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花容失色
    ,!

    文苍十几个手下已经将剩余的几个烟衣人团团包围,一群人混战在一起。

    打斗声惊醒了张豹和高尚之,两人慌忙穿了衣服跑了出来。张豹见石遵和文苍与一个烟衣人缠斗,便想走近一点看看,高尚之一把拉住,说道:“张大人,你还是别过去了,危险哪!咱们还是在屋里躲着吧!”

    张豹低声说道:“丞相大人放心,下官不会走的太近。”

    张豹说着,蹑手蹑脚的穿过回廊,远远的看着。

    “大人,我们要不要趁乱动手?”一个道士打扮的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高尚之身后,低声说道。

    高尚之头也没回,低声回答:“暂时都不动,这件事有问题,你们几个在附近看着,如果那几个刺客有人逃脱,至少给我抓一个带回去。”

    “属下遵命。”那人说完,转身消失在夜幕之中。

    高尚之也往前走去,就在这时,石遵的府兵喊道:“殿下快躲开!”

    高尚之和张豹闻声望去,约十个弓箭手已经准备就绪,搭弓瞄准了烟衣人。

    石遵听见手下人的声音,连忙闪身与烟衣人拉开距离,文苍也赶紧躲开,与此同时,乱箭齐发,射向那烟衣人,烟衣人挥刀挡开数箭,双腿微微下蹲,想要跳起躲开,就在这时一支冷箭不偏不倚射中了那人的大腿,烟衣人站立不稳,倒在地上。

    “停!”石遵朝身后的府兵抬手示意,然后握着手里的剑,走上前,在离烟衣人几步远的地方站住,用剑指着躺在地上的烟衣人大声问道:“你是什么人!竟敢来行刺!老实交代,我留你一个全尸!”

    烟衣人见逃走无望,挥刀想要自刎,文苍见状,甩出手里的短剑,直接扎在那烟衣人的右臂上。

    “啊!”那烟衣人吃痛,惨叫一声,松开手里的刀,左手捂着右臂,彻底放弃抵抗。

    “来人,把这个人捆起来!”石遵对身后不远处的府兵喊道。

    石遵的府兵七手八脚的跑过去,不顾那烟衣人身上有伤,将他五花大绑捆了起来。石遵将手里的剑递给身边的手下,走上前拉下那人的面罩。

    面罩拉下,文苍等人这才看清,这个烟衣人是一个汉人,大约三十多岁。

    与此同时,与文苍十几个手下混战的几个烟衣人,有两个人已经被杀,剩余的三个人,见形势不对,各自对着那些侍卫洒出一包生石灰,众人下意识的往后退,捂着眼睛和嘴巴,那三个烟衣人趁机跃身跳上房檐,几个转身便越过屋脊,消失不见。

    “追!”其中一个侍卫喊道。

    十几个人分散成三个小队,追击刚刚逃走的三个人。

    “什么人派你来的!”石遵厉声问道。

    那人一言不发,看都不看石遵一眼。

    石遵转身夺过刚刚交给手下的那把剑,抬手就要刺去,文苍见状连忙抱住石遵喊道:“殿下不可!把这人杀了,说不定我们就找不到幕后主使是谁了,到时候陛下追问,我等难以交代!”

    石遵被文苍抱住,心中暗自得意,假装挣扎了片刻,便扔掉手里的剑。

    文苍见石遵丢下了剑,立马松开手,拱手行礼说道:“殿下,下官情急之下冒犯,请殿下恕罪。”

    石遵不冷不热的回答:“无妨,刚刚本王也有些冲动,这个人就交给你移交大理寺审讯,有结果立马通知本王。”

    “是……”文苍依然半弯着腰,对石遵拱着手。

    石遵看了一眼那烟衣人,转身朝刘贵妃走去。

    此时的刘贵妃早已被刚刚的凶险吓的花容失色,坐在地上颤颤发抖。

    石遵走到刘贵妃身边,见刘贵妃身着单衣,蜷缩着双手抱着,便接过一个手下递来的斗篷,蹲下给刘贵妃披上裹好,说道:“让娘娘受惊了,请娘娘恕罪。”

