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狐假虎威
    ,!

    石闵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父亲,孩儿有一事不明。”

    “什么事?”

    “这秦老伯在府上住了不到一个月,怎么好像和父亲熟的如同几十年的朋友一般,莫非父亲和秦老伯之前就认识?”

    石瞻笑了笑,说道:“我与他相识的时间还没你长,怎会之前就认识?”

    “那为何我看父亲和老伯似乎聊的甚欢,相处也是否融洽。”

    “那自然是因为这位秦先生有值得为父钦佩的地方,为父才如期礼待于他。”

    石闵有些惊讶的问道:“父亲文韬武略,整个赵国,孩儿还没见父亲佩服过谁的,怎么这秦老伯却能让父亲心怀敬意呢?”

    石瞻反问石闵:“据你的了解,这秦先生是什么样的人?”

    “孩儿与老伯聊过几次,观其言行谈吐,必定的有些学识之人,其余的,孩儿还真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

    “那是因为你阅历太少,这位秦先生可不是简单的有些学识而已,据为父这几天与他的接触和了解。这父女俩都是心地善良之人,而秦先生可谓是饱读诗书,学问高深之人,看待事情往往能有自己的独到见解。此人实乃不出世之高人,胸中能怀治国韬略,口中能言孔孟之道,当世已不多见,日后你还得虚心向秦先生好好请教。”

    “那父亲可以向陛下推荐秦老伯入朝为官,这样也算一身的学问没有白费啊。”

    石瞻苦笑一声,说道:“为父早已向他提过此事,无奈秦先生高风亮节,不愿再为胡人朝廷效劳,为父也不能勉强。”

    “原来是这样,这秦老伯还真是不显山不露水啊,没想到我救回来的不是个一般人。”

    “以后见到他,不可再称呼老伯,要叫先生。”石瞻郑重其事的告诉石闵。

    “孩儿记住了。”石闵点点头。

    “你去换身衣服,进宫去吧。”

    “是……孩儿告退。“

    石闵起身向石瞻行礼,然后转身走出了石瞻的屋子。徐三正在门外候着,见到石闵出来,问道:”公子是要现在就进宫去吗?“

    ”是的,三叔你帮我准备一套衣服,我梳洗一下换套衣服要进宫。“

    ”是……“徐三默默答应。

    石闵换过衣服,骑着马出了门,很快到了宫门口。

    ”闵公子,多日不见,更加意气风发了。“门口两个之前受石闵赏钱的侍卫跟石闵打招呼说道。

    石闵微笑点头示意,自然是明白这些人不过是在奉承他。

    ”公子今日是来给陛下请安吗?“

    ”不错,再过两天就过年了,提前来给陛下请安。“石闵说着,下了马,将马缰绳递给了侍卫。

    侍卫弯腰点头,然后小心将石闵的马牵到一边,另外一个侍卫恭敬的对石闵说道:”公子请。“

    石闵点点头,大步走进了宫门。石闵估摸着石虎应该正在宏光阁,于是直接朝宏光阁走去,没走多远,远远听到了一些嘈杂声。

    石闵远远望去,见十几个人围着,还有人在哭哭啼啼,便赶紧走了过去。

    只见宫女坐在地上哭哭啼啼,对几个太监说道:”公公,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请公公不要为难我家娘娘了,要打要罚您说了算。“

    石闵一看,原来边上站着以为鬓角微白,神态端庄的中年女子,似乎有点眼熟,一时间又想不起来是谁。

    ”郑妃娘娘,这事儿真不是奴才为难您,只是这胭脂是刚刚从西域那边过来的新鲜东西,是给刘贵妃娘娘准备的,被您的奴婢这样撞翻了,您让奴才怎么交差?“

    那郑妃平静的问道:”公公,我这奴婢不小心撞翻了贵妃娘娘的东西,是我教导的不好,烦劳公公向贵妃娘娘禀报一声,稍后我亲自去蕙兰宫向贵妃娘娘赔不是。“

    那个为首的公公衣服趾高气昂的神态,冷冷的说道:”娘娘,这奴婢打翻了这么贵重的东西,怕不是您去向贵妃娘娘赔个不是就能解决的吧?依奴才之见,还是让奴才把这奴婢带走,交给贵妃娘娘处置毕竟妥当。“

    那太监说完,挥了挥手,示意身后的几个太监把地上那宫女拖走。

    坐在地上的那个宫女哭哭啼啼的,也不反抗,只是那郑妃突然拽着其中一个太监的手喊道:”你们把人给我放开!“

    ”娘娘,奴才劝您还是松手吧,我等也是按规矩办事,您要是不小心摔到了,奴才可担当不起。“那首领太监说着,拨开郑妃的手。

    郑妃一下没站稳,跌倒在地,一时竟爬不起来,很是狼狈。

    “娘娘!”另外一个帮忙拉扯的宫女连忙松开那几个太监,过来扶郑妃。而那几个太监,见没人拉着他们了,就拖着那个哭哭啼啼的宫女准备走。

    “站住!”石闵有些看不下去,远远的叫住了那几个太监。

    首领太监听到有人对他喊站住,一边转过身一边阴阳怪气地问道:“谁啊?”

