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为将之道
    ,!

    秦怀山见石闵回来了,自知石瞻他们父子二人有事商量,便很识趣的对石瞻和石闵拱手说道:“将军,公子,老汉父女二人就先告辞了,不打搅二位商量正事。”

    石瞻客气的回答:“先生先回房歇息,咱们有空再聊。”

    秦怀山笑着点点头,秦婉也对二人微微行礼,随秦怀山一起走了出去。石闵也礼貌的向秦怀山微微点头示意。

    秦婉走过石闵身边的时候,稍稍停了一下,悄悄看了他一眼,石闵瞬间有些脸红,故意转头看看其他地方。

    石瞻见秦怀山父女俩离开了房间,便对石闵招招手,说道:“过来,坐这边。”

    石闵默默点头,走到石瞻的床边,坐在之前秦怀山坐的椅子上,问道:“父亲,这几日不知您身体如何了?”

    “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皮肉伤,休养一段时间就好。”

    “听说陛下已经解除对父亲的禁足处罚,不知道为何陛下突然会改变主意。”

    “这是燕王殿下去求的情。”

    “燕王殿下?父亲的这些异族兄弟,一般不和咱们过多来往,这次怎么会帮您在陛下面前求情?”

    “这个为父也不是很清楚,只不过陛下这么多儿子之中,自小也就燕王与我的来往稍多一点。这次为父刚刚受罚,第二天他就登门拜访,还向陛下求情免去我的禁足之惩罚,到底是何意图,为父还没有完全想清楚。”

    “父亲,孩儿认为此事倒不难理解。”石闵似乎想到了什么。

    “哦?你且说来听听。”

    “父亲常年不在京中,而且素来与朝中其官员没什么交往,很多事情父亲不知道,孩儿倒有些耳闻。父亲仔细想想,现在朝中哪几位皇子最有可能被陛下立为太子?”

    石瞻微微皱眉,说道:“这个……为父还真没考虑过。”

    石瞻想了一会儿,缓缓说道:“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燕王和庆王吧。”

    石闵点点头,接着说:“父亲说的一点没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燕王口碑好,朝中很多大臣都支持他,但是庆王也有不少羯族的贵族支持,而且手握兵权,战功卓著。这两个人都有比较明显的优势,只不过支持燕王的都是文官,基本是汉人为主,燕王来拜访父亲,也就不难理解了。”

    “想不到你了解了这么多事情,不过以你所言,为父倒是能理解燕王为何突然到访了,还送了那些药材和绸缎。”石瞻有些苦笑道。

    “燕王倒也聪明,不送贵重东西,只和父亲谈论兄弟感情,看来他是想让父亲将来支持他。”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为父选择支持他,总好过支持庆王。庆王此人与陛下年轻时的性情如出一辙,残暴多疑,若他做了皇帝,将来必定不会善待汉人百姓,若是燕王继承大统,说不定汉人百姓的日子还会好过一点。”

    “父亲深谋远虑,孩儿深感佩服。”

    石瞻微微点头,话锋一转,对石闵说道:“对了,为父这次叫你回来,还有事情要你去办。”

    “什么事?”石闵问道。

    “陛下已经解除了对为父的禁足处罚,但是后天的年终祭典,为父有伤在身,不能去参加,你得替为父去一趟。”

    “啊?我去?”石闵一下愣住,怀疑自己听错了,以为父亲在和他开玩笑。

    “没错,你去。”石瞻的语气很平淡。

    “这是为什么?我又不的羯族人。”

    “为父长在羯族人的家庭,在羯族人的传统里,养子也是儿子,那么你自然也算是羯族家庭中的一员,只不过这个家庭是皇室。”

    “这是陛下的意思吧?”石闵问道。

    石瞻点点头,然后又说道:“今日你得进宫一趟,代为父去陛下那里谢恩。”

    “孩儿明白父亲的意思了,那我现在去换一身衣服。”石闵说着,就要起身。

    “不用着急。”石瞻按住石闵的手,然后说道:“来,跟为父说说这几日在军营里的事情。”

    石闵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父亲不是都已经知道了没?三叔已经派人给您送信了。”

    “你比试夺魁的事情,为父自然是知道的,这没有什么好说的,为父想听的是你在军营这段时间,学到了什么,每日都做些什么。”

    “孩儿最近每日带领将士们训练,无论是步战,马战,还是射箭等等。当然,孩儿也在向将士们学习行军打仗方面的事情。”

    “哦?学了些什么?说来听听。”

    “比如传令兵的旗语,行军鼓不同的击打代表的什么指令。”

    “还有其他的吗?”

    “暂时就学了这么多。”石闵挠挠头回答。

    石瞻语重心长的对石闵说道:“如此而已的话,你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还望父亲多多教诲。”

    “你从小兵书没有少看,谋略也懂得一些,现在看来,你似乎也懂得如何赢得将士们的认可和尊重,不过真要让你上阵打仗,你还缺少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石闵睁大了眼睛问道。

    石瞻从嘴里蹦出了俩字:“阵法。”

    “阵法?”石闵一脸茫然。

    “你可知现在为父的军中,有哪几类士兵,分别适合什么样的作战方式?”

    “这个……”石闵支支吾吾,显然是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

    “常见的作战士兵是弓箭手,步卒,骑兵,这三种各有千秋但是弱点也比较明显。”石瞻看了看一脸茫然的石闵,又接着说道:“首先是弓箭手,擅长远程攻击敌人,可在敌人还没冲到眼前,就先发制人,不过缺点是不适合近身作战。而步卒则可结成方阵,不同的阵型有不同的用处,有的用于防守,有的可进攻,但是相比骑兵,机动性不足,不适合长途奔袭和远程作战。骑兵最大的优势,就是在于其机动性极高,正面冲击准备充分的方阵,骑兵也许不会占什么便宜,但是骑兵可迅速迂回穿插,寻找到步兵方阵的弱点,然后给予致命一击。”

    “父亲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这个问题,孩儿之前确实没有仔细的想过这个问题,现在听父亲一说,以前孩儿心中所想的打仗和谋略,只是纸上谈兵而已。”

    “除此以外,如何攻城,攻城需要何种器械,不同的城池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器械和方法去攻破然后占领,这都是你需要学习的东西。”

    “孩儿谨记教诲。”

    “记住了,行军打仗靠的不是你个人勇猛,既然现在将士们都服你,也拥戴你,那将来你若作为统帅,你的决策会直接影响到你的手下将士们的生死,如此情况下,你还敢草率的作出一个战略部署吗?一个优秀的将领,并不是完全看他有多少谋略,也不是看他平时是否与将士们同甘共苦,而是他所作出的一切军事决策,都要兼顾到战事的最终胜利和将士们的伤亡。每个人都是爹妈养的,没人希望自己的孩子家人上阵杀敌就一去不复还了。此乃为将之道。”

    石瞻的话,如同一块巨石,沉重的压在石闵的心头。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很优秀,武力绝伦,熟读兵法,将来定会成为一个像他父亲那样的优秀统帅,甚至超过他的父亲。

    而今石瞻的寥寥数语,却让石闵有醍醐灌顶般的感觉,他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

    石瞻见石闵沉默不语,便说道:“来日方长,今日为父所言,望你好好领悟为父的这些话,若当真能明白其中奥义,只要让你有些实战的经验,你必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统帅。”

    “父亲今日所言,开了孩儿的眼界,多谢父亲的教诲。”

    石瞻看着石闵如此坦诚的接受他的教诲,深感欣慰,微笑着点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