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彼君子兮
    ,!

    石鉴听完小雅的话,一腔怒火难以抑制,此时此刻,他恨不得将刘贵妃碎尸万段。

    石鉴深深吸了口气,尽量平复自己的情绪,然后对小雅说道:“起来吧,回去好好照顾母妃。”

    小雅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依旧低着头不敢看石鉴。

    石鉴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递给小雅,说道:“这里有几锭金子,这后宫之中有些地方还是需要打点一下的,你给母妃收好。”

    小雅双眼哭的通红,双手接过了石鉴递来的钱袋,不敢直视石鉴。

    石鉴转身便离开了常青宫,他的心里,正酝酿着一个可怕的计划。

    此时蕙兰宫里的刘贵妃,正在跟石虎撒娇:“陛下,这年终的祭典已经过了,您答应臣妾过了年就可以去那乾生观的。”石虎似乎还是有些不情愿的说道:“哎呀爱妃啊,这宫里不是挺好的吗?你看看着蕙兰宫里要什么有什么,非得去那穷乡僻壤的地方干什么呢?”

    刘贵妃生气的坐到一边,说道:“人家都说君无戏言,您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你前不久可是答应了臣妾的。”

    石虎被刘贵妃说的有些抹不开面子,说道:“爱妃,朕这不是舍不得你嘛,你这去乾生观来回至少得三天吧?那样的话,朕可就得三天见不到你了。”

    “哼!臣妾才不信呢,陛下上次过来都是四五天前的事情了,还说想人家,都是骗人的!陛下您是个大骗子!”刘贵妃假装跟石虎生气。

    石虎听了刘贵妃的话,一时竟无言以对,只好厚着脸皮对刘贵妃说道:“那……朕答应爱妃的要求,你想哪天去?”

    刘贵妃看了看石虎,一本正经的说道:“陛下这次说话可要算数哦!”

    “朕答应你,都答应你,好了吧?”石虎色迷迷的将刘贵妃搂在怀里,然后又问道:“爱妃打算去几天?”

    刘贵妃想了想,朝着石虎伸出一只手。

    “五天?”石虎有些惊讶。

    “不对,应该是六天!”刘贵妃说着,嬉笑着再伸出一根手指。

    “为何要六天?”石虎疑惑的问道。

    “哎呀,陛下您想啊,这来回路上得两天吧?既然是去诚心求愿,就要按照道家的要求,沐浴斋戒三天,第四天才能去求愿,所以一共是五天啊!那剩下的一天,臣妾想在卧龙山上游玩一下,这样就是六天了!”刘贵妃一边说一边掰着手指算给石虎听。

    石虎一脸不屑的说道:“这都是汉人那套狗屁不通的臭规矩,咱们羯族的祖先就没他们那么讲究,肥牛肥羊献上就好,还整什么沐浴斋戒?”

    “陛下,你怎么这样啊?臣妾这不都是为了让您洪福齐天吗?不然谁愿意跑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去求愿啊?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刘贵妃说着,一把推开了石虎,挣扎着要起来。

    石虎见刘贵妃生气,立马抱的更紧了,狠狠在刘贵妃脸上亲了一口,说道:“爱妃,都是朕不好,朕没有体谅爱妃的一片心意,这样吧,爱妃说去几天就几天,朕都依你,如何?”

    “那臣妾要后天就去!”刘贵妃噘着嘴说道。

    “好好好,后天去!朕答应让爱妃出宫六天!这下开心了吧?”石虎说着,右手很不老实的在刘贵妃屁股上摸了一把。

    刘贵妃尖叫起来,娇嗔道:“哎呀陛下你坏死了!老欺负人家!”

    石虎色迷迷的说道:“朕哪舍得欺负你?疼你还来不及呢!”石虎说着,撅着嘴又凑了过去,想要亲刘贵妃。

    谁知刘贵妃一把推开石虎,跑到旁边的一根柱子后面,探出半张脸看着石虎嬉笑道:“就不给陛下亲!”

    石虎一下扑空,抬起头看了看站在柱子后面的刘贵妃,一脸猥琐的笑道:“你给小妖精,看朕不抓住你,把你好好治理一番!”

    刘贵妃朝石虎勾勾手指,故意勾引说道:“对呀对呀!臣妾就是小妖精!一只陛下抓不住的小妖精!来抓我呀!”

    石虎爬了起来,光着脚,慢慢的朝刘贵妃走去,笑着说道:“看朕今日不抓住你!”

    说完便扑了过去。

    刘贵妃机灵的躲开,跑到另外一根柱子后面,嬉笑着说道:“抓不住抓不住!陛下抓不住!”

    “你给小妖精,还跑!今日朕抓到你一定让你喊个不停!”石虎色迷迷的盯着刘贵妃说道。

    “那陛下也得先抓到臣妾再说!哈哈……”

    于是石虎和刘贵妃大白天的就想蕙兰宫里玩起了捉迷藏,陆安和小香等人只能在门外听着这嬉闹的声音。

    此时的西华侯府里,石闵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去向石瞻告辞。

    “公子又要去军营了吗?”秦婉站在石闵的屋子门口问道。

    石闵转过身,见秦婉正看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回答:“是的,该回军营了,弟兄们还等着我一起训练。”

    秦婉走进了石闵的房间,看了看桌上的包袱,低着头说道:“男儿志在四方,公子一定要像将军那样,在战场上杀敌建功,将来好为我们汉人谋福才是。”

    “这是自然,我一定要成为父亲那样优秀的统帅,能够指挥千军万马。”

    “将军足智多谋而又勇猛无敌,可堪比汉之骠骑将军霍去病。”

    石闵笑笑,一本正经的说道:“那我至少会像西域副校尉陈汤那样,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秦婉捂着嘴笑了笑,石闵问道:“秦姑娘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公子一本正经的样子好可爱。”秦婉咬了咬嘴唇,略有羞涩的看了一眼石闵。

    石闵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有吗?”

    秦婉笑着不说话。

    “对了,昨晚黎妈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她只是喝的有点多了,所以有些口不择言,冒昧之处还望秦姑娘和先生不要介意。”

    秦婉一听到石闵提及昨夜黎妈在众人面前说的那些话,更加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转过身,不敢对着石闵,低着头搓着衣角,低声说道:“我知道,黎妈就是随口说说而已,公子也不必当真。”

    “那……秦先生当真有门户之见吗?”石闵试探性的问道。

    秦婉摇摇头,没有说话。

    “你的意思是秦先生没有这样的想法?”秦婉依旧摇摇头,没有转身,更没有说话。

    “又摇头?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啊?”石闵说着,走到秦婉的面前,双手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问道:“你都把我弄糊涂了。”

    秦婉微微有些脸红,抬头看着石闵说道:“我摇头的意思是我不知道,你若想知道,去问父亲就是了,笨蛋!”

    秦婉说着,往石闵手里塞了一块锦帕,便跑出了石闵的屋子。

    “秦……”石闵还没反应过来,秦婉已经跑了出去。

    石闵看了看秦婉塞在他手里的一方锦帕,见上面似乎有些图案,便打开,看了一下,锦帕上写着几行小字,字体娟秀,想必是出自秦婉之手。石闵仔细看了看,上面写道:“有杕之杜,生于道左。彼君子兮,噬肯适我。中心好之,曷饮食之。”

    石闵心中一喜,轻轻将锦帕攥在手中,靠在胸前,傻傻的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