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大发雷霆
    ,!

    石鉴坐在前厅正中,看着下面站着的小君和小雅,厉声问道:“母妃身体一向不差,为何这次病这么严重?你们俩平时是怎么伺候母妃的!“

    小君和小雅被石鉴吓的立马两腿发软跪在了地上,低着头不敢抬头看他。

    “还有!前几日母妃扭伤脚又是怎么回事?你们给我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否则我饶不了你们!“

    “娘娘只是偶感风寒,殿下您让奴婢说什么啊?“小雅跪在地上,低着头说道。

    “母妃身体一向不差,为何这次病得这么严重?母妃的脚到底是怎么扭伤的?“石鉴根本不信小雅的话。

    “娘娘的脚是不小心扭到的……“小雅的声音有些颤抖。

    “啪~“石鉴狠狠拍了拍桌子,骂道:”你们还想骗我!当我是三岁小孩吗?母妃这么大的人了,走路能轻易扭到脚?“小君和小雅见石鉴发怒,更加不敢抬头,把脸埋的更低了。

    “你们说不说?“石鉴的一腔怒火即将爆发。

    “鉴儿!“屋里传来了郑妃虚弱的声音。

    石鉴一听郑妃喊他,立马起身走向里屋,便不再管跪在地上的小君和小雅二人。

    小君和小雅低着头,偷偷看了看石鉴,慢慢的站了起来,也跟着进了郑妃的房间。

    石鉴走到郑妃的床前,半跪在地上,握着郑妃的手,脸上刚刚的怒气已然全消,温和的问候道:“母妃,您醒了?觉得怎么样?是不是儿臣刚刚吵到您了?“

    郑妃的由于发着高烧,嘴唇都有些开裂,嗫嚅道:“我没事,就是前日受了些风寒,所以病了,你不要责怪她们两个。“石鉴回头看了看小君和小雅,虽然郑妃这么说,但是他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显然郑妃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他太了解自己的母亲了。

    石鉴见郑妃嘴唇干裂,便对小君和小雅吩咐说:“去倒点温水过来,拿个勺子。“

    “是……“小雅连忙跑了出去,不一会儿便端来了一杯水,递给了石鉴。

    石鉴接过杯子,用勺子舀了一点水,喂郑妃喝下,问道:“母妃为何突然会病的这么严重?听说您还伤到脚了。“

    郑妃一脸病容,强颜欢笑的回答:“没事,就是走路不小心扭到了,没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好了,你是怎么知道我扭伤脚的?“

    郑妃艰难的扭了一下头,问小君和小雅:“谁让你们多嘴的?“

    石鉴解释道:“不是她们俩告诉儿臣的,是昨日祭典后在遇到石瞻的儿子,与他聊了几句,他无意中说到的。“

    “原来是这样,前几日刚刚在宫里遇到那孩子,我扭到脚,他还执意要送我回常青宫,我没想麻烦他。“

    郑妃也是个聪明人,她见石鉴没有提及内廷司的人,便知道石闵没有跟他提及撞翻胭脂这回事,也就不再担心什么,石鉴只是知道自己扭到脚而已。

    石鉴一边给郑妃喂着水,一边问道:“母妃还在发烧,有没有传御医看过?有没有吃过药?“

    郑妃笑了笑,轻轻抓住石鉴的手,说道:“我没什么事,早上小雅已经给我煮了姜茶喝过,这点小病没必要叫太医来看的。“

    石鉴停下手里的勺子,说道:“这可不行,您都病的这么严重了,怎么能不看太医不吃药呢?“

    石鉴将杯子和勺子放在一边,回头对小雅吩咐说:“你去太医馆叫一个太医过来看看,让太医配几服药。“

    小君和小雅迟疑的站在原地,没有动。石鉴见两人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有些恼火,努力压制心里的怒火,问道:“我的话你们没听到吗?叫你们去叫个太医来。“

