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卧龙山上
    ,!

    冬雪刚过,卧龙山上到处皑皑白雪,上山的石道台阶皆为大块的青石条铺成,路面不是很平整。台阶约六尺宽,只可三人并排而行,台阶一边是石壁,另一边则是简易的木栅栏。

    远远望去,卧龙山上山势起伏延绵不绝。此时太阳已经完全出来,覆盖着厚厚积雪的卧龙山,在阳光的映照之下,一片金光,宛如神佛降世。

    “娘娘您看!多美啊!”小香指了指远处的山峦。

    刘贵妃抬头看了看,扶着旁边的木栅栏,喘着气,说道:“风景美是美,不过也累死本宫了。”

    刘贵妃平日养尊处优,哪走过这么多路?这从山脚到这里不下一千步台阶,自然是累的够呛。

    “还有多久?”刘贵妃喘着气问道。

    小香往山上看了看,已经能看到道观,兴奋的对刘贵妃喊道:“娘娘,就快到了。”

    小香刚说完,就看到不少男男女女从山上下来,一边走还一边嘀嘀咕咕,看到刘贵妃等人,则立马闭嘴不言,眼睛不停的瞟着他们。

    “娘娘,怎么这么多人从山上下来?”小香看着下山的人问道。

    “管那么多干嘛?咱们先上去看看再说!”刘贵妃说完,朝小香伸出手,说道:“快点来扶着本宫。”

    “诶!”小香连忙扶住刘贵妃。

    刘贵妃艰难的迈着步伐,在小香的搀扶下终于到了乾生观门口,连忙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了下来,小香则在一旁给刘贵妃捶肩捏腿。

    “文统领,麻烦你去道观里打点一下,咱们要在这里住几天。”小香一边给刘贵妃捏腿,一边对文苍说道。

    文苍默默点头,往道观门口走去,只见道观门口站着几个士兵,见文苍走来,立马伸手示意,喊道:“来者何人?”

    文苍一愣,平时都是他拦别人,今日反倒被别人给拦了,很是不爽的问对方:“我乃禁军侍卫副统领文苍,你们是何人?为何在此?”

    其中一个领头模样的人走上前,拱手行礼答道:“我们是庆王府的府兵,您既然自称是文副统领,烦请出示您的腰牌。”文苍一听这话,更加恼火,无奈对方自称是庆王的人,他又不敢发作,只好有些不情愿的拿出了自己的腰牌,在他们面前晃了一下,说道:“看清楚了!如假包换!”

    那几个人自然一眼就看出这是禁军的腰牌,有些客气的说道:“不知文副统领来这乾生观有何贵干?”

    文苍白了他们一眼,说道:“来道观还能干嘛?自然是求神拜佛,那你们来又是干嘛?怎么?站在这里是不让人进去吗?”

    领头的那人说道:“那恐怕文副统领今日是白跑一趟了,我们家王爷今日已经将这道观包了五天,这五天之内,不允许闲杂人等来烧香求愿,所以文副统领还请先回吧。”

    文苍笑着回答:“我奉陛下之命护送刘贵妃娘娘前来乾生观替陛下求愿,难不成这道观也进不了吗?”

    那几个人一听是奉圣上之命前来,自然不敢怠慢,对文苍说道:“文副统领请稍后,待我禀报庆王。”

    文苍点点头,然后转身朝台阶处走去。

    小香见文苍在门口墨迹了半天还没进得了道观的大门,便问道:“文副统领,怎么回事儿啊?那些人都是些什么人?”

    文苍看都没有看小香,恭恭敬敬的对刘贵妃行礼说道:“启禀娘娘,乾生观已被庆王殿下包了,说是不允许闲杂人等前来,臣已经告知娘娘是奉陛下之命前来,他们已经去通报给庆王殿下,请娘娘稍候。”

    刘贵妃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道:“行了行了,本宫知道了,这庆王当这里是饭馆呢?还包场?哼~”

    不一会儿,道观里走出了几个人,为首的那个人一身华服,剑眉高额,一头乌发用玉带束起,一双眼睛如烟夜一般深遂,来人不是庆王又会是谁?

    庆王面带微笑,走到刘贵妃面前,恭敬的行礼问候:“石遵给贵妃娘娘请安!”

