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乌木铜饰
    ,!

    谭渊走进了里屋,将一份手书递给了石遵,低声说道:“宫里来消息了!”

    石遵接过手书,看了下,面露喜色,将手书递给了谭渊,站起身说道:“小香干的不错,这件事你去安排一下。”“是……”谭渊默默点头,退了出去。

    初三一大早,刘贵妃早早的命人就收拾好行囊,准备前往卧龙山。

    “娘娘,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咱们现在就出发吗?”小香在一旁问道。

    “陛下派来的那些个奴才们都到了吗?”刘贵妃依旧坐在镜子前,不停的摆弄着自己的发簪。

    “回禀娘娘,他们已经在蕙兰宫外等候多时了。”

    “那还等什么?早些走吧,这鬼地方本宫真是一刻都待不下去了!”刘贵妃说着,站了起来,小香连忙上去扶着。

    “娘娘今日真漂亮。”小香偷偷瞄了一眼刘贵妃。

    “就你的小嘴甜!你的意思是本宫平日里就不漂亮了?”刘贵妃故意说得。

    小香急中生智,连忙回答:“奴婢没有这个意思,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娘娘今日比往日更漂亮,因为今日娘娘可以出宫游玩了。”

    “哎呀!要是这是蕙兰宫里的奴婢们都和你一样乖巧,本宫倒也不会觉得那么无趣了!”刘贵妃轻轻敲打了一下小香的脑门。

    小香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笑着说道:“奴婢在娘娘身边伺候,为的就是讲娘娘的起居和心情都伺候好!”

    “真乖!你好好在本宫身边待着,到时候本宫必定让陛下赐给你一个如意郎君!放你出宫嫁个好人家!”

    “奴婢才不要出宫嫁人呢!奴婢就愿意一直在娘娘身边伺候着!”小香的几句话逗的刘贵妃甚是开心。

    刘贵妃带着几个婢女走出了蕙兰宫,十几个侍卫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属下侍卫副统领文苍参见贵妃娘娘。”为首的一个侍卫副统领见刘贵妃出了蕙兰宫,连忙下跪行礼。

    “起来吧。”刘贵妃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微微抬手示意文苍起身。

    “谢娘娘!”文苍站起身,与其他侍卫站成一排。

    刘贵妃看了看这个叫文苍的侍卫统领,大约三十岁左右,生的虎背熊腰,一脸络腮胡子,便问道:“本宫不过是去趟卧龙生烧几炷香,求个愿而已,你们来这么多人做什么?”

    刘贵妃看了看文苍身后的十几个人,一个个都人高马大。

    文苍目视前方,没有直视刘贵妃,大声回答:“回禀娘娘,这是陛下的意思!属下也是奉命陛下之命前来保护娘娘安全来回。”

    刘贵妃撇了撇嘴,说道:“被你们一群臭男人跟着还真是不舒服!本宫告诉你们,到了卧龙山,没有本宫的命令你们不允许靠本宫太近!别影响本宫的心情!都听到了没有!”

    “陛下命令,属下职责所在,必当保护好娘娘,不过娘娘不必担心!属下必定不会影响娘娘的雅兴!”

    “那最好!”刘贵妃说着,准备转身,又问道:“你叫文苍是吧?”

    “正是属下!”

    刘贵妃看了看文苍,忽然笑了起来,指着文苍说道:“你一定不是你爹娘亲生的,你看看你爹娘给你娶的什么名字?又是蚊子又是苍蝇的!哈哈哈哈……”

    刘贵妃忽然取笑起文苍的名字,然后转身一边走一边对小香笑着。

    文苍面无表情,什么都没说。

    刘贵妃与小香坐在马车里,由文苍带着十几个侍卫跟随着,一起出了邺城,往卧龙山方向去了。

    年前的几场大雪还没有完全消融,此时若站在邺城的城楼上,一眼望去还是白茫茫的一片。

    小香拉开马车的布帘,看了看外面,对刘贵妃说道:“娘娘你看!咱们出了邺城了!还是外面的积雪好看!白茫茫的一大片!”

    刘贵妃也伸出头超外面看了看,然后回到马车里,说道:“本宫进宫着几年,除了回了几次娘家,还不曾离开邺城,更没有看看邺城外面是怎么样。现在看来这外面的世界果然比宫里好多了。”

    “那是肯定的,不然奴婢怎么会劝娘娘前去卧龙山小住几天呢?”

