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飞针引线
    ,!

    “公子,衣服已经好了,您试一试。”徐三从外面赶了回来,走进了石瞻的屋子,手里捧着一个盒子,放到了石闵的面前。

    石闵起身打开盒子,将衣服拿了出来,是一件蓝白相间的华服。

    “公子,快试试吧。”秦婉看到如此好看的衣服,有些欣喜。

    “嗯!”石闵笑着看了看秦婉,用力的点点头。

    秦婉帮着石闵将衣服穿上,把衣服的边边角角都整的干净利落。石闵笑着对石瞻和秦怀山说道:“父亲和先生觉得这衣服怎样?”

    石瞻微笑着点点头,没有说话,秦怀山则捋着胡子,笑着说道:“公子穿上这件衣服,更加精神了。”

    石闵见秦怀山也这样说,很是开心。

    “公子,等下,你别动。”秦婉站在石闵身边,盯着石闵身上的衣服忽然说道。

    石闵一愣,问道:“怎么了秦姑娘?”

    “公子先把衣服脱下让我看看。”

    石瞻和秦怀山也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徐三在旁边有些着急的问道:“怎么了秦姑娘?这衣服有什么问题吗?”

    秦婉接过石闵脱下的衣服,翻动了几下,捧在手里给石瞻等人看,说道:“将军,公子你们看,衣服这里有个口子。”

    石闵和徐三凑过去仔细一看,果然有一条三寸多长的口子。

    “哎呀!这个李师傅也真是的!我千叮咛万嘱咐叫他小心小心,要抓紧时间把衣服做好,结果还出这样的事情,我现在找他去!”徐三有些恼火的拍了一下大腿,然后伸手要拿秦婉手里的衣服。

    “等下,你现在去哪还来得及?午时之前小闵就要去宫里,现在只剩下不到两个时辰了,你赶紧去把黎妈叫来,让她补一补。”石瞻喊住了徐三。

    “将军,就黎妈那手艺,给我们几个补补裤衩还差不多,这么好的衣服,而且破的位置一般人根本补不了,我还是去找李师傅吧。”徐三说着又准备拿衣服。

    “徐三叔您等下,这个口子破的地方不是缝口,就算这位李师傅的针脚功夫再好,也会留下痕迹的。”

    徐三一听这话,有些着急了,问道:“那怎么办?这马上就要去宫里了!哎呀!都怪我没有仔细检查一下,太信任李师傅了!”徐三说着蹲在地上,很是懊恼。

    石瞻和秦怀山也是一时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秦婉则是一言不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手里的衣服。

    秦婉忽然说道:“徐三叔,麻烦您拿一把剪刀过来,还有针线,线要白色的。”

    徐三一听这话,抬起头问秦婉:“秦姑娘,你有办法?”

    “我试试,应该可以!”秦婉微微点头,目光依旧注视着手里的衣服。

    石瞻有些质疑的看了看秦婉,然后看着秦怀山,刚想说话,秦怀山说道:“将军放心,小女的女红还可以,让她试试吧,咱们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石瞻见秦怀山这样说,便也不质疑了。

    片刻之后,徐三拎着一个针线筐跑了进来,递给秦婉说道:“我把黎妈的针线筐给拿过来了,秦姑娘你看看行行不行?”秦婉连忙接过针线筐,翻找了几下,头也没抬的对徐三说:“行了,这些就够了。“

    只见秦婉拿起一把竹尺,把衣服平铺在桌子上,量了几下,然后拿起剪刀,正准备剪下去,徐三喊道:“诶诶诶!秦姑娘,不是补衣服吗?怎么变成剪衣服了呢?“

    秦婉停下手里的剪刀,看了看徐三和石闵,说道:“公子,徐三叔,你们相信我,我有办法的。“

    石闵回头看了看石瞻,石瞻点点头,于是石闵对秦婉说道:“没事,秦姑娘,我们都相信你,继续吧。“

    秦婉点点头,然后拿着剪刀,在衣服上剪了一条一尺长左右的口子,又在之前破的位置,用竹尺量着,把那三寸左右的口子剪的和另外一条一样长。

    徐三和石闵等人一脸疑惑的看着秦婉手里的剪刀和衣服,都搞不明白秦婉到底要怎么补救。

    只见秦婉用尺子量了一量,确定两条缝一样长之后,便将剪刀放在一边,从针线筐里找到一个针和一团白线。

    秦婉熟练的将线穿过针眼,正准备动手,抬头看了看石闵和徐三,然后有些尴尬的对徐三说道:“徐三叔,麻烦您往里站一点,您有点挡着光线了…….“

    徐三拍了拍脑袋,连忙往边上站了站,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住对不住。“

    秦婉微微一笑,将针轻轻用嘴抿着,再把衣服翻过来,两手捏着缝口,先将缝口对齐,然后左手捏着缝口,右手捏着针线,仔细的缝补着。

    大约半柱香时间不到,秦婉就将其中一条缝补好了,众人看着她飞快的穿针引线,心中暗自佩服。徐三的表情也渐渐的由怀疑态度,缓和的有些微笑。

    过了一会儿,只见秦婉缝了几针后,将线头打了个结,用剪刀剪断,把针线放到一边,拿起衣服对石闵说道:“来,公子,现在试一试。“

    石闵连忙接过衣服,看了看刚刚秦婉缝补的地方,再抬头看看秦婉,只见秦婉笑着说道:“公子,您先试试看。“

    石闵穿上衣服,秦婉在一旁帮忙把衣服拉平整,然后对石闵说:“公子,你转过来一点,背朝着门,这样我看的清楚一点。“

    石闵乖乖的听从秦婉的话,秦婉走到石闵的身后,蹲下仔细看了看,然后站起来笑着说道:“好了,公子让将军和徐三叔看一下呢,这样应该没问题了。“

    石瞻朝石闵招招手,说道:“小闵,过来让为父和先生看一看。“

    石闵穿着衣服,走到石瞻的身边,然后转过身。石瞻伸出左手捏住衣服仔细看了一看,抬头对秦怀山说道:“先生,这婉儿的本事可不小啊,你看看,原本左边竖着有一条口子,咱们肯定会想着单单把这破的地方给补起来,没想到这丫头别出心裁,干脆把另一边也剪破,把这衣服的腰身收了一收,看起来还比之前更合身了。再仔细看看这细密的针脚,即使是我这个长年舞刀弄枪的粗人,也看得出婉儿姑娘的女红手艺世间罕见。“

    秦怀山笑着看了看秦婉,捋捋胡子说道:“小女自幼跟着她娘亲学做女红,所以一些简单的缝缝补补还是不在话下的,不过将军说的这世间罕见,确实有些过奖了。“

    石瞻冲秦婉笑着说道:“婉儿姑娘,看不出你还有这等本事,今日真是谢谢你了,不然还真耽误了不少事情。“

    秦婉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微微行礼说道:“将军过奖了,婉儿只是碰运气而已。“

    秦婉说着,脸都红了,然后对石闵说道:“公子,时候应该差不多了,你快去随陛下参加年终祭典吧。“

    石瞻一听秦婉的话,这才想起正事儿,对石闵说道:“婉儿说的对,小闵,你赶紧出发,不要耽误了时辰。“

    石闵对众人行了个礼,说道:“父亲,先生,徐三叔和婉儿姑娘,那我先走了,你们等我回来吃年夜饭。“

    “行,我叫黎妈多做点你爱吃的。“徐三拍拍石闵的肩膀。

    石闵笑了笑,走出了石瞻的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