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黑衣刺客
    ,!

    “殿下,这么晚唤臣来不知所谓何事?”户部尚书刘远志正坐在燕王府的前厅,看着坐在离他不远处的石世。

    “素问刘尚书忠君爱国,体恤百姓,不知对本王的支持是真是假。”石世喝了一口茶,轻轻放下茶盏,看着刘远志问道。

    “殿下是仁德兼备,臣对殿下自然是忠心耿耿,难道殿下对臣有什么怀疑吗?”刘远志也不避讳。

    “刘大人青年才俊,各部尚书之中,就数你最年轻,外面都说你是沾了令妹的光,不知刘大人怎么看?”

    刘远志从容答道:“舍妹得陛下恩宠,臣自然也沾了一些光,不过臣一直以来也是恪尽职守,不敢怠误自己的职责。”

    “若是有一天,令妹站在了庆王那边,刘大人是否会受令妹的影响呢?”

    刘远志一听石世这话,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问道:“殿下此言何意?莫非我那妹妹在陛下面前说了不利于殿下的话?”

    石世摇摇手,笑着回答:“刘大人不用紧张,本王没有说令妹帮着庆王,不过本王有件事要告诉刘大人。”

    “殿下请说!”刘远志内心已经起了一丝波澜。

    石世站了起来,走到刘远志旁边,说道:“令妹现在正在卧龙山上的乾生观里,恰好,庆王也在!”

    刘远志心中一惊,问道:“殿下是如何得知此事的?”

    “下午张豹派人来告知本王,他已经去了乾生观,就是想看看庆王想利用令妹做些什么。”

    刘远志有些迟疑,说道:“舍妹应当不至于听信庆王的话,庆王此人心机颇深又心狠手辣,舍妹虽是一介女流,但应该也看得出好歹。”

    “但愿如刘大人所言。”

    刘远志有些尴尬的点点头。

    “对了,去年的户籍记录做的如何了?”石世忽然问道。

    “回禀殿下,去年的户籍登记已经做好,相比前年,户籍数似乎有所下降。”刘远志小声说道。

    “那户籍数下降的原因有没有分析过?”

    “去年李城一带饥荒,死了不少人……”

    “老九不是领了赈灾的粮食吗?还上报给父皇说灾情已经缓解,只有少部分人在拨粮前饿死,怎么会是这样?”

    “此事年前臣已经知晓,庆王为了拉拢下官,还特意命其管家谭渊送了两箱珠宝给下官,当时下官已经拒绝了。”

    “看来去年的赈灾粮定是被老九他私吞了,如此说来,令妹必定是他要拉拢的对象,以此通过令妹来拉拢你。”

    刘远志一怔,对石世跪下说:“殿下,下官不是那种追名逐利之人,纵然庆王以利诱我,下官也不会默认他的这种草菅人命的行径。”

    “那你为何不向父皇和我禀报他私吞粮食的事情?”

    刘远志有些尴尬的回答:“回禀殿下,下官只是怀疑,并没有证据……”

    石世有些愤恨的看了一眼刘远志,说道:“你早日将此事查清楚,然后告知父皇。”

    “下官知道,不过下官有一事想不明白。”刘远志抬起头看了一眼石世。

    “什么事?”

    “年前下官曾向陛下禀报过李城周边户籍数减少的问题,陛下还问了下官下降的原因,下官说极有可能是受灾的原因,陛下听了,没有任何反应。”

    石世微微皱眉,站了起来,自言自语道:“难道父皇早已经知道,还默认老九这么做吗?”

    石世忽然抬头问道:“那些户籍少了的,你查过没?主要是汉人还是羯族?”

    刘远志一愣,答到:“下官惭愧,没想到这一点……所以还没查……”

    “你去查一下,尽早给本王结果,行了,你回去吧。”

    “下官告辞,殿下早些休息。”刘远志有些不好意思的告辞。

    石世挥挥手,示意退下。

    刘远志默默的退出了燕王府的前厅。

    时辰刚过子时,冷风拂过乾生观,整个道观之内一片安宁,只听得到树枝“哗哗”作响以及阵阵风声。

    一个值夜的侍卫靠在柱子旁有些打盹。

    忽然,那侍卫被人从身后踹了一脚,一个踉跄滚倒在地,连忙爬起来转身拔刀,一看,居然是文苍。

    “副统领……”那侍卫一见是文苍,立马有些蔫了。

    文苍低声呵斥:“好大的胆子,让你值夜居然敢在这里打盹儿,若是贵妃娘娘的安危出了什么差池,你我和弟兄们都人头不保!”

    那侍卫立马跪地说道:“副统领,属下知错了,昨夜……”

    “什么人!”

