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除夕之夜
    ,!

    石瞻笑了笑,说道:“你是什么脾气我还能不知道?”

    “公子心善,又嫉恶如仇,这是大丈夫该有的胸襟。”秦怀山夸赞着石闵。

    “父亲,孩儿有一事不明,这郑妃娘娘在宫里这么多年,陛下为何对他们母子这么寡恩薄情?”石闵问道。

    “这个为父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这郑妃娘娘为人心善,我小时候还曾在常青宫住过一些时日,受过郑妃娘娘的照顾。”

    “还有这样的事?那看来前日我帮郑妃娘娘解围是做对了,也算是替父亲报恩了。”

    “此所谓天理循环,善有善报。”秦怀山在一旁说道。

    “将军,府上的人差不多都到齐了,按照您的意思,家里所有人都在前厅候着。”徐三突然跑过来禀报。

    “行,那咱们今天一起吃年夜饭。”石瞻将胳膊从石闵的肩上放了下来,轻轻拍了拍徐三。

    徐三对秦怀山说道:“先生,来,让我扶着将军吧,您歇会儿。”

    徐三说着,抢着要扶石瞻。谁知秦怀山说道:“没事没事,我还没老到扶不动将军的份上,走走走,咱们去前厅。”

    秦怀山说着,轻轻推了推徐三。石瞻和石闵看着都笑了起来,徐三便也没再推脱。

    石瞻走进前厅,西华侯府所有的人都已经坐在前厅等着了,见石瞻进来,立马全部站了起来。

    石瞻抬抬手,说道:“大伙儿都坐下吧,都是自己家的人,不必拘礼了。”

    大伙儿面面相觑,谁都没有坐下来。

    徐三见大伙儿依旧站着,便开口说道:“行了,都坐下吧,将军都发话了。”

    所有人听了这话,才慢慢的有人坐了下来。

    石瞻由于有伤在身,不能坐着,只能由石闵扶着,站在前厅的中间,说道:“今夜就是除夕,能和大伙儿一起过年,我也是很开心。我这么多年戎马倥偬,平时这府上都有赖大伙儿料理。现在我有伤在身,今日不能陪大伙儿一醉方休,来,我以茶代酒,敬各位一杯。”

    西华侯府的马夫,护院,黎妈和顾妈妈等人,都立马端起酒杯,站了起来。黎妈说道:“将军,若非你当年的收留,恐怕我早就随我家老黎去了阴曹地府了,我们这些人都是蒙受将军的大恩,才能今日坐在这里吃年夜饭,所以替将军打理这个府邸,是我们应该做的。”

    “嫂子,当年黎兄弟战死沙场,是为了救我,你是他在世上唯一的亲人,我岂能不管你?”石瞻看着黎妈,又对众人说道:“诸位,你们有的随我上过战场,有的是战死沙场的将士家属,我石瞻有愧于你们。”石瞻说着,眼里尽然有些泪花,对大伙儿行了一个礼。

    石闵在一旁小声徐三:“徐三叔,原来咱们府上的人,都和父亲有些牵连啊?”

    徐三默默点头,走上前对石瞻说道:“将军,今日是除夕,喜庆的日子,咱们就不提这些过去的事情了。”

    “徐三说的对,今天是大过年的,将军,咱们就不提那些事情了,都怪我不好,尽扯这些事情。”黎妈说着,一口将杯子里的饮尽,对大伙儿说道:“这杯酒就算我自罚的!”

    “黎妈好酒量啊!”六子在一旁起哄喊道。

    “去去去,你个毛孩子,婶子这是图个开心!”黎妈擦擦嘴,对六子说。

    六子“嘿嘿”的笑了起来,其他人也跟着笑了,气氛一下活跃了起来。

    “将军,来,我也敬你一杯。”秦怀山端起酒杯,对石瞻说道。

    石闵连忙给石瞻添好茶,石瞻转过身,对秦怀山说道:“先生,以后和你婉儿就安心在府上住下,这里就是你们的家,来!干了!”

    “今日将军有伤在身,等将军你伤好了,我得跟你好好喝一次。”秦怀山与石瞻碰了碰杯,然后一饮而尽。

    石瞻见秦怀山如此爽快的干了一杯酒,也一口饮尽,面色有些喜悦,说道:“看来先生的酒量不错,那改日我与先生一定一醉方休。”

    石瞻说着,又凑到秦怀山耳边说道:“就怕先生到时候喝不过我!”