    “你问一下那个苍蝇,到卧龙山还有多久?”

    小香一时没反应过来,问道:“娘娘您说的是问哪位?”

    刘贵妃白了小香一眼,指了指外面。

    小香毛瑟顿开:“哦~奴婢明白了。”于是小香拉开了帘子,冲着车队前面喊道:“文统领!”

    文苍听到有人喊他,立马调转马头,骑马来到刘贵妃的马车旁边,拱手问道:“姑娘,呼唤属下莫不是娘娘有什么吩咐?”

    “我家娘娘问你,到卧龙山还需要多久?”

    文苍看了看路面,回答说道:“大约需要近两个时辰。”

    “什么?要两个时辰?怎么这么久?邺城离卧龙山不就几十里路吗?”

    文苍从容答道:“姑娘有所不知,此去卧龙山确实只有几十里路,不过前些天刚刚下过大雪,现在积雪正在消融,路面很是泥泞,马车无法快速前行,姑娘若想快点到卧龙山,可骑马随我等前去,半个时辰足矣。”

    “你!”小香被文苍的话噎的无话反驳,忿忿的把头缩回了马车里,放下了帘子,对刘贵妃说道:“娘娘你看这人,怎么说话呢这是?”

    刘贵妃倒是无所谓,把玩着挂在脖子上的一串翡翠珠子,说道:“你看他那五大三粗的糙汉样,难道你还指望他能跟你说什么温柔贴心的话不成?”

    小香嘟哝道:“奴婢才不要这个人说什么温柔贴心话呢,想想都恶心!”

    刘贵妃“噗嗤”一下笑了起来,摸着小香的脸说道:“哎呀,看看这小脸嫩的,你这是还不懂男女之事,等你懂了,就不会这么说了,哈哈哈哈……”

    小香有些脸红,埋着头低声说道:“奴婢才不要懂这些呢,奴婢只要懂娘娘的心思就好了。”

    刘贵妃见小香脸红,笑的更加开心了。

    文苍带着人一路往西,马车在泥泞中一直晃晃悠悠,走了近两个时辰,才到了卧龙山下。

    马车忽然停下,小香刚拉开帘子,文苍已经下马,对着刘贵妃的马车行礼说道:“启禀贵妃娘娘,卧龙山到了。”

    小香见刘贵妃还在打盹儿,便轻轻摇了摇刘贵妃,小声说道:“娘娘,咱们到了!”

    刘贵妃慢慢睁开眼,问道:“到了吗?”

    小香点点头,说道:“再不到,咱们这骨头都要散架了,来吧娘娘,我扶您下车。”

    小香说完,拉开帘子先跳下了马车,赶车的太监连忙从马车后面搬来了一张木梯,放在马车旁边。

    刘贵妃在小香的搀扶下走下马车,伸了个懒腰,闭着眼深深吸了口气,片刻之后缓缓说道:“这山里的空气比宫里不知道好多少,本宫心情似乎都立马好了一点。”

    刘贵妃睁开眼,往前走去,小香连忙在一旁扶着。

    “这些车马是谁家的?居然来的比咱们还早。”刘贵妃指着不远处的十几匹马和几辆马车问道。

    小香顺着刘贵妃指的方向望去,看了半天,摇摇头说道:“奴婢也不知道,说不定是附近哪个富户之类的吧。”

    刘贵妃往前走去,站在离马车十几步远的地方停住,细细看那马车,用的是结实的乌木架子,马车上的坠饰也不是普通的绳结,清一色的铜饰。

    “看来今日来的这些,不是一般的富户,走吧,咱们上山,看看来的是什么大人物。”刘贵妃说着,朝通往山上的石道走去。

    “娘娘怎么知道这来的不是一般的富户?”小香一边扶着刘贵妃,一边问道。

    “你没见那马车用的是乌木架子,就连坠饰都是铜饰吗?一般的人哪用得起这样的东西?”

    “原来如此!还是娘娘心细!”小香在一旁奉承。

    刘贵妃与小香在前面走着,文苍手下的几个侍卫则两人一组抬着刘贵妃的几个大箱子,这都是她从宫里带来的行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