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丰姿绰韵
    ,!

    石遵一边走一边时不时的悄悄看几眼刘贵妃,这刘贵妃风姿绰韵,柳眉大眼,石遵虽然有过不少女人,但是第一眼看到这刘贵妃,内心却按耐不住有一丝躁动。

    刘贵妃走在石遵的旁边,岂会不知石遵偷偷的看她,只是众人面前,不好直接揭穿罢了,也就假装不知道。

    “上次见到娘娘,还是前年本王回邺城的时候,在父皇的宏光阁与娘娘有过一面之缘,今日再见,娘娘风华依旧,美艳绝人。”石遵在一旁说道。

    刘贵妃听到石遵这样夸赞,心中自然是十分高兴,后宫的女人,尤其是刘贵妃这样以美貌得宠的,哪个不希望全天下的男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刘贵妃假装谦虚道:“庆王殿下过奖了,本宫若是真的美艳绝人,陛下岂会经常不来蕙兰宫?”

    刘贵妃说完,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石遵,石遵自然听得出刘贵妃的话外之音,心中暗自欣喜,没有说话。

    “这道观看起来确实清净的很,若是能在此多住几日,倒也不错。不知这道观为何叫做乾生观?是不是有何寓意?”刘贵妃忽然问道。

    “本王对道家的这些东西不甚了解,不如问问这道观的人。”

    刘贵妃默默点头,石遵让手下招来一个年纪少长的道士,那道士中等身材,有些瘦削,,头发微白,留着山羊胡。

    道士走到石遵和刘贵妃面前,不慌不忙的行礼,说道:“贫道乾生观玄虚,不知娘娘和殿下有何事指教?”

    “玄虚?呵呵!这个是你名字还是道号?是故弄玄虚的那个玄虚吗?”石遵听着玄虚道长的名号,不由得笑了起来。

    刘贵妃也忍不住捂着嘴笑了,不过这玄虚道士却平静如水,不愠不火,不恼不怒,依旧语气平和的说道:“玄者,虚也。虚者,玄也。”

    刘贵妃和石遵二人听的云里雾里,显然是不明白玄虚道士的意思,石遵问道:“行了行了,不管你玄还是虚,你且解释一下这道观取名乾生观是何意?”

    玄虚道士回答:“乾者,天也,乃六十四卦第一卦。此卦中的六个爻皆为阳,没有阴爻的存在。乾卦亦是刚健旺盛之运动。太上有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皆有兴衰,但又生生不息……”

    “停停停!能不能说的简单一点?”石遵打断了玄虚道士的话。

    玄虚道士正准备开口,刘贵妃说道:“行了,这位道长说的,本宫也听不懂。听闻这道观香火鼎盛,是因为这里供奉的神灵很灵验,真有此事吗?”

    玄虚道士微微笑道:“天理循环,善恶有报。清静无为,终及上善若水。灵验与否,不在神灵,而在求愿者的心里。”

    刘贵妃一脸懵懂的看了看玄虚,欲言又止,眼前的这个道士说的话,都是她完全听不懂的,再问下去,也只会显得自己无知。

    石遵有些不耐烦的问道:“厢房准备好了吗?先送贵妃娘娘去休息。”

    玄虚道士微微点头答道:“已经准备好了,庆王殿下和贵妃娘娘请随贫道来。”

    玄虚说着,侧身做了给“请”的动作。刘贵妃微微点头,对石遵说道:“庆王殿下请!”

    “贵妃娘娘请!”石遵让刘贵妃走在前面,嘴角流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奸笑。

    此时在石遵和刘贵妃的不远处,正有一双眼睛悄悄的盯着他们。

    宁王府里,石鉴正站在亭子下,高尚之走到石鉴身后,行礼说道:“殿下。”

    石鉴转过身,问道:“人已经派出去了吗?”

    高尚之默默点头:“昨日已经派出去了。”

    “希望能顺利将此事了解,否则本王只能怀疑你训练的这批死士到底行不行了。”

    “现在出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情况。”高尚之看了看石鉴。

    石鉴一听,心头一紧,问道:“什么情况?”

    “庆王忽然出现在卧龙山上,据说是也要做卧龙山的乾生观里斋戒沐浴,给陛下祈福。”

    石鉴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眉头紧锁,问道:“老九向来不信神灵鬼怪,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乾生观?”