    其实小君和小雅又何曾不想去叫太医呢?可是去了也没用,太医总说太忙,没有时间,或者用其他借口搪塞。常青宫在这皇宫之中,早已有如冷宫一般,郑妃虽然名义上是石虎的三等后妃,实际上与普通的宫女无异,没人管她的死活,就连每月内廷司按例过来发放的俸禄,也会被扣去一些。

    郑妃深知要想在这深宫之中存活下来,只能尽量保持低调,故而一直深居简出。她唯一牵挂的就是她的儿子石鉴。或许还有那个她曾经深爱的男人。

    郑妃已经失宠多年,或者可以说,她从未真正受宠过。一个可怜的女人在后宫里守了一辈子,只是为了等候石虎能够再次跨入常青宫。

    只可惜岁月已更改,伊容已衰老,回不去的是一份昔日温存,看不到的是一个熟悉身影。常青宫,还真是常清宫,永远都是那样冷冷清清。

    “太医已经来看过了,没什么大碍,出一身汗就好了,你不必担心。”郑妃抓着石鉴的手虚弱的说道。

    “那母妃可曾吃药?”石鉴关切的问道。

    “那药太苦了,实在吃不下,我没事,你先安心回去吧,一会儿去宏光阁给你父皇请个安。”

    石鉴微微点头,给郑妃把杯子拉好,小声说道:“儿臣先告退了,母妃好好休息。”

    郑妃一脸病容,艰难的点点头,又对小雅说道:“送送宁王。”

    石鉴回头看了看郑妃,无奈的走出了房间,小雅则立马跟了出去。

    石鉴走到了常青宫的门口,忽然停下了脚步,压低嗓门儿,问道:“你跟本王说实话,母妃这次为何忽然病成这样?”

    小雅被石鉴忽然这样一问,立马有些慌神,语气有些慌张的说道:“刚刚……娘娘都已经告诉殿下了啊。”

    “你当本王是三岁小孩吗?还想骗我?”石鉴方才在郑妃面前不好发作,此时他不用顾忌他母妃的心情,见小雅还是支支吾吾,立马怒火中烧,一把掐住小雅的脖子,低声喝到:“本王的耐心是有限的,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跟我说实话,若不是看在你侍奉母妃多年的份上,本王早就没耐心跟你说这么多废话!说!”

    小雅一个弱女子,忽然被石鉴掐住脖子,顿时痛苦的一直挣扎,话都说不出来。

    石鉴看到小雅这样,自知下手有些重了,立马松开手。小雅两腿一软,瘫倒在地,捂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泪顿时在眼眶里打转。

    “现在可以说了吧!”石鉴冷冷的问道。

    小雅从地上爬起来,跪在石鉴面前,哽咽的说道:“前几日我们与娘娘在后花园散步的时候,不小心撞翻了内廷司进献给刘贵妃的胭脂,内廷司要抓走我们,拉扯中娘娘被内廷司的黄主司推倒,扭伤了脚,幸亏闵公子出面解围。”

    “然后呢?母妃扭伤了脚,那受风寒是怎么回事。”

    小雅哭哭啼啼,擦了擦眼泪,继续说:“后宫里面没人敢得罪刘贵妃,娘娘只能带着我们去向刘贵妃赔礼道歉,谁知道刘贵妃让娘娘在蕙兰宫外站了近两个时辰,外面还下着大雪,所以娘娘就受风寒了。”

    石鉴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小雅,皱着眉头问道:“刘贵妃这个人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母妃就没有受她刁难吗?”

    小雅支支吾吾的不敢说,石鉴冷冷说道:“你别想对本王有一丝隐瞒,否则本王绝饶不了你。”

    小雅一听这话,吓的连忙磕头说道:“殿下,您就不要逼奴婢了,不然娘娘肯定会打死奴婢的。”

    “你若不说,本王更加不会饶了你,但是你若说了,本王一定不会让母妃对你怎么样,听明白了吗?”

    小雅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缓缓说道:“刘贵妃故意羞辱娘娘,把糕点扔在地上,用脚踩了,还让我们吃下去,不吃完还不让我们走…….”

    小雅说完,哭的更加伤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