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年终祭典
    ,!

    羯族在入塞前,原属于匈奴的一个分支,所以很多习俗都和匈奴人有些相似。入主中原多年后,不但像其祖先一样游牧,还有一些和中原汉人一样从事农耕。不过有一个事项是羯族人非常重视的,那便是年终的祭典。

    在羯族人的眼里,年终的祭典是与祖先神灵沟通的重要日子,一来是感谢祖先对过去一年的庇佑,而来是起到祖先的神灵赐福给他们来年,能够有更好的生活。

    至于献祭礼,也是一种仪式,石虎作为羯族政权的皇帝,自然相当于部落的首领,他的宗亲子嗣需得向他行礼,部落巫师的行“法术”,将石虎的意愿代转给祖先的神灵,以表示后世子孙的孝敬,往往献的东西越多,越能体现诚意。

    至少石虎和他的族人是这么认为的。

    祭典的地点在邺城西北边,那里是当年石虎迁都邺城后修建的,之所以修建在西北边,是因为羯族最初是由中原的西北部迁徙过来的,坐向朝北为的就是体现对祖先神灵的敬畏。石闵之前是从来没有来过这里的,因为第一,往年他没有达到羯族祭祀传统的年纪,第二,羯族人对于祭祀地是非常重视的,除了年终的祭祀之外,其余时间这里都是重兵把守,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进去。

    由于前一天刚刚下过大雪,人踩在雪地里,积雪几乎没到膝盖。石闵的马在雪地里只能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压根儿跑不起来。

    经过近一个时辰,石闵终于赶到了祭祀的地点,陆安已经早早的在入口等着石闵了。陆安远远的看见石闵骑马过来,连忙迎了上去,帮石闵扶住马,说道:“闵公子,您可算来了,陛下命我在此迎接祭祀人员,可就差您了。”

    陆安说着,又朝石闵身后看了看,见什么都没有。

    石闵看到陆安看他后面,他也下意识的回头看看,什么都没看到,便问陆安:“怎么了?你在看什么?”

    陆安脸色有些尴尬,说道:“闵公子,侯爷没有告诉您……这个参加祭祀是需要给祖先献礼的吗?”

    石闵听了这话,微微一笑,拍了拍马背上的包袱,对陆安说道:“放心,都在这里,我早已准备好了。”

    陆安半信半疑的看了看石闵手里的包袱,也没有再说什么。

    石闵跟着陆安进入了祭祀的地方。他一边走一边看,由于积雪覆盖,他只能看得到积雪被铲掉的地方,均是平整的青石板铺成的路,两辆马车并驾齐驱不成问题。青石路的两旁,每隔十步左右便是一对石雕,左右对称,雕的分别是牛羊马,毕竟在胡人的眼里,这三样牲畜是必不可少的。场地上异常的空旷,什么都没有。石闵原本以为,这年终的祭典被羯族人这么重视,好歹会有比较奢华的建筑,没想到只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地方,都看不到一间屋子。

    “陆安,这里怎么空荡荡的?树都没几颗。”

    “回禀公子,在羯族的传统中,年终祭祀一般都是要在草原进行的。羯族人是草原游牧部落,自古以来所有的祭典都是在草原上进行。不过现在由于陛下定都邺城,而邺城没有这样的地方可供用作祭祀的场地,只能命人在这里模拟草原的风貌建造了一个地方,据说天气好的时候,这里地上长满了牧草。”

    石闵微微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

    走了一会儿终于看到了祭台。祭台被建在一个高高的土墩上,离地约一丈多,祭坛呈方形,数丈宽。祭台之上已经有四五个人站在那神神叨叨的跳着稀奇古怪的舞,穿的衣服也如同野兽一般,头上插着羽毛,身上披着兽皮,脸上还涂着颜色。为首的一个年纪稍长,胡子花白,身上披着的应该是狼皮,头上插着的羽毛也是彩色,左手拿着一根不知道石闵动物的骨头,右手拿着一面小鼓,一边跳一边嘴里咿咿呀呀的唱着。

    祭台之下,石虎身着华服,头戴平天冠,站在众人之前,抬头正看着祭台上的巫师。其余众人则站在石虎身后。

    石闵刚刚走到人群后面,石虎转过身,招呼站在不远处的陆安,问道:“人都到齐了没有?”