    高尚之沉默了一会儿,幽幽的答道:“恐怕是早有预谋。”

    “高大人这句话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本王已经知道老九打的是什么算盘了。”石鉴如梦初醒,看着石鉴,然后走下台阶,对站在台阶下的高尚之又说道:“恐怕得劳烦高大人亲自走一趟了。”

    高尚之微微笑道:“无妨,听凭殿下差遣。”

    “老九的手已经伸到后宫了,若本王所料不差,老九和刘环同时出现在道观,想必是他有意安排的,说不定还会有场好戏,以此拉拢刘环那贱人,到时候再让刘环给老东西吹吹枕边风,立老九为储。”

    “殿下英明,只是如此的话,行刺一事是否还要继续?”高尚之问道。

    石鉴心里也反复斟酌,他心里明白,前日他做出的这个决定,确实有些冲动,尽管郑妃被辱让他气愤不已,但是现在庆王石遵也在乾生观,行刺成功的概率又大大下降了。

    经过反复权衡,石鉴艰难的做出了决定,于是对高尚之说道:“行刺一事,暂且搁下,你速去一趟乾生观,看看情况,必要的话,让老二那边也了解一下这件事情。”

    高尚之见石鉴答应不行刺刘环,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说道:“殿下放心,剩下的事情,老臣知道该怎么做。”

    石鉴点点头,高尚之告辞离去。

    高尚之出了宁王府,连忙上了马车。

    “大人,咱们回府还是?”下人问道。

    “不回去,先去礼部侍郎张大人的府邸。”高尚之对下人吩咐。

    “诶!”

    年节刚过,还未开朝,文武百官都无需早朝,张豹自然也天天闲着,除了为石世出谋划策,也别无他事。

    “大人,高丞相来访。”一个下人跑进来对张豹说道。

    张豹一愣,手里还拿着一卷书,问道:“你说谁来访?”

    “高尚之高丞相。”下人回答。

    张豹放下书,自言自语道:“这个老东西,从来不来我府上,今天怎么忽然过来了?”

    张豹想了片刻,抬头问下人:“高丞相现在在哪里?”

    “正在前厅喝茶。”

    “我知道了,你去通知高丞相,就说我马上就到。”

    “是!”那下人立马退出了房间。

    张豹站起身,也走了出去。

    “哎呀高丞相!眼下时值年节,忽然来访,下官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张豹还未走进前厅,便冲屋里的高尚之拱手行礼喊道。

    高尚之正坐在椅子上品茶,一听张豹的声音,立马抬起头,放下手里的茶盏,站起身迎了上去,笑呵呵的说道:“张大人,老夫路过你的府邸,进来讨杯茶喝,打扰了打扰了,老夫这是不请自来,张大人何罪之有啊?哈哈哈哈哈。”

    “丞相大人难得光临寒舍,不知方才下人给大人上的茶合不合您的口味。”张豹试探性的看看高尚之的反应。

    “哈哈哈!老夫一直听说张大人你是好茶之人,刚刚尝了几口,果然茶香四溢!”高尚之又凑到张豹耳边小声说道:“其实老夫今日是特地来你这里喝茶的。”

    高尚之说完,笑着拍了拍张豹的肩。

    张豹也算是混迹朝堂多年,朝武百官无人能被他看着眼里,唯独这高尚之,他始终琢磨不透。不过碍于自己的官职比高尚之低,每次见面也都客客气气。今日这高尚之忽然来他这里喝茶,实在是让他想不明白,高尚之是真如平时看的那样是个糊涂蛋,还是城府已经深到连他张豹都捉摸不透,张豹实心里没底。

    “难道丞相大人也是好茶之人?”张豹配合着高尚之笑着问道。

    “老夫活到这把岁数,除了品品茶,还能好什么?”高尚之捋了捋胡须,故作神秘的对张豹说道:“今日老夫不光是来你这里喝茶,还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

    张豹闻言,有些疑惑,高尚之莫名其妙的能和自己分享什么秘密?便故作镇定的问道:“大人?是什么秘密?”

    “你可知道这煮茶有哪些讲究?”

    张豹被高尚之问的一愣,心中嘀咕道:这说来说去怎么又说道茶了?老东西到底想说什么?

    高尚之见张豹在发愣,说道:“张大人?你不会不知道吧?”

    张豹回过神,连忙说道:“不不不,这个下官还是知道的,煮茶无非是水和器皿,再者还有茶叶。”

    “不错不错!那你可知什么水煮茶最好?”高尚之继续问道。

    “若单论煮茶用的水,自然是山涧泉水为最佳。”

    “妙哉!老夫今日来就是告诉你,邺城附近就有一处地方,那里的泉水乃是极品,用之煮茶,茶香四溢。有没有兴趣随老夫一起去看看?”

    张豹听完高尚之的话,瞬间觉得这高尚之简直脑子有病,神秘兮兮的跑过来,就是为了跟他说这样一件不痛不痒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