    文苍忽然隐约看到百步之外忽然有个烟影一闪而过,大声喊道,立马拔刀冲了过去,跪在地上的那个侍卫被文苍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彻底吓醒,也连忙跟着跑了过去。

    文苍跑到刚刚人影出现的地方,右手握刀,谨慎的四下观察,并未发现有人。

    那侍卫也在文苍旁边,四下找了半天,也没有任何发现,于是小声对文苍说道:“副统领,这没人啊。”

    文苍一脸严肃,说道:“不可能,刚刚我明明看到有个人影一闪而过。”

    文苍说着,往前走了几步,走到刚刚人影出现的位置,蹲在地上仔细看了看,地上隐约有几个脚印,显然是刚刚有人经过留下的。

    文苍顿时脸色有些难看,这个人武艺不凡身手极快,能这么轻易的从自己眼前消失,若是真想行刺,怕是难以防范。

    “副统领,发生什么状况了?”附近的几个侍卫刚刚听到动静,也赶了过来。

    “刚刚肯定有人从这里经过,你们赶紧各回岗位,你去把所有人全部叫起来!今晚一个都不准睡。”文苍指着刚刚那个打盹的侍卫吩咐道。

    就在这时,刘贵妃的房里传出了尖叫:“来人啊!有刺客!”

    “不好!快去!”文苍大惊失色,三步并作两步冲向刘贵妃的屋子,一脚踹开刘贵妃的厢房门,刘贵妃正在四处躲避一个烟衣人的砍杀。

    忽然刘贵妃跌倒在地,那烟衣人挥刀朝刘贵妃砍去,眼看着一刀就要落在刘贵妃脖子上,只听得“铛”的一声,刘贵妃睁开眼一看,原来是文苍出刀挡住了那烟衣人的致命一击。

    “娘娘快走!”文苍朝慌了神的刘贵妃喊道。

    刘贵妃被文苍的声音喊的回了神,连忙躲开准备朝门外跑去。

    就在这时,那烟衣人趁文苍不备,一脚将文苍踢翻在地,转身朝刘贵妃追去。

    文苍倒地后见那烟衣人又想去追刘贵妃,情急之下挥刀朝那人的脚跟砍去。烟衣人见状,连忙躲开,文苍趁机一个“鹞子翻身”,从地上一跃而起,与那烟衣人形成对峙之势。

    文苍与那烟衣人四目相对,忽然那烟衣人挥手甩出一把飞刀,直击文苍的面门,文苍连忙躲开,飞刀“咚”的一下钉在柱子上,烟衣人趁机朝屋外跑去。

    此时刘贵妃已经冲到院子里,文苍手下的侍卫已经和另外几个烟衣人缠斗在一起,有几个侍卫已经倒地不起。

    刘贵妃吓的花容失色,连忙朝石遵住的厢房那边逃命。

    烟衣人冲出房间,见刘贵妃正在逃跑,立马追去,文苍也跟在身后紧追不舍。

    就在这时,刘贵妃一个踉跄再次跌倒,她慌忙的回头看了看那烟衣人,想要爬起来逃跑,无奈似乎脚受了伤,竟然无法站起来。

    文苍见状,连忙挥手将手中的刀朝着烟衣人掷了过去,想要分散烟衣人的注意力,不曾想那烟衣人似乎身后长了眼睛一般,轻松的躲开了文苍的刀,一个箭步跳到刘贵妃面前,举刀便要砍下。

    “啊~”刘贵妃吓的捂着脸尖叫起来。

    就在这时,一把长剑凌厉的刺了过来,那烟衣人忽然再次跃身跳起躲开。

    烟衣人躲开那一剑后,稳稳的站立在地,刘贵妃听到动静,睁开眼,看到石遵一身单衣,持剑站在自己面前,看着那个烟衣人。

    “什么人!竟敢行刺贵妃娘娘!”石遵厉声喝道。

    那烟衣人没有说话,挥手举刀便朝石遵劈去,石遵举剑格挡,并对身后的刘贵妃喊道:“娘娘先走。”

    刘贵妃慌乱的点点头,连滚带爬的找地方躲起来。

    烟衣人见石遵分心,刀锋一转,朝石遵肩上砍去,石遵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躲闪,没想到烟衣人的刀法极快,石遵的左臂还是被砍到了,顿时鲜血流了出来。

    文苍也已经赶了过来,抽出腰间的一把短剑,与那烟衣人斗了起来,两人翻身跳入了院子里。石遵忍着手臂的伤痛,右手持剑,也连忙加入战斗,与文苍二人联手,对付那个烟衣人。

    那烟衣人挠是身手了得,在文苍和石遵的夹攻之下连战十几个回合,以一敌二竟完全不落下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