    秦怀山听了石瞻的话,“哈哈”大笑起来,秦婉在一旁小声对石瞻说道:“将军莫要看我父亲是个读书人,父亲可喜欢喝酒了,而且从来没有醉过。”

    石瞻一听,有些吃惊,问道:“哦?看不出先生酒量这么好?那我到时候更要和你好好喝一顿酒了。”

    秦怀山面不改色,笑着回答:“那将军就安心养好伤,我们再痛快喝。”

    “好,一言为定!”石瞻说着,拍了拍秦怀山的肩膀。

    秦怀山笑着说道:“将军可别把我这把老骨头先给拍散了,到时候可就没人和你斗酒了!”

    秦婉和石闵以及石瞻都听的笑了起来。

    “小闵,扶我过去,我给黎妈他们敬一杯,然后就得回房歇着。”石瞻对身边的石闵说道。

    “嗯!”石闵点点头,然后扶着石瞻朝黎妈等人走了过去。

    黎妈和六子等人原本正吃喝的开心,见石瞻走了过来,连忙都站了起来。

    石瞻拍拍六子,示意坐下,然后说道:“今日我就不陪大伙儿了,敬你们一杯,你们吃好喝好,来年都健健康康!”

    “谢将军!”众人举起杯。

    “小闵,你先送将军回去休息,我去厨房给将军弄点吃的送去。”黎妈说着放下杯子,跑了出去。

    石闵将石瞻送回了屋里,说道:“父亲,孩儿就在这陪你说说话吧。”

    石瞻趴在床上,摇摇手,说道:“无妨,你去前厅吧,一会儿黎妈会来给为父送吃的,放心吧。”

    “父亲,为何我从来不知府上的人与您的渊源?”

    “这些人的亲人或者他自己,都曾随我征战沙场,我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给那些战死沙场的兄弟一个安慰,给他们的亲人一些弥补。也许会有人觉得为父这是善举,但是在为父的眼里,这些都是亏欠,你可明白?”

    石闵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石瞻见石闵似乎有些不明白,便又说道:“你现在不曾体会生离死别,不曾懂得何谓责任,若你有一天你从拥有变成失去,或许就能明白为父今日所说的意思。”

    石瞻刚说完,黎妈端了几样东西进来了,放在说道:“来,将军,我刚给你做的热汤,喝点。”

    “谢谢嫂子!”石瞻笑着说。

    黎妈从一个砂锅里舀了一碗汤,说道:“谢啥谢的,将军你就别客气了。”

    黎妈说着,便坐在了床边,回过头对石闵说道:“小闵啊,你赶紧去前厅和大伙儿吃年夜饭,将军由我照顾,你放心。”石闵迟疑的站在原地。

    黎妈放下碗,把石闵往外推,对石闵说道:“你个傻小子,秦姑娘在前厅,你还不赶紧去。”

    “黎妈你说啥呢?”石闵有些尴尬的嘀咕。

    石闵已经被黎妈推到了屋子门口,黎妈说道:“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对秦姑娘那点小心思,还能瞒过黎妈的眼睛?去去去!”黎妈说着,又把石闵推出去。

    石闵连忙说道:“黎妈你等会儿,我跟父亲说一声。”

    石闵说着探着脑袋想和石瞻说话,石瞻趴在床上说道:“行了行了,你去吧,对了,把你徐三叔叫来,我还有事要与他商量。”

    “诶!”石闵笑呵呵的点点头,然后跑去了前厅。

    黎妈看着石闵跑去的背影,“嘿嘿”的笑着,然后放下门口的帘子,坐回到床边的椅子上,端起碗给石瞻喂汤。

    “嫂子,你怎么知道小闵这孩子看上了那个婉儿姑娘?”石瞻喝了一口,停下问道。

    黎妈笑着回答:“就小闵和那丫头,每次见面不是低着头故意装看不见就是红着脸不敢对视,不是喜欢还能是什么?”

    “这么说这婉儿姑娘对小闵也有意?”石瞻疑惑的问。

    “那还用说?每次小闵去军营,她就跟丢了魂儿一样。”黎妈说着,给石瞻喂了一口汤。

    石瞻微微笑了笑,没有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