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铁鹰锐士
    ,!

    邺城城外的军营之内,此时石闵正和李昌王世成坐在篝火旁烤火。

    “二叔,听说之前回家探亲的弟兄们都已经回来了?”石闵问坐在旁边的李昌。

    “不错,现在营里的弟兄名册也已经全部重新修订好了,只剩下四万人左右了,与鲜卑独孤南信那一战,咱们损失也不小。”李昌有些惋惜的说道。

    “这些日子我这军营里与弟兄们聊了一聊,也仔细研究了一下,我觉得咱们这支部队里缺少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李昌和王世成异口同声的问道。

    “二位叔父仔细想想,咱们交战的一般都是胡人,这些胡人个个能骑善射,神出鬼没,咱们的骑兵作战并没有那么强的机动性,而且骑兵数量不多,之前与鲜卑人的交战中折损不小,我认为有必要上书陛下再次征兵,并且训练一支强大的骑兵,人数不需要多,但是这支军队必须各个都是精锐中的精锐。这样以来,在日后的交战之中,这支队伍可以神出鬼没的袭扰敌军。”

    “你说的这一点,也有些道理,你是怎么想到这一点的?”王世成问道。

    “不久前咱们进行了军中比试,这让我想起了秦将司马错选拔精英打造铁鹰锐士的这样的举措,侄儿觉得司马错挑选铁鹰锐士的标准虽然严格,但铁鹰锐士的强悍战斗力以及其战绩足以证明他的决策是正确的。”

    王世成听完石闵的话,默默点头,沉思片刻后说道:“小闵说的没错,先秦时期,秦军的铁鹰剑士剑术高超,名闻天下,全军不过堪堪百余人,后来秦将司马错上位,在铁鹰剑士简拔制的基础上创立了铁鹰锐士制,用以挑选铁鹰锐士,全国二十万新兵,不过得区区一千六百人。铁鹰锐士的挑选标准异常严格,不但要求剑术高超,而且要求步战马战样样精通,任何兵器到手都能运用自如,因此荀子说,齐之技击不可遇魏氏武卒,魏氏武卒不可遇秦之锐士。”

    石闵接着说道:“三叔说的,也正是我想说的,诸国纷争时期,步兵以魏氏武卒最为精锐,骑兵则以赵国的胡刀骑士为最强,秦军的铁鹰锐士则是完全以超越胡刀骑士和魏氏武卒为标准去选拔的,故而在后来秦国历次的征战中,铁鹰锐士都能取得惊人的战果。兵不在多,精兵百人可抵得上一万人马,据说当年的夷陵之战,刘备大败于陆逊之手,仓惶西逃,其手下一支亲卫队名曰白眊,在统帅陈到的率领下,仅凭几百杆枪就挡住了东吴数万追兵,其战力之强悍,不可谓不强大。”

    李昌边听边点头,然后说道:“你们俩说的我都明白,不过现在去哪给你们找那么多人能够达到这些什么铁鹰锐士标准的?”

    石闵和王世成彼此看了一眼,他们都明白,想打造这样一支队伍,若以铁鹰锐士的标准去选拔,起码要十几万人,才能选出一千人左右,眼下中原人口凋敝,一时间根本找不到这么多汉族的男丁。

    王世成忽然缓缓开口说道:“我军兵丁需要补充,另外一方面,小闵的这个提议也可以考虑,至于能选出多少这样的人,就看天意了。”

    “此事不可不重视,但是一旦有人通过选拔,这样的优秀将士也必须获得相应的待遇,比如其军饷和家中赋税,应该比普通士卒更优厚。”石闵看着王世成和李昌说道。

    王世成拍了拍石闵的肩膀,说道:“这样吧,你把这个想法详细的写下来,给大哥看看,如果大哥觉得没问题,咱们尽快去找陛下,只要陛下点头,咱们就可以实施,由兵部下发招兵布告。”

    “那就这么决定了,我明日将一些细节写清楚,二叔你派人去呈报给父亲,看父亲如何定夺此事。”

    “行!”

    卧龙山上已经是一片沉寂,高尚之正在屋里掌灯,门外忽然有人敲门。

    “进来!”高尚之放下手里的书。

    一个人推门而入,端着茶水走到高尚之跟前,讲茶水轻轻放到高尚之面前,大声说道:“大人,这是您要的茶水。”

    “谢谢道长,放那就好!”高尚之看了看外面,低声说道:“所有人蛰伏不动,等候我的命令。”

    那人默默点头,退出了房间。

    石遵并未入睡,在屋里踱来踱去。

    “庆王殿下。”门外有人小声敲门喊道。

    石遵压低声音:“进来。”

    那人轻轻推开门,走了进来,还未转身,石遵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动静?”

