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血海深仇
    ,!

    慕容恪年方十五,生的骨骼精益,气度不凡。乃是鲜卑燕帝慕容皝的第四子,独孤南信的亲外孙。

    那夜的血战,鲜卑大军只有少数几人在混战中逃脱。这几个人一路往东,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回到龙城,向燕帝慕容皝上报了雪狼谷战败的消息。

    独孤南信的死讯和大军战败的消息传到龙城,朝野震惊,就连慕容皝自己也没想到,一个久经沙场的鲜卑第一大将,居然就这样被一个汉人杀死,砍去首级。

    雪狼谷之战后,石瞻的手下将鲜卑人的尸骨烧的七七八八,没烧完的也被附近出没的狼群啃食的尸骨无存。

    慕容皝派出了十几支小股骑兵,在雪狼谷附近搜寻残存的士兵,最主要的,是要找到独孤南信的尸身。

    当时独孤南信虽拼死要和石瞻一战,无奈石瞻素来为羯赵第一勇士,加之独孤南信本就有伤在身,最终死在了石瞻的手下。独孤南信的人头被带回了邺城,不过石瞻从心里还是有些佩服独孤南信的,虽说是败军之将,但还算是一个优秀的军人,故而石瞻当时命人妥善处理独孤南信的尸身,将之藏在了雪狼谷上,立了一个牌子。

    慕容皝派出的人马,在雪狼谷附近找了近半个月,终于找到了独孤南信的埋身之地,于是挖出其尸身,带回了龙城。

    辽东的冬夜比邺城更加寒冷,整个龙城已经沉睡在深夜的寒风里。独孤家的宗祠里,还点着两支蜡烛,蜡烛中间摆着一个崭新的牌位,牌位前的烛火,在隐隐流动的风中摇曳,昏黄的烛光映在慕容恪有些憔悴的脸上,他独自一人跪在牌位前已经整整一天,一动不动。而牌位上供奉的,正是鲜卑大将独孤南信。

    一个相貌端庄的中年女子提着灯笼,推门走了进来,然后轻轻关上门,慕容恪依旧跪在那里,没有回头。

    中年女子走上前,轻轻说道:“夜已经深了,你该回去休息了。”

    慕容恪的目光依旧注视着独孤南信的牌位,问道:“外公去世,母亲不伤心吗?”

    这女子便是独孤南信的独女独孤云蓉,独孤云蓉的面容有些憔悴,略有哽咽的回答:“你外公战死沙场,我这做女儿的岂会不伤心?为鲜卑战死沙场乃是他平生夙愿,鲜卑男儿流血不流泪,你外公在天之灵,不会愿意看到你现在颓废的样子。你身上若还流着独孤家的血,就该好好想想以后如何为你的外公报仇。”

    “下人们告诉我,杀死外公的,是赵国的石瞻,是吗?”慕容恪抬头问母亲。

    独孤云蓉点点头,表示默认了。

    慕容恪说道:“此仇不共戴天,我必杀石瞻,灭羯赵,以报此仇!”

    慕容恪狠狠的用拳头捶了一下地板。

    “素闻石瞻有勇有谋,是羯赵石虎的第一勇将,你外公纵横塞北这么多年未尝一败,最终死在他手上,可见此人绝不一般。为娘非男儿身,无法上战场替你外公报此血海深仇,你是独孤家唯一的血脉,还望你不要一直沉浸在这缅怀的情绪之中。”独孤云蓉的语气异常平静。

    “我要去请求父皇,让我带兵出征,为外公报仇!”慕容恪双眼通红,悄然泪下。

    “经此一役,我鲜卑损兵折将,你外公手下的六万大军,皆是我族精锐,此时此刻,你父皇绝不会答应兴兵伐赵。”独孤云蓉看了看依旧跪在地上的慕容恪,便要将他扶起来。

    慕容恪因为跪了整整一天,竟然两腿发麻,有些站立不稳。

    “先在这边坐一会儿。”独孤云蓉扶着慕容恪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慕容恪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一言不发。

    独孤云蓉也坐了下来,抚摸了一下慕容恪的头,说道:“娘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你恨不得现在就去找你父皇,让他发兵攻打赵国,是不是?”

    慕容恪点点头,没有说话。

    “汉人有句话,叫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虽然武艺不凡,但是还没有率领大军出战的能力,更无法与石瞻这样久经沙场的人相比,娘的意思,你明白吗?”

