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混水摸鱼
    ,!

    张豹不好当面表现出内心的不满,假装感兴趣的问道:“不知丞相大人说的地方是哪里?下官怎么不曾听闻有这样一个地方?”

    “卧龙山!”

    “卧龙山?是不是有个道观叫做乾生观?”

    “没错没错!听说今天早上庆王和刘贵妃娘娘也去了,听闻贵妃娘娘精通茶艺,想必也是奔着那山泉去的!”

    “什么?庆王殿下和刘贵妃娘娘?现在都在卧龙山上?”张豹对高尚之说出的这个信息,感到有些吃惊。

    “对啊!所以老夫才来找你,一起去尝尝那卧龙山泉水煮的茶是什么样的味道。”高尚之假装漫不经心的说道,实则暗中观察了张豹的脸色。

    张豹故作镇定,说道:“既然丞相大人要求下官作陪,下官岂敢不从?那咱们现在就去卧龙山?”

    “现在?这未时都快过了,要不明天早上去好了。”高尚之欲擒故纵。

    “您既然都告诉下官有这样一个地方了,下官自然迫不及待的想去见识一下,走吧走吧,待下官到了卧龙山上给您沏壶茶。”

    高尚之假装犹豫:“那……咱们现在就去?”

    “现在就去,下官命人备车马。”张豹果断的说道。

    “不用了不用了,老夫的马车就在外面,咱们一同去吧。”

    “行!那下官今日就沾一沾大人的光!”

    “张大人说的哪里话!千金易得知音难求,哈哈哈哈。”

    张豹此时的心里,已经在盘算着庆王和刘贵妃同时出现在卧龙山上的事情了。庆王石遵从来不信鬼神,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若是刘贵妃去这卧龙山还能理解,庆王偏偏在这个时候上了卧龙山,就不得不让张豹怀疑,庆王是要借此机会拉拢刘贵妃了。

    张豹也许不能阻止庆王的对刘贵妃的拉拢,但是他总要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心里才能放心。

    此时在乾生观内,玄虚道士正在向刘贵妃和庆王说明沐浴斋戒的细节,庆王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玄虚说的话,他半句都没有听进去,倒是刘贵妃,似乎听的比较认真。

    “殿下,娘娘,不知贫道说的,二位还有没有什么不明之处?”

    “没有没有,你讲的很详细,退下吧。”石遵有些不耐烦被人这样啰啰嗦嗦。

    “那贫道这就告辞了。”玄虚言罢,起身准备走。

    “道长留步,本宫有一事请教。”一旁的刘贵妃喊住了玄虚。

    玄虚停住,行礼问道:“娘娘请说。”

    “听说这卧龙山的泉水清澈甘甜,乃是烹茶的上选,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娘娘说的不错,确实如此。”

    “多谢道长。”刘贵妃点点头,示意玄虚可以退下。

    石遵见玄虚走了出去,扭头对刘贵妃说道:“素闻娘喜爱烹茶,看来是真的,不知本王有没有机会试一试娘娘的茶艺?”

    刘贵妃莞尔一笑,拂袖起身说道:“庆王殿下喝惯了烈酒,怕是喝不下这中原的茶水吧?”

    石遵看了看刘贵妃,说道:“正是因为喝惯了烈酒,所以才应该尝试新鲜的,不然怎么知道这茶会不会比酒更好喝呢?”

    石遵不过三十多岁,长得也算是玉树凌风,身边有过那么多女人,他岂会看不出刘贵妃端庄外表下藏着一颗躁动的心?

    “那明日殿下可派人去取些泉水来,本宫给殿下沏壶茶,让殿下品一品。”

    石遵假装客气:“那本王先在这里谢过娘娘了。”

    就在此时,门外进来一个庆王府的府兵,走到石遵身边,贴耳说了几句话。

    石遵闻言,脸色微变,很快又恢复平静。

    “庆王殿下,发生什么事了?”刘贵妃走一旁问道。

    石遵假装笑着回答:“没事,今日真是巧了,先是本王在这里偶遇贵妃娘娘,方才手下来报,说是丞相高大人和礼部张大人也来了。”

    刘贵妃自然是不明白这是什么状况,说道:“还真是巧了,看来这乾生观名不虚传啊。”

    “既然那两位大人都来了,本王出去见见他们,娘娘好生休息。”石遵说着,便准备告退。

    刘贵妃微微点头,毕竟她一个后宫女人,不宜抛头露面。

    石遵走出厢房,远远的看到高尚之和张豹正站在那交谈。

    高尚之见庆王远远的走来,连忙先打招呼:“参见庆王殿下!”

    张豹见状,也转过身,对石遵行礼。

    “没想到能和二位大人在这里遇到,真是有缘,不知道二位大人这个时候上山,是来做什么的?不会要来烧香祈福吧?”石遵开门见山的问二人。

    高尚之抢先答道:“我和张大人来,既不是烧香也不是祈福,是来找泉水的。”

    “找泉水?什么泉水?”石遵问道。

    “煮茶用的泉水,听说卧龙山的泉水煮茶是极品,所以我约张大人一起来。没想到庆王殿下和贵妃娘娘也在这儿,所以我们二人特来拜会一下。”

    石遵对高尚之并无戒心,只把他当一个老糊涂,只是张豹已经站在燕王石世那边,他的到来,不由得让石遵心中有所芥蒂。

    “张大人陪丞相大人一起来,难不成也是来品茶的?”石遵冷眼看着张豹问道。

    张豹微微笑着,假装没有看到石遵的眼神,说道:“丞相大人邀请,下官岂能拒绝?再说下官与丞相大人一样,喜爱品茶,故而特来这卧龙山走一遭。素闻庆王殿下不信鬼神,今日怎么也会来这乾生观?难道殿下也是爱茶之人?”

    石遵脸色微变,他听得出张豹的这句话,带有挑衅的意味。石遵淡定的答道:“本王是听闻这乾生观香火鼎盛,前来求愿祈福者多有应验,所以特征父皇大寿之前,前来为陛下祈福。”

    “殿下对陛下一片孝心,陛下若是知道了,肯定非常开心。”高尚之在一旁说道。

    “本王常年不在京中,在父皇身边尽孝的时间不多,趁着眼下还在京城,自然要多多弥补自己的过失。对了!不知二位大人所说的泉水找到了没有?”

    高尚之看了看天色,对张豹说道:“这天色也不早了,张大人,我觉得不如咱们今晚暂且在乾生观住下,明日一早去道观烧柱香,再去寻那泉水,你意下如何?”

    “下官听丞相大人的安排。”张豹在一旁微微点头应道。

    高尚之转过头对石遵行礼说:“殿下,那我们二人先告辞了。”

    石遵微微点头,冰冷的看了张豹一眼。

    张豹则假装没有看到,转身随高尚之离开了。

    石遵见二人走远,朝身后抬了一下手,一个人立马走上前,石遵低声吩咐道:“派人盯着他们两个人,他们有任何动作,立马来报。”

    “属下遵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