    来人正是石遵手下的府兵,对石遵拱手行礼小声回答:“启禀殿下,那两人离开后就回了各自的厢房,没有再出来,除了期间道观里的道士送了饭食和茶水之外,没人进去过。”

    石遵挥挥手,说道:“下去吧,继续监视。”

    那人默默点头,又退出了石遵的厢房,顺手替石遵关上了门。

    “殿下,咱们还要不要按计划进行?”谭渊的声音从烟暗中传了出来。

    “暂时先不行动,张豹突然来了这里,必定不是无缘无故的,先看看情况再说。”石遵背着手,在屋里来回走动。

    “高尚之那老东西也来凑热闹,他会不会也有问题?”

    “高尚之不用管,那个老糊涂蛋,除了靠给父皇找美女混个丞相之位以外,没什么其他本事,我们只需要盯好张豹就行了,高尚之糊涂,他可不糊涂。”

    “这次是拉拢刘贵妃的绝佳机会,若是不把握住,对殿下的大业影响极大。”

    “这是自然,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本王心里总有一些不安。”

    谭渊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小声说道:“殿下也许是最近劳心劳力的累了,今夜暂且好好休息吧,明日看高尚之和张豹是否下山再说。”

    “暂时只能先这样,你先退下吧。”

    “是……”谭渊走到门边,正准备开门,忽然转身说道:“殿下,属下忽然有一计策,不知殿下有没有兴趣听听?”

    “什么样的计策,你且说来听听。”石遵有些欣喜。

    谭渊凑到石遵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石遵边听边露出笑容,然后说道:“你想的不错,就按你说的这样去做。”

    “只是这样一来,咱们要受些损失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此计谋一箭双雕,这点损失值得!”石遵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遵命,殿下您就坐等消息吧。”谭渊说完,默默的退了出去。

    此刻刘贵妃已经在小香的伺候下洗漱更衣完毕,刘贵妃坐在镜子前,说道:“今日还真是奇怪,先是遇到了庆王,再是丞相高大人和礼部的张大人也上山了。难不成这卧龙山真是什么人杰地灵的地方?”

    小香有些心虚,连忙掩饰道:“娘娘,这说明卧龙山的确是个好地方啊,听说高大人和张大人都是为了寻那煮茶的泉水来的。”

    “说到这个,明日你去让这观里的道士打些那泉水来,本宫闲来无事刚好可以煮点茶。”刘贵妃说着,走到窗前,忽然回过头看着小香,问道:“你觉得庆王此人如何?”

    小香假装镇定的回答:“我觉得庆王殿下玉树临风,仪表堂堂,很有男子气概……”

    “谁让你说这个了?”刘贵妃打断了小香的话。

    小香疑惑的问:“那娘娘是要问奴婢什么?”

    刘贵妃四下环顾,见屋外没人,朝小香招招手。

    小香连忙走上前,刘贵妃小声说道:“先前你与本宫说过陛下将来立谁为储之事,可还记得?”

    小香一愣,她心中怎会不记得?一直以来她在刘贵妃身边伺候的原因就是为了帮庆王拉拢刘贵妃。

    “奴婢记得。”小香微微点头。

    “当时你跟本宫提过,现在最有可能夺得储位的就是燕王和庆王,对吗?”

    “对啊,宫里人都这么说,娘娘您想啊,燕王的生母的先皇后,而且燕王素来在朝中口碑不错,庆王殿下战功卓著,放眼朝堂仅次于西华候,羯族旧部之中拥戴他的人也不在少数。”

    “你了解的倒是很清楚,那现在你回答本宫刚刚的问题,你觉得庆王此人怎么样?”

    小香悄悄看了一眼刘贵妃,心知刘贵妃似乎是在试探自己,若此时说庆王更好,似乎卧龙山上的这出戏就很容易被识破了。若是说燕王更好,万一刘贵妃真就选择支持燕王,那岂不是功亏一篑?

    小香沉默片刻,略有尴尬的回答:“娘娘,奴婢愚笨,真看不出庆王如何?不过今日看庆王殿下对娘娘倒还算恭敬。”

    刘贵妃有些不屑又有些许得意的微微笑道:“哼,男人不都这一个样?他对本宫恭敬除了因为本宫是他父皇的女人,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吧?”

    小香一脸木讷的看着刘贵妃,显然她是没有明白刘贵妃说的其他原因是什么。

    刘贵妃见小香一副木讷的表情,又说道:“算了算了,跟你说了也不明白,时候不早了,本宫要歇息了,去把炭炉里的碳烧的旺一点,这山里比蕙兰宫里冷多了。”

    “是!奴婢这就去。”小香点头答道。

    卧龙山上夜色已深,所有厢房的烛火都已经熄灭,整个乾生观安静的似乎能听到一根针落地的声音。

    只是这表面的安静,却让石遵和张豹以及高尚之无法入眠。石遵盘算着自己的计划以及张豹来乾生观的目的,张豹在想石遵准备搞什么花样来拉拢刘贵妃,高尚之则是在计划如何将场面搅和的越混乱越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