    石闵走到离众人十步远的地方站住,然后淡定的回答:“是我!”

    那首领太监转过身,见来人是石闵,连忙换了一幅笑脸,说道:“原来是闵公子,奴才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没听出是闵公子的声音,还望恕罪。”

    石闵微微一笑,眼神有些冷漠,依旧淡定的问道:“黄公公,这大过年的,发生什么事情了?”

    石闵说着,指了指郑妃和那宫女。

    郑妃已经在另外一个宫女发搀扶下站了起来,看样子是脚扭到了。

    那个首领太监黄公公一副谄媚的表情,对石闵说道:“公子有所不知,这该死的奴婢撞翻了送给刘贵妃的胭脂。哎哟,那东西可金贵了,西域客商带过来的,和一般的胭脂水粉可不一样,这不奴才得把这奴婢带到贵妃娘娘那里,听候贵妃娘娘处置吗?不然奴才们也不好交差啊。”

    “所以你把郑妃娘娘推倒在地也是为了交差?”

    黄公公一愣,立刻明白了石闵是管上这事儿了,继续笑着说道:“奴才这也是不小心才……”

    黄公公说着,走到郑妃面前说道:“娘娘,奴才这可不是故意的,您没事就好。”

    “怎么没事?娘娘的脚都肿了,还没事?”扶着郑妃的那个宫女冲黄公公说道。

    黄公公冲那宫女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宫女被吓得立马闭嘴,稍稍的往郑妃身后躲了躲。

    “这样就完事儿了?”石闵问黄公公。

    黄公公转过身看着石闵,有些尴尬的问道:“那……公子认为该怎么办?”

    “黄公公此言差矣,不是我石闵想怎么办,就像刚刚公公说的,按规矩办,你说这样行不行?”

    “这个……”

    黄公公脸色有些难看,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

    石闵走到黄公公面前,说道:“公公虽贵为内廷司主司,不过郑妃娘娘好歹是陛下亲封的三等皇妃,你这把一个三等皇妃推倒在地,该怎么处罚来着?”

    石闵假装思索,黄公公则是有些哆嗦的一言不发。

    “哦~我想起来了,好像是要扒光衣服杖责一百吧?”

    刚刚还气势凌人的黄公公,听到石闵的话,“扑通”一下跪在石闵面前,带着哭腔说道:“哎哟喂,闵公子哪,您可千万别让陛下打奴才板子啊,奴才一把年纪了,可吃不消那一百个板子,不需要几下肯定是一命呜呼了,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奴才吧,奴才这刚刚真不是故意推倒郑妃娘娘的。”

    石闵假装无奈的说道:“黄公公,你这是做什么?我也不是为难你啊,就像刚刚你要把这位小姐姐带走一样,都是按规矩办事嘛。”

    “那这奴婢,奴才我也不带走了,公子您看,这不打奴才板子行不行?”黄公公跪在地上祈求道。

    “公公,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意思呢,这事儿其实跟我没关系,你得问人家郑妃娘娘同不同意。”石闵说着,指了指被扶着的郑妃。

    郑妃看了看跪在地上的黄公公,缓缓说道:“算了,黄公公也不是有意的,把小君留下就好,烦劳公公禀报贵妃娘娘一声,我明日一定去蕙兰宫赔不是。”

    “奴才明白,奴才明白。”黄公公连忙跪在地上点头,然后站起来,对旁边几个小太监喊道:“还不赶紧将人放了!”

    那几个小太监见首领太监发话,连忙松开手。那个名叫小君的宫女哭着跑到了郑妃的身边,低着头不敢说话,只是用手抹着眼泪。

    黄公公对石闵和郑妃小心的问道:“娘娘,闵公子,奴才能告退了吗?”

    郑妃看了石闵一眼,石闵依旧微笑着说道:“我就不打扰黄公公了,你去忙吧。”

    黄公公连忙慌慌张张的对郑妃和石闵姓李说:“奴才告退。”

    说完,就带着那几个小太监狼狈的跑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