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是非功过
    ,!

    石闵骑着马,晃晃悠悠的回了西华侯府,刚进大门,就看到黎妈正在院子里晒肉干。黎妈见石闵回来,问道:“公子,你吃饭没有?没吃的话黎妈去给你弄点吃的。”

    石闵本来就刚刚吐完,一听到黎妈问他要不要吃东西,立马联想到了石虎说的人肉,顿时又恶心上来,他强忍着对黎妈说:“吃过了,黎妈你去忙吧。”

    说完,连忙跑开了。黎妈站在原地一头雾水,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自言自语道:“这小家伙今天是怎么了?以前不是最爱吃我做的饭吗?”

    石闵吐的脸色苍白,满脑子都是杀人吃肉的画面,恶心的实在不行,这时候身后穿来一个温柔的声音:“公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石闵一听是秦婉的声音,连忙擦擦嘴,转过身,对秦婉强颜欢笑说道:“没事,就是在宫里吃了点东西,有些反胃而已。”

    “啊?宫里的东西都是皇上娘娘们吃的,应该很好吃啊,怎么会反胃呢?公子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我去帮你叫大夫吧?”秦婉说着,转身就要走。

    “不要……”石闵一把拉住秦婉的手。

    秦婉被石闵突然拉住手,有些心跳加速,脸蛋通红,低着头不敢看石闵,然后慢慢的抽回了自己的手,小声说道:“公子若是不舒服,就该让大夫看看。”

    “我没事……”石闵也有些尴尬,低声回答。

    “没事就好……我先回房了。”秦婉说完,低着头跑开了。

    石闵看着秦婉的背影,再看看刚刚抓着秦婉的手,竟站在那傻笑起来。

    “公子,你一个人站那笑什么?”徐三站在不远处问道。

    石闵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立马将手背到身后,假装淡定的说道:“没啊……我什么时候笑了?”

    徐三愣了一下,问道:“您这是已经从宫里回来了?”

    “对啊,刚刚回来。“

    “我还以为你会到申时左右才回来,就没让黎妈留你的饭,你饿不饿,要不要让黎妈给你做点吃的,今早我刚叫人宰了一只羊。“

    石闵一听羊肉,立马又联想到人肉,顿时又恶心上来。

    徐三看石闵的反应有些奇怪,走上前问道:“公子,你怎么了?“

    石闵强忍着恶心对徐三说道:“这几天别跟我提肉,听着犯恶心。“

    “啊?“徐三一时没反应过来。

    石闵解释道:“刚刚在宫里陪陛下吃东西,他问我什么肉最好吃,我猜了半天没猜对,结果陛下告诉我说是人肉,他还说他吃过,最好吃的是婴儿和少女的肉。所以现在我一听到肉就犯恶心。“

    徐三听了石闵的话,脸顿时就烟了,沉默了一会儿,对石闵说道:“公子切记不要在将军面前提及此事。“

    石闵一愣,立马反应过来,点点头说道:“我明白。“

    徐三看了石闵一眼,转身准备走。

    “徐三叔,你这是准备干嘛去?“石闵见徐三手里拿着几块布料,便问道。

    “将军命我安排给你做身衣服,后天去参加祭典要穿,时间仓促,我先去安排此事了,公子若是没事,就去陪将军说说话吧。“

    “行,那此事就有劳徐三叔了。“

    徐三微微点头,就转身离开了。

    石闵摸了摸肚子,其实他早就饿了,只不过一想到吃东西,就想起在宫里石虎跟他说的人肉,瞬间就没有胃口了。

    石闵朝石瞻的屋子走去,还没进门,就听到了秦怀山和石瞻谈笑风生。

    石闵轻轻叩门,秦怀山和石瞻循声望去,见石闵站在门口,秦怀山先站起来和石闵打招呼:“公子这是从宫里回来了?“

    石闵跨进门,回道:“刚刚回来,没有打扰先生和父亲谈话吧?“

    秦怀山笑着摆摆手,说道:“没有没有,老汉就是和将军随便聊聊而已。“

    “这次回来的这么早?我和先生还以为你会申时左右才回来。“石瞻趴在床上说道。

    石闵本想说之前在宫里石虎说吃人肉的事情,立马想起刚刚徐三嘱咐他不要在石瞻面前提及石虎吃人肉,于是话到嘴边硬是给憋了回去。

    “怎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石瞻看石闵似乎有些不对劲,问道。

    “没事没事,今日陛下政务繁忙,就没留我,所以我就早早的回来了。“石闵连忙撒了一个谎蒙混过去。

    “没事就好,坐吧,剩下这两天天你就不用去军营了,留在家好好陪为父说说话,向先生请教请教学问。“

    “将军,你就不要折煞老朽了,公子聪慧过人,老朽哪教得了这样一个优秀的年轻人?“秦怀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知刚刚父亲和先生在讨论一些什么话题?好像聊的很开心。“石闵一边坐下来一边问。

