是殿下的功劳,这一切都如殿下预想的那样。”

    “老九一向自视甚高,也向来不把我们这些弟兄们放在眼里。不过就以他目前的动向来看,很有可能将来若夺嫡不成,老九就会等到老东西死了以后,发动兵变来谋取皇位。”

    “殿下所说的完全有可能,庆王现在手握数万兵马,实力不容小觑,他若是夺嫡不成,很有可能逼宫篡位。”

    “巡防营刘荣已经是老九的人了,只要刘荣在,邺城的城门就等于是老九家的大门一样,随时可以开关。”

    “殿下怎么知道刘荣是庆王的人?”

    “本王若是连这点都想不到,还怎么跟他们俩斗?我早就派人盯着刘荣了,他与老九早有往来,前几日石瞻手下被杀,不就是刘荣受命于老九演的一出好戏吗?这点小事还是瞒不过本王的。”

    “看来庆王也算是计划周密了,一方面努力博得陛下欢心,另外一方面做好篡位的准备,他还真是费尽心思。石瞻手下被杀的那天,庆王特地送了一件狐裘到宫里给陛下,据说陛下喜欢的不得了。”

    “老九野心一直很大,当年老东西若不是看他野性难驯,怎会把他赶到李城去?不过这么些年,他倒是也学的圆滑了。”

    “殿下既然知道刘荣是庆王的人,要不要先想办法把刘荣除掉?”

    “不可,刘荣留着大有用处,他若死了,谁来替老九看城门?”

    “殿下的意思,我不是很明白,刘荣是庆王的人,留着他,他也不会帮着殿下,为何不把庆王的这条胳膊给砍了?”

    “我若把老九这条胳膊砍了,他如何能与老二斗的死去活来?而且我暗地里还要先帮着老二得到皇位。我要的就是老九篡位,他不篡位,我哪来的机会?高大人应该明白,我母妃在后宫多年,从未受宠,老东西更是对我寡恩薄情。就算老二和老九在老东西归西之前全死了,皇位也轮不到我,所以我必须等老东西死了,看着老二和老九两人斗的死去活来,我才有机会。”

    “殿下高瞻远瞩,实在令人佩服。”

    “至于老二这一边,目前在老东西的眼里,他可能是更加合适的人选。毕竟老二看起来老实,老东西虽然明明已经半只脚已经踏进棺材,但是他肯定恨不得自己再活一百年,多霸占皇位一百年,老二至少不会想要用逼宫这种方法来夺得皇位,而且朝堂之上支持老二的人多一些,老东西自然会偏向老二一点。”

    “我觉得陛下看中的正是因为燕王手里没有兵权。”

    “支持老二的都是一些汉人文官,没有哪个能正儿八经的带兵打仗的,所以他这才往石瞻那里跑,无非是看中石瞻手里的几万人马,以老二的头脑,他拉拢石瞻肯定不是他自己的主意。”

    “呵呵,有张豹在,燕王岂会不知道自己的弱势在哪里?他若没有掌握军队的人支持他,就算有朝一日坐上那龙椅,怕也不会坐的安稳。有张豹替他出谋划策,燕王倒是多了一些胜算。”

    “石瞻一个汉人,没想到居然成了影响将来朝局的关键人物,想来也真是可笑。”

    “殿下可不要小看石瞻这个人,他虽然不是陛下亲生的,但是陛下对他宠爱有加,不然凭他一个汉人,岂能手握数万大军,还封他为西华侯。”

    “本王从来不小看任何人,听说他有个儿子,叫石闵,是个万人敌,这个情况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殿下说的这个,应该是没有错。此人我与他只有数面之缘,但我细观之面相,实乃人中龙凤,气度不凡。昨日探子来报,他在石瞻的军中与众将士比试,一举夺魁,勇冠三军,能拉开太祖皇帝的神弓,步战马战无一不精,其勇力之强悍,非常人所能想象。”

    “呵呵呵,想不到石瞻和那汉人贱妇生出这么一个厉害的儿子,还真是大大出乎本王的预料。”

    “石瞻素来勇猛多谋略,能教出这样一个儿子,倒也不奇怪。不知殿下下面有什么打算?”

    那个人异常冷静的说了一个字:“等!”

    “殿下忍了这么多年,还是这么有耐心,这让我十分佩服。”高尚之又喝了一口茶。

    “老东西亏待我们母子二人,从来不曾多看本王一眼。论出身,论名望,论实力,本王都比不过老二和老九,若是强出头,无异于自寻死路。耐心,是本王最大的本事,呵呵,司马懿若不是有足够的耐心,这曹魏的江山岂能落到他司马氏的手里?”

    “殿下言之有理,不过我有种预感,石闵这小子,殿下恐怕要提早引起重视,他将来说不定要将这天下搅的风云变色。”

    “这是自然,有机会还是要和他打打交道。等将来老九和老二斗的死去活来,这小子若是能为我所用,那皇位肯定就是我的了。”

    “殿下英明!”

    “我命你暗中培养的人手,怎么样了?”

    “已经有一部分安插在相应的位置,还有一部分,需要等待时机,不过殿下放心,只要庆王和燕王有什么动静,咱们这边一般都会知道。”

    “给老东西送的美女,人数和质量都不要马虎,没机会毒死他,只能让他在这温柔乡里早日归西。”

    “殿下放心,我丞相的位置能稳坐这么多年,还不是因为陛下喜欢我给他搜罗的民间美女?”

    “那就好,这么多年,真是委屈高大人一直在朝中装疯卖傻了,不管本王能否登上皇位,高大人的这份忠心,本王都不会忘记。”

    “当年蒙娘娘大恩,救了在下一命。我等了这么多年,虽然殿下到目前为止还谋事未成,但是娘娘要我帮衬殿下,我自然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母妃在后宫向来与人无争,老东西也早就将她忘在脑后,不过母妃这样倒也过的自在,毕竟以母妃那样的性格,还不适合蹚这样的浑水。”

    “殿下所言极是,在下先行告退了,还有劳殿下带在下向娘娘问候一声。”

    “高大人放心吧,你对我母子二人的帮助,我们不会忘记。”

    高尚之站起身,微微行礼,然后走出了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