    慕容恪早已在一旁泣不成声,他恨,恨石瞻,更恨自己的弱小。

    独孤云蓉站起身,将慕容恪轻轻抱在自己的怀里,抚摸着他的头,安慰道:“他日你驰骋疆场,你外公一定会感到欣慰的。从今日起,你就是独孤家唯一的希望,眼泪只能让别人看到你的弱小和无能,忧伤只会干扰你的情绪和思维。你是独孤家唯一的男人,不要辱没了你外公的英明。”

    慕容恪趴在独孤云蓉的怀里,用力点了点头。

    邺城的西华府里,此时此刻正是异常热闹的时候,众人在前厅吃喝,一起守岁。

    “徐三叔,黎妈,顾妈妈,今年的除夕能和大家一起过,我觉得特别开心,来!我敬你们一杯!”石闵已经喝的满脸通红,举起酒杯,向徐三等人敬酒。

    “不对不对!小闵,这往年,你不也是跟我们一起过吗?为什么今年就特别开心呢?嗯?”黎妈抢在众人前面,先问石闵,然后眼睛瞟了瞟秦婉。

    秦婉见黎妈看着她,自然明白黎妈的意思,便低着头,不说话。

    石闵也没反应过来,有些大舌头,说道:“以前,我不知道诸位与父亲的渊源,今日才得知,所以,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这么多家人一起过年,怎么能不开心?先生你说是不是?”

    秦怀山也拿起酒杯,说道:“公子说的是,平日里也没机会和诸位共聚一堂,今日借着这个机会,我秦某也要谢谢大家对我们父女俩的照顾,这一杯酒,我先干为敬!”秦怀山说着,一口饮尽。

    “好!”六子等人在旁边拍手喊道。

    众人也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要我说,公子今年过年特别开心还有一个原因!”黎妈喝完酒,神神秘秘的对众人说道。

    “什么原因?”众人异口同声的问。

    黎妈咧着嘴笑了笑,对秦怀山说:“先生,你看我家公子人品如何?”

    秦怀山一愣,自然是明白黎妈的意思,又不好推脱,回答:“公子乃人中龙凤,当世罕见。”

    石闵听的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先生过奖了,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黎妈挤到秦怀山面前,说道:“既然先生也觉得我家公子人好,我倒是有给建议,先生要不要听一听?”

    秦怀山有些尴尬的看了看黎妈,然后看看石闵,无奈的回道:“请说。”

    “我看秦姑娘和我家公子年纪相仿,先生刚刚也说了,我家公子是人中龙凤,秦姑娘也温柔贤淑又长得漂亮,有大家风范,不如由我做个媒人,替他们俩结一段姻缘,先生你看怎么样?”

    “黎妈!这个主意好!”六子嘴里还嚼着一块肉,抹了抹嘴,拍桌子喊道。

    石闵被黎妈这突如其来的主意吓了一跳,连忙拉着黎妈说道:“黎妈,你说什么呢?什么姻缘不姻缘的?”

    黎妈笑着说道:“你这孩子,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有啥不好意思的?”黎妈说完,又转过头问秦怀山:“先生你觉得我这主意怎么样?你要是同意,我明天就去找将军,跟他说这事情。”

    秦怀山一时语塞,也不知如何作答。

    黎妈见秦怀山有些吞吞吐吐,便对站在秦怀山身边的秦婉说道:“秦姑娘,你同不同意?同意的话婶子去找将军说。”

    秦婉顿时红着脸,低着头小声说道:“婶子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嫁人了?我还想在我爹身边多陪几年呢。”

    黎妈刚想开口说话,秦怀山抢先说道:“我觉得这个事情,有些唐突,公子身份高贵,我们父女一介草民,门不当户不对的,不可不可。”

    “咱们将军绝不是有门户偏见的人,想当年夫人不也是……”

    徐三拉了一下黎妈,说道:“行了黎大嫂,你今天喝的有点多了。”徐三说着,朝顾妈妈挤眉弄眼的,顾妈妈马上就明白了,点了点头。

    黎妈红着脸,嗓门儿有点大,说道:“我哪喝多了?你们看我喝多了吗?去去去,徐三你别捣乱。”

    黎妈转过头,刚想再对秦怀山说些什么,顾妈妈走上前对黎妈说:“我想去方便一下,你陪姐去。”

    “你自己去不就行了吗?这侯府难道你还不认识啊?”黎妈坐着没动,打算继续说。

    顾妈妈直接将黎妈从椅子上拉起来,说道:“我怕烟,你陪我去,走吧!”

    黎妈有些不情愿的被顾妈妈拉了出去,还回过头对秦怀山说:“秦先生,等会儿回来我再跟你商量这事儿。”

    秦怀山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