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急中生智
    ,!

    徐三见黎妈走了,便对众人说道:“子时都快过了,夜已深了,大伙儿都早点回去休息吧,新年快乐!”

    “急什么啊?黎妈不是一会儿还要跟秦先生商量正事儿吗?”六子也喝的有些稀里糊涂,没看明白状况。

    徐三一巴掌拍在六子的脑门上,说道:“赶紧回去睡觉去,明天还得干活儿呢!”

    “哦……”六子一脸委屈的看了看徐三,放下手里的筷子。

    其他人似乎也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见六子被徐三凶了,也不敢说话。

    “散了散了,都回吧。”徐三朝众人挥挥手。

    众人乖乖的听从徐三的话,都离开前厅各自回去了。

    徐三见众人离去,转过身对石闵和秦怀山说道:“公子,先生,今日这黎妈喝多了,有些口不择言,不要见怪。”

    秦怀山见被解围,连忙说道:“不碍事不碍事,那我也就先走了,明早见。”

    秦怀山急急忙忙的告辞,然后带着秦婉走了。秦婉则悄悄的抬头看了一眼石闵,便跟着秦怀山离开了。

    徐三见秦怀山离开,便对石闵说道:“公子,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休息了,今日没少喝酒,若今晚睡不好,明早起来必定会头疼。”

    石闵笑着拍了拍徐三的肩膀,说道:“三叔,还是你聪明。”

    徐三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您也早些回去歇着吧,我先回房了。”

    徐三默默点头,目送石闵离开了前厅。

    石闵刚走没多久,徐三老远就听到了黎妈的声音:“顾大姐,你说你上个茅厕咋这么磨蹭,快点快点。”

    徐三连忙坐下,假装淡定,拿起酒杯,还没喝,黎妈就跑了进来,一看人都没了,问道:“诶?这人都哪去了?”

    徐三放下酒杯,抬头看了看黎妈,笑着说道:“大伙儿都吃饱了,时候也不早了,所以就回去歇着了。”

    “啊?那秦先生呢?我还有正事儿跟他说呢!他怎么也走了?真是的。”黎妈有些失落的坐了下来。

    这时候,顾妈妈也走了进来,与徐三会心一笑,两人都没说什么。“

    他们都走了,你怎么还在这儿?”黎妈抬起头问徐三。

    徐三一愣,连忙说道:“我得等你俩回来一起把这儿收拾干净啊,这残羹剩菜的总不能留着过夜吧?”

    “你说你说,今天这么好的机会跟秦先生说这做媒的事情,他怎么就先回去了呢?真是的!“黎妈垂头丧气的坐着对二人说道。

    “好了好了,咱们赶紧收拾收拾也回去吧!不早了!“顾妈妈上前拍拍黎妈。

    黎妈忽然抬起头,盯着顾妈妈和徐三。

    徐三和顾妈妈被黎妈看的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相互对视了一下,徐三问道:“黎嫂,你盯着我看干嘛?我又不是秦先生。“

    黎妈站起身,用手指了指顾妈妈和徐三,说道:“你们两个合伙!把我支开,把他们都叫走!“

    徐三见黎妈看穿了他和顾妈妈的小伎俩,有些尴尬的解释说:“嘿嘿嘿,被你发现了啊,那个,你看啊,你刚刚突然说要给公子和秦姑娘做媒,秦先生和公子还有秦姑娘都觉得挺尴尬的,我看你今天喝的有些多了,所以才……“

    “谁说我喝多了?我清醒着呢!我就看公子和秦姑娘挺般配的,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有什么好尴尬的?就你心眼儿多!“黎妈没好气的看着徐三说。

    徐三被黎妈说的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尴尬的苦笑着看了看顾妈妈。

    顾妈妈看了看徐三和黎妈,便上来解围劝道:“好了好了,妹子,你要做媒也要看好时候啊,你没见刚刚秦先生那尴尬的样子吗?这秦先生和秦姑娘都是读过书懂礼节的人,你这大庭广众的嚷嚷着要人家答应你做媒的事情,你觉得可能吗?再说公子刚刚也被你问的手足无措的,你今天就是酒劲来了,说话不多想想。“

