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项羽是谁
    ,!

    石世到西华侯府报过信的第二天一早,六子被被徐三派去给石闵传信。

    六子这次骑着马去军营,可比他上次在雪地里穿过去给石闵报信自在多了,一路狂奔,也就两炷香的时间,便到了军营门口。

    六子很识趣的提前下了马,牵着马走到军营门口,对门口的守卫说道:“二位兄弟,我是西华侯府的,奉侯爷之命前来找我家公子。”

    门口的两个守卫一听是西华侯府的人,笑着问道:“是找我们少将军吧?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去通传。”

    其中一个守卫说着,便快步跑进了军营。

    “这次你们知道我家公子是谁了?你们认识我了?”六子问另外守卫的将士。

    “那天晚上来报信找李昌和王世成二位将军的就是你吧?哈哈哈,现在少将军估计应该正在校场上带着其他弟兄们训练。那天晚上下那么大雪,你大晚上的跑过来,我们当然得警惕一点,万一你是敌人呢?”那个守卫打趣的说道:“上次不好意思,我们职责所在,吓到你了。”

    “这里是赵国的地盘,离京城这么近,怎么可能有敌人?你们也真是太紧张了。”六子满不在乎的说道。

    “这可不一定,晚上站岗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们必须得小心。”

    “那你们现在怎么知道我说的我家公子是谁了?”

    “现在我们几万弟兄哪有人不认识我们少将军的?他可是我们这里本事最大的!”那个守卫说着,还伸出了大拇指,然后看了看四周,凑到六子耳边说道:“我估计少将军比李昌和王世成二位将军还厉害。”

    “那还用说?我家公子可是有万夫不当之勇的,楚霸王再世也不一定是我家公子的对手。”

    “楚霸王是谁?”那个士兵挠挠头,问道。

    “楚霸王项羽你都不知道?”六子觉得有点好笑。

    “不知道,好像这名字挺耳熟的。”那个守门的将士摇摇头说道。

    “你居然连楚霸王项羽都不知道,这个楚霸王项羽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六子一边说,一边思索着,支支吾吾了半天,终于又说道:“总之很厉害就是了。”

    “那到底是哪里厉害呢?”那士兵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姿态。

    “额……”六子也是绞尽脑汁在想。

    其实他也就是听徐三说过一次,至于这楚霸王到底是谁,他压根儿说不清楚,只知道在徐三的描述里,这项羽力敌千钧,有万夫不当之勇。

    六子正想着,忽然看到石闵远远的走来,立马喊道:“公子!”然后朝着石闵踮起脚尖挥挥手。

    石闵见六子朝他挥手,也加快脚步小跑过来,问道:“你怎么过来了?是父亲有什么吩咐吗?”

    “侯爷命我来叫您回去一趟,说是有重要事情要和公子商量,而且听说侯爷被陛下禁足的处罚已经免了。”

    “哦?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你在此等我一下,我进去告知一声二叔和三叔此事,然后再回去。”石闵对六子吩咐道。

    “诶!”六子点点头。

    那守卫士兵见石闵离开,拉着六子问道:“嘿!你继续说啊,你还没告诉我楚霸王项羽是谁呢,他到底有多厉害?”

    “桃园三结义的刘关张三兄弟你知道吧?”六子问那士兵。

    “知道知道,就是刘备、关羽、张飞三个人嘛,这三个人好像很厉害,尤其是张飞和关羽。”

    “没错!”六子自信的笑了一笑,然后对那士兵说道:“他们三个人加起来都没打赢项羽,你说项羽厉不厉害?”

    “原来项羽这么厉害?不过我觉得我们少将军也很厉害!”那士兵默默点头。

    六子得意的说道:“那必须的,以前我在侯府天天看公子练武,厉害的不得了。所以我才说,就算楚霸王再世,也不一定是我家公子的对手。”

    门口那两个守卫的士兵被六子的话唬的一愣一愣的。

    六子一脸得意,远远看到石闵已经牵着马走了过来,说道:“行了,不跟你们说了,我家公子来了。”

    六子上前帮石闵扶住马,等石闵上马以后,自己再跑回来骑上自己的马。

    “少将军慢走。”门口的守卫对石闵行礼。

    石闵勒住马,对他们说道:“告诉兄弟们,日常训练不可懈怠,待我回来,再和你们一起训练。”

    “是!”两个人站的笔挺,大声回答。

    “六子,咱们走吧。”石闵转过头,对六子吩咐道,然后骑着马走了。

    “诶!”六子点头答应,然后对那两个守卫说道:“二位,我先走了,有机会再和你们聊。”

    那两个守卫笑呵呵的跟六子点点头,挥手道别。

    六子加速追上石闵,石闵问道:“你认识门口值营的那两位?”

    “不认识啊,就上次晚上来报信,他俩在门口拿刀架我脖子上的,这次过来就认出我来了。”六子笑呵呵的说道。

    就在这时,营门口那个刚刚和六子楚霸王项羽的守卫在对着六子和石闵的背影大声喊道:“喂!刘关张什么时候和项羽打过啊?”

    六子听到那两人这样喊,连忙假装没听到,因为刚刚那个什么刘关张,压根儿是他瞎编的,他根本不知道项羽到底是谁,这时候石闵问道:“他们说什么?刘关张和项羽打?刘关张和项羽不是一个年代的,怎么打?”

    石闵也是莫名其妙。

    六子一边骑着马,一边尴尬的说道:“什么刘关张和项羽打?小的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啊……”

    石闵也没多问,策马朝邺城跑去。六子则一边骑着马,一边还在想项羽的故事。

    两人骑着马赶回西华侯府的时候,徐三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徐三见石闵回来,便迎了上去,单手帮石闵抓住马缰绳,说道:“公子,将军已经在卧房等您了。”

    石闵从马背上跳下,示意六子把马牵走,然后对徐三说:“走吧,咱们进去说。”

    徐三点点头,二人进了侯府大门,穿过前院,朝后院走去。

    “这几日我不在,父亲的身体怎么样了?”石闵边走边问。

    “将军身体一向很好,加上有燕王殿下送来的药,这几日恢复的不错,昨日已经能下床走动,只不过还需要再休养一段时间才能好利索。”

    “哦?燕王殿下来过?他来做什么?”石闵对石世的到访有些疑惑。

    “燕王殿下是听说将军受伤一事,特地来拜访一下,顺便送来了一些疗伤的药材,其他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徐三回答。

    石闵点点头,二人很快到了石瞻的屋子门口,听到屋里有人说话,于是石闵敲敲门,小声说道:“父亲,孩儿回来了。”

    石闵刚刚说完,门打开了,石闵抬头一看,开门的正是秦婉。

    “秦姑娘,你怎么在这里?”石闵一脸疑惑。

    石瞻听到石闵的声音,便朝门口喊道:“进来吧。”

    秦婉把门打开,侧身给石闵让路,石闵跨进了石瞻的屋子,见秦怀山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连忙抬手行礼问候:“秦老伯,今日看您气色不错,想必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秦怀山见石闵走了进来,也连忙起身,笑着回礼说道:“谢谢公子挂念,老汉的身体已经基本没事了,这都是托公子和将军的福。”

    趴在床上的石瞻突然说话:“先生,不是跟你说了不要再说这种客气话吗?”

    秦婉和秦怀山看了看石瞻,“呵呵呵”的笑了起来,石瞻也是一脸笑容,唯独石闵一脸木讷,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段时间没在家,父亲和秦老伯却似乎已经是几十年的朋友一般熟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