    秦怀山也坐了下来,回答:“我们正在谈论秦王嬴政这个人。“

    “秦王嬴政?不是个暴君吗?”石闵问道。

    秦怀山和石瞻相视而笑,然后石瞻问他:“何以见得他是一个暴君?”

    石闵侃侃而谈,说道:“这史书上都写了啊,他焚书坑儒,劳民伤财修建地宫,大兴土木建阿房宫,征百万民夫修建长城,天下百姓受不了这严苛的秦法,故而才有了陈胜吴广的大泽乡起义,接着是天下群雄并起,最终被刘汉夺了江山,始皇帝若非暴君,岂会被人夺了江山?”

    “那不知公子觉得秦始皇有没有可圈可点的地方?”秦怀山微笑着问他。

    石闵看了看石瞻和秦怀山,思考了片刻,摇摇头说道:“我实在想不到秦始皇有什么可以让我钦佩的地方。”

    “公子所言,不难看出公子熟读《史记》,不过,老汉这儿,倒是还有一些见解,不知道公子有没有兴趣听一听?”

    石闵身子微微往前凑了一点,对秦怀山说道:“先生请赐教。”

    只见秦怀山捋一捋胡子,一本正经的说道:“始皇帝固然是有很大的过错,但是他的功绩,也着实称得上是千古难得。”

    秦怀山说着,缓缓站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背着手,接着说:“周氏分崩离析,群雄逐鹿中原,诸侯争霸皆欲一统河山,无奈始终没有一个人能有如此雄才大略,直至秦孝公时秦国以商鞅变法图强,经过几代秦王的励精图治,最终嬴政在位时,大秦气吞河山,一统六国,结束了长达数百年的战乱。”

    石闵问道:“先生所言,我也知晓,就如先生所说,大秦能够吞并六国,他在很大程度上沾了其父祖的光,先前几代秦王为他平定六国留下了深厚的国力基础,以此论定他的功绩,是否有些牵强呢?”

    秦怀山摇摇手,笑着回答:“公子且听老汉说完,老汉之所以说始皇帝功在千秋,自然是有依据的。首先,这秦国并非最早崛起的,春秋五霸都曾有机会结束诸侯争霸的局面。远是不说,就说这赵孝成王,他的祖父武灵王以胡服骑射打造出列国之中当时最强的骑兵,一度让秦军出不了函谷关。其父惠文王在位时赵国武有廉颇赵奢还有李牧,文有贤相蔺相如,武力国力空前强大。结果这赵孝成王德行能力皆不如其父祖,继承了强大的赵国之后如何呢?宠信奸佞而远贤臣,阵前易帅,长平之战白白葬送了赵国四十余万精锐,若嬴政也如赵孝成王这般昏聩,其父祖留给他再大的基业又能如何?”

    秦怀山说着,微笑着看了看石闵和石瞻,二人都默默点头,秦怀山接着说道:“其二,诸侯纷争数百年,孔圣人谓之礼崩乐坏,这坏的,岂止是礼乐?国家需要一统,这人心,更需要一统。七国并存之时,诸国文字不同,货币不同,度量不同等等,若无秦始皇统一货币,统一度量衡,统一文字,怕是历史也会改写吧?”

    秦怀山顿了顿,又说道:“至于焚书坑儒,我等非帝王,有些事情自然不是我等能去体会的,不过自古以来这帝王之术,我等若细细品味,其实也不难理解。战国诸子百家,皆欲成为治国之策。六国初定人心不稳,嬴政焚书坑儒为的不过是统一天下信仰,同时达到愚化百姓利于统治的目的,试问若你为帝王,你会允许百姓或者百官与你有不一样的信仰吗?”

    石瞻点点头,说道:“先生关于这焚书坑儒的见解,倒不无道理,汉初以黄老之术治国,休养生息,黄老之术将就无为而治,因而对待匈奴的态度,也偏软弱。武帝继位推崇儒化,因而北逐匈奴,南平百越,西通大宛月氏诸国,开创了汉朝的盛世。”

    秦怀山笑着说道:“将军所言,正是这个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