    陆安小心点头:“回禀陛下,人已经全部到了。”

    石虎点点头:“行了,你下去吧。”

    陆安点点头,退到一边去了。

    就在这时,台上的鼓声停了,巫师也停止的跳舞,只见他跪在地上,闭着眼,大声喊道:“先祖们说,要子孙献礼。”

    众人一听,石虎率先在祭坛下,其余人也跟着跪了下来,石闵没见过这种场面,见其他人下跪,他也连忙跪下。

    献礼除石虎以外,整个部族按照年龄大小依次开始献祭,陆安则在祭台边,等一个人献礼之后,当众宣布所献的祭品是什么。

    石闵听到陆安喊道:“燕王献公牛九头,羊十一头……”

    “宁王献牛犊九头,羊羔九头……”

    “灵王献珍珠一斛,黄金五百两……”

    ”……“

    石闵心里也不停的打鼓,他甚至开始有些怀疑秦怀山的计划靠不靠谱了,人家献的都是牛羊,或者金银,唯独他盒子里装的是一把随处可见的泥土和一罐水。

    陆安喊了好一会儿,终于快轮到石闵了。于是他解开包袱,拿出之前放刀的那个楠木锦盒,捧在手上,深深吸了口气,起身朝祭台前走去。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去了,但愿秦怀山教他说的话能管用。

    石闵跪在石虎身后,将锦盒放在地上,磕头行礼。

    “闵公子,请把盒子打开。”陆安小声提醒道。

    石闵小心打开了锦盒,将盖子放在一边。

    陆安见石闵打开盖子,便喊道:“西华候献……”

    陆安瞥了一眼盒子里烟漆漆的如同泥巴一眼的东西,旁边放着一个竹筒,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陆安也一下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宣布。

    石虎见陆安停下,回头问道:“怎么回事?继续宣布。”

    陆安有些为难的看看石虎,再看看石闵,他压根儿不敢确定这盒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看着像一抔土,但是谁会在这么重要的祭典上献泥巴呢?而且那个竹筒里是什么,他也不知道。

    石虎见陆安看着石闵的锦盒,便起身走到石闵跟前,看了看锦盒里放的一抔泥土和一个竹罐,脸上神情有些不悦。虽说平时他很宠爱着父子俩,但是这么重要的祭祖仪式,献这样的东西,未免有些儿戏。

    石虎有些不开心的问道:“小闵,你这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石闵跪在地上,大声回答:“启禀陛下,我代家父献的,乃是一抔土,一杯水。”

    石闵话音刚落,身后的人群传来阵阵哄笑,也确实,谁会在这年终祭典上献一块泥巴?

    石世也在人群中有些担忧的看着石闵,他压根儿没想到,他好不容易帮石瞻求了情,解除了禁足的惩罚,没想到搞这么一出,到时候石虎说不定还会迁怒于他。

    石世心里捏了一把汗,暗自骂道:老五,你到底想干什么?

    石遵则是心中暗自得意,他最希望石瞻能被石虎杀了。

    石虎怒目圆睁的看了看众人,众人立马吓的不敢笑了,石虎低下头看着跪在地上的石闵,骂道:“别人都是献牛羊,献金银,你们父子俩献泥土,还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你们父子是不是仗着朕平时宠爱你们,所以无所顾忌?石闵!你好大胆!你知不知道这是对祖宗的不敬!”

    “陛下,我……”石闵刚想开口,石虎打断了他的话,喊道:“来人!把石闵押下去,送到大理寺监!派人去西华侯府,把石瞻也抓起来!关到大理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