    黎妈被顾妈妈说的似乎还有些不服气,撅了撅嘴,愣是半天没说出话来。

    “行了,改天有机会你再做你的大媒人,没有人会跟你抢的,咱们先收拾东西吧!明天还得给将军和公子做早餐呢!“

    顾妈妈说着,陪着笑脸拉黎妈起来。黎妈一声不吭的站起身,收拾起来,也不看徐三和顾妈妈两人,显然是对俩人的小伎俩无计可施,又发不了火,只能不说话。

    徐三悄悄的向顾妈妈伸了伸大拇指,然后也帮着收拾起来。

    初一是宁王进宫看望郑妃的日子。宁王是石虎诸子中出了名的孝子,不管刮风下雨,只要到了每月定期进宫的日子,都会去常青宫看望郑妃。

    宁王一大早就进了宫,因为他惦记着他母亲受伤的事情。

    郑妃自前日回宫以后,就卧床不起。原本脚就扭伤了,又走了那么远的路,结果肿的更加厉害,加之在蕙兰宫外站了许久,受了风寒,便病倒了。

    小君早早的就在常青宫外清扫积雪,远远的看到宁王石鉴走了过来,连忙将扫把扔到一边,跪地请安:“殿下。“

    石鉴在小君面前停下脚步,说道:“起来吧,母妃起来了吗?“

    小君站起身,低着头小声回答:“回禀殿下,娘娘有些身体不适,在卧床休息。“

    石鉴一听郑妃的身体不适,便连忙进了常青宫,朝郑妃的卧房走去。

    “殿下,娘娘吩咐奴婢在这里等您,说是今日让殿下先回去,改日再进宫来。“小君追上去对石鉴说道。

    石鉴停下脚步,一脸狐疑的看着小君,问道:“怎么回事?母妃从来不会说让我改日过来,今日却突然身体不适,让我先回去。“

    小君被石鉴看的有些发憷,有些慌张的回答:“娘娘只是身体有些不适,所以才吩咐奴婢这样对殿下说的。“

    石鉴岂能看不出小君这慌乱的神情必有问题,便呵斥道:“我且问你,前几日听闻母妃脚扭了,是怎么回事?若只是脚扭伤了,为何不能见我?你若敢骗本王,本王一定饶不了你。“

    小君被石鉴的话吓的不清,“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小雅在屋里听到了石鉴的声音,便跑了出来,跪在地上对石鉴请安:“奴婢给殿下请安。“

    石鉴转过头,看了看小雅,便走上前问道:“母妃的身体如何?为什么突然不见我?她不肯说,你说!“石鉴指了指跪在不远处的小君。

    小雅对着石鉴磕头说道:“殿下,娘娘只是偶感风寒,加之前几日扭伤了脚,所以在卧床休息,娘娘不想殿下担心,所以让您今日先回去。“

    “既然只是偶感风寒,为何不见我?“石鉴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小君和小雅两人,有些起疑,便走进了屋里。

    小雅连忙站起来追上去说道:“殿下,娘娘还没醒,您就不要打扰她了。“

    石鉴越发觉得事情不对劲,在他的印象里,母亲郑妃是个从不是一个会晚起床的人,而且今日这两个奴婢千方百计的阻拦自己,必定是有什么情况,想到这里,石鉴心里已经坚信母亲郑妃一定是有什么情况了。

    石鉴没管小雅,径直走进了郑妃的屋里,见郑妃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显然真的是病了。

    石鉴轻声走到郑妃的床前,见郑妃盖着两床厚厚的被子,面色有些苍白。石鉴看了看不远处的炭盆里,还烧着炭火,而小君和小雅两人则低着头站在不远处,不敢抬头看石鉴。

    石鉴伸出手,轻轻的放在郑妃的额头上,感觉到很烫,惊的立马站了起来,大步走出郑妃的房间,对小君和小雅低声命令道:“你们两个跟本王出来。“

    小君和小雅对视了一下,战战巍巍的跟在石鉴身后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