    刘贵妃坐在那并没有起身,似笑非笑的说道:“庆王殿下就不必与本宫客气了,听说庆王殿下今日到这道观,还不允许我们这些闲杂人等进去烧香求神了?”

    石遵笑着回答:“娘娘说的是哪里话,您奉我父皇之命前来祭拜,我岂能不让您进去呢?”

    刘贵妃站起身,拂了拂衣袖,看着石遵,问道:“本宫倒是很好奇,庆王殿下从来不求神拜佛,今日怎么会有兴致来这山间一座小道观来包场。”

    石遵一本正经的回答:“父皇大寿在即,我这做儿子的,总得替父皇好好祈福才是,这不是听说这乾生观香火鼎盛,所以特来此祈福,愿父皇万岁。”

    “陛下若是知道庆王殿下有如此孝心,想必也会非常高兴。不过庆王殿下把上山烧香的人都赶走了,怕是会惹得神灵不高兴吧?”

    石遵脸色微变,很快有恢复了平静,笑着拱手行礼说道:“贵妃娘娘说的是,这一点本王倒是没有想到。”

    石遵说完,伸出右手,勾了勾手指,身后一个人立马跑上前:“殿下!”

    “贵妃娘娘的话你们都听明白了吗?不要阻碍别人烧香求愿。”石遵看着刘贵妃,微笑着吩咐手下的人。

    “属下明白了!”石遵微微点头,然后笑着对刘贵妃说道:“娘娘,现在着乾生观的神灵应该不会不高兴了吧?”

    “本宫只是随口说说,殿下又何必这么认真?”刘贵妃笑了笑。

    “俗话说举头三尺有神明,既然到了这乾生观,总要心存敬畏之心,娘娘觉得是不是呢?”

    “本宫打算在这乾生观小住几日,沐浴斋戒三日,替皇上求福,不知会不会影响庆王殿下的安排?”

    “娘娘这话说的,本王也是替父皇求愿来的,既然娘娘也是此意,那多个人就多份心意,说不定这乾生观的神灵还真的就答应了咱们的愿望也未尝不可能,不如这样!本王把这道观里最大的那间厢房让给贵妃娘娘,那房间刚刚本王已经去看过,坐北朝南,十分通透,亮敞的很,打开窗子便可看到太阳,还可以看到整个卧龙山的山势走向,风景实在不错,不知娘娘以下如何?”

    刘贵妃微微一笑,推却道:“本宫怎可夺人所爱?庆王殿下的心意本宫心领了!”

    石遵扭头对身边的一个人嘀咕了几句,然后那人点点头,就走开了,石遵又对刘贵妃笑着说道:“贵妃娘娘,不必推辞,本王已经命人将房间准备好了,里面请!”

    石遵说着,侧身让了一条路,身体微微前倾,伸出右手:“贵妃娘娘里面请!”

    刘贵妃还了半礼,微笑回道:“庆王请!”

    石遵微微点头,与刘贵妃一起走进了乾生观。

    庆王石遵和刘贵妃信步走在道观之内,一边走一边看着道观里的建筑和花木。

    刘贵妃久居深宫,宫里的那些亭台楼阁早已看腻,这乾生观的屋子看起来并不华丽,倒也是别有一番风味,道家的清静无为之意十足。

    “贵妃娘娘久居深宫,不知觉得这道观如何?”石遵边走边问。

    “也就那样吧,再怎样也变不出个花来,不过宫里待久了,出来看看也好。庆王殿下走南闯北多年,不知有何高见?”

    石遵笑着回道:“本王不过是一个粗人,哪能有娘娘的品位和眼光,卧龙山的大好风景娘娘倒是应该改日去看看。”“哦?庆王似乎对这卧龙山以及这道观很是熟悉。”

    “本王不过是比贵妃娘娘早到片刻,也是听道观里道童说的,这卧龙山和乾生观,本王还真是第一次来。”

    “原来如此,本宫还以为庆王殿下是这里的常客呢。”

    石遵微微笑道:“本王素来不信鬼神,此次若不是为父皇祈福,也不会来这道观,听说还得沐浴斋戒三日方显诚心,不知是不是真有这样的事情。”

    “这是自然,在汉人的礼节里,但凡遇到祭祀朝拜等大事,都要沐浴更衣斋戒,以示诚心。这食素三日,怕是庆王殿下熬不住吧?”

    石遵笑道:“本王纵横沙场多年,不过食素三日,算不得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