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精铁宝刀
    ,!

    石闵听着秦怀山的一番言论,很是惊讶,这满腹经纶的老者,真的是他从大街上救回来的那位老伯吗?

    秦怀山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又缓缓说道:“自古以来,名留千古者,孰无功过?只是这功过是非,就留作后人去评论吧。世间万物,皆有其两面性,道家有阴阳五行之说,这阴阳既是对立的,又是相辅相成的。人性亦如此,大恶者也必有善,大善者也必有恶,人无完人,又岂能只有过而无功?”

    石瞻见石闵看着秦怀山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笑着说道:“怎样?我说秦先生饱读诗书,学富五车,这回你信了吧?”

    石闵愣了一会儿,有些慌乱的点头答道:“先生还真是让石闵大开眼界,今日先生所言,我平生未曾听闻,实在精辟!”

    秦怀山被父子二人夸的有些尴尬,连忙说道:“将军和公子夸奖了,老汉也就这点本事了,不过是读了一些诗书而已。”

    “先生就不要客气了,您是我见过最有学识的人,比起朝堂上的那些人,您的学问高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秦怀山也是被夸的很开心,对石闵说道:“对了,听将军说过几日公子就要去参加年终的祭典?”

    “是的,父亲有伤在身,只能由我代替。”

    秦怀山点点头,旁边的石瞻说道:“祭典需穿的衣服,我已经命徐三安排人连夜赶制了,明日若来得及,去试一下衣服,大小不合适的话得马上改。”

    “谢父亲为孩儿安排的妥当,对了,祭典开始前按例要向陛下献礼,陛下再将大伙儿献的礼置于祭台之上告慰先灵,不知父亲打算献什么?”

    石瞻指了指床边的柜子,对石闵说道:“里面有个楠木锦盒,你把它拿出来。”

    石闵点点头,走到柜子前,打开后取出了一个精致的木盒,不过一尺多见方。石闵并未打开,而是交到了石瞻的手上。

    秦怀山见石闵如此没有擅自打开锦盒,而是先交给父亲,不由得心中暗暗赞许,看得出这个年轻人很识礼节。

    石瞻接过锦盒,打开之后,赫然是一柄精美的短刀。

    石闵的眼光立马被这柄刀给吸引了,忍不住问道:“父亲,这短刀如此精致,不知您的怎么得到的?”

    石瞻轻轻拿起短刀,握在手中,对石闵说道:“此刀是早年为父与一个氐族首领交手,从他的手里得到的。此刀削铁如泥,吹毛令断,是一柄罕见的好刀。”

    石瞻见石闵看着他手里的刀,眼睛都不眨一下,便笑着将刀递给了他,说道:“来,给你看看。”

    石闵有些欣喜,双手小心接过刀,走到窗前,借着外面的光线,看了好一会儿。刀刃长约五寸,刃口泛着寒光,石闵用拇指轻轻蹭了一下刀锋,立马破了一层皮,可见其异常锋利。刀把是用不知道什么木材所制,只看得出有些木头的纹路,刀把的顶端,嵌着一个狼头,看得出是纯金打造,说明用此刀的人身份不一般。

    忽然,石闵的目光被刀身上宣花一般的花纹吸引住了,只见他左手握住刀,右手伸出两个手指,轻轻摩挲着刀身上的纹路,然后转过身对石瞻和秦怀山说道:“父亲,先生,如果我没看错,这柄短刀乃是用西域精铁所打造。”

    石瞻笑着问他:“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石闵拿着短刀,走到石瞻窗前,说道:“父亲请看这刀身,刀身上的花纹有些凌乱不规整,这样的情况很是少见,咱们汉人常用的刀剑,若能做到削铁如泥,必定是是奉为神兵,其纹饰必定也刻意讲究,不会打造的如此凌乱。因此据孩儿判断,刀身上的花纹是铸刀时无意留下的,而能在刀身上产生这种花纹的,除了西域精铁,孩儿想不到还有什么铁矿能锻造出这样花纹的好刀。”

    石瞻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想不到这短刀一眼就被你看出其精华所在,让为父有些出乎意料,当日我得到这柄短刀的时候,一时也没搞清楚这刀是用什么铁器打造的,知道后来遇到了一个打造兵器的老师傅,是他告诉我的,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石闵说道:“不久前孩儿恰好看了一本书,叫做《金石纪》,里面记载了一些金属矿材的用途,其中有一篇描述了西域精铁锻造的兵刃的特点,孩儿刚刚一看这把刀,就立马联想到了那书中所写的西域精铁,故而做出这样的判断。”

    石闵说着,将刀轻轻放回到木盒之中。

    石瞻微笑着抬起头,见秦怀山微微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看着锦盒里的短刀,便问道:“先生这是怎么了?为何皱着眉头?”

    秦怀山对石瞻拱手行礼,略有严肃的说道:“将军,在下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石瞻一怔:“先生但说无妨。”

    “以老朽之见,送这把刀怕是有些不妥。”

    “这是为何?这柄短刀可是难得一见的宝刀。”石闵疑惑的问。

    “当今的皇上,据说生性残暴而多疑,将军难道不知道图穷匕见的典故吗?”

    “这个……”石瞻有些迟疑,问道:“陛下应当不至于怀疑我有异心吧?”

    “皇上也许不会,不过若是有心之人故意陷害,怕也是会牵扯不清,与其到时候纠缠不清,倒不如不送这个。将军功高震主,朝中妒忌你的人必定会找机会打击你,所以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

    石瞻和石闵对视一下,沉默片刻,石瞻问秦怀山:“那依先生之见,送些什么比较合适?这一时之间,我府上也拿不出什么值钱的东西啊。”

    秦怀山微微笑道:“此事倒不难,老朽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石瞻和石闵异口同声的问。

    秦怀山打开窗子,指了指窗外的院子,说道:“只需一抔土,一瓢水即可。”

    “就这样?”石闵有些摸不着头脑。

    秦怀山微微笑道:“正是。”

    “先生,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妥?这一抔土一瓢水,未免太简单了吧?”石瞻也有些不明白秦怀山的意思。

    “简不简单,合不合适,得看公子如何在皇上面前说些什么了。”秦怀山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石瞻见秦怀山胸有成竹,便说道:“请先生赐教!”

    秦怀山走到石瞻床前,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石闵也凑过去听,石瞻一边听一边微微点头。

    “将军和公子觉得我这主意如何?”秦怀山说完,看着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石瞻和石闵问道。

    石闵有些拿捏不住,问石瞻:“父亲觉得如何?”

    “先生所言,有些超出常理……”石瞻缓缓说道。

    石闵见石瞻这样回答,也有些迟疑的看了看秦怀山,石瞻忽然又说道:“不过我倒觉得,这个想法,应该能取悦陛下,就看小闵你到时候能不能说好了。”

    听到石瞻同意秦怀山的想法,他也就没什么意见了,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按照先生和父亲的意思去办。”

    “公子放心,按照老朽的话去说,保你无恙,还能让皇上龙颜大悦。”

    石闵看了看秦怀山,郑重的点点头。

    石瞻拿起那柄短刀,看了看,递给石闵说道:“既然这刀不用拿去献给陛下,你又能识得此刀的来历,那为父就把这把刀送给你吧。”

    石闵一听,喜上眉梢,有些激动的接过那把短刀,看了看石瞻,问道:“父亲此话当真?”

    石瞻笑笑说:“为父难不成还与你开这种玩笑不成?”

    “谢谢父亲!”石闵开心的将刀小心的拿在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