    “娘娘,您没事吧!”小香终于出现,哭着跑了过来。

    刘贵妃见到小香,“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紧紧的抱着小香,不肯松手,毕竟刚刚那烟衣人两次险些得手,把她吓的不轻。

    “把娘娘送回房间吧。”石遵吩咐小香。

    小香看了一眼石遵,默默点点头,一边将刘贵妃从地上扶起来一边说道:“娘娘,没事了,咱们回屋吧,外面冷。”

    刘贵妃慌乱的点点头,披头散发很是狼狈,在小香的搀扶下回了厢房。石遵手下另外一个府兵拿来一件斗篷给他披上,石遵冷眼看了看站在不远处观望的张豹,然后对身边的人说道:“吩咐下去,立马封锁整个道观,任何人进出都需要得到本王的允许。一一搜索道观里的每个房间每个角落,务必把逃走的刺客捉拿归案。”

    “是!”石遵手下几十个府兵齐声应道。

    话说逃走的那三个烟衣人也是轻功不错,文苍手下的那些侍卫压根儿追不上。三个刺客分头跑,有两个人先后跑出了乾生观,各自散去。

    最后一个烟衣人刚刚溜出了乾生观,正准备离去,忽然停住脚步,因为他看见下山路上约五十步外站着一个人。

    二人四目相对,眼中的杀机一闪而过,自然都看得出对方的来意。

    烟衣刺客大步飞奔过去,意图先发制人,跑近一看,才发现那人穿的是一身道袍,似乎就是乾生观的道士。

    那人见烟衣刺客冲了过来,左脚往前迈出一步,微微成弓步,双臂缓缓抬起。

    那刺客纵身跃起,对着那道袍男子劈了下去。只见那人赤手空拳,侧身躲开了刺客的一刀,那刺客见一击落空,立马反手转了刀锋,朝道袍男子削去,道袍男毕竟赤手空拳,再次弯腰躲开,刺客的刀几乎贴着道袍男的面门划过,可见下的是死手。

    道袍男子见对方出手如此狠辣,趁着弯腰躲闪的时机,右手单手撑地,对着那刺客的右肩就是一脚,那刺客立马被踢翻在地,手里的刀也落在地上。刺客一个翻身从地上跳了起来,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这个道袍男子,自知不是对手,于是抬手甩出一把飞刀,射向那道袍男子,然后转身就想跑。就在这时,道袍男子飞身跃起,躲开飞刀,右手甩出一颗鸡蛋大小的木球,正中那刺客的后脑勺,刺客闷哼一声,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了文苍手下侍卫的声音:“快追!不能让他们跑了!”

    道袍男子连忙跑到刺客身边,一把将那刺客拎起,抗在肩上,飞快的跑下山去,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中。

    于此同时,那些侍卫冲出了道观,一个人影也没有看到。

    “你们看!”一个侍卫忽然指着道观的大门喊道。

    一个侍卫举着火把走了过去,众人看着门上,那道观的木门之上钉着一支飞刀。

    “一定是刚刚那个刺客留下的。”其中一个人说的。

    就在这时,一个侍卫在不远处捡起一把刀,走到大伙儿面前,拿给众人看。

    这时候,文苍赶到,问众人:“刺客呢?追到没有?”

    “回禀副统领,刺客……我们没有追到。”其中一个侍卫低声说道。

    文苍一副怒火中烧的样子,大声骂道:“没用的东西!平时叫你们好好练武,一个个都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十几个人追三个人都追不到!要你们有什么用!”

    那十几个侍卫一个个被文苍骂的不敢抬头,大气不敢喘一声,忽然文苍指着一个人问道:“你手里拿的什么?”

    那个侍卫愣了一下,见文苍看着他,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将那在地上捡到的刀递给文苍,说道:“副统领,这是属下在地上捡到的,应该是那刺客遗留的。”

    “还有这个!”另外一个人将门上钉着的飞刀拔下,递给了文苍。“刀在什么地方捡到的?”文苍问道。

    “在这里!”那个侍卫连忙跑到之前发现这把刀的位置。

    文苍朝那个侍卫走去,其他人正准备跟上来,文苍转身喝到:“都别过来,站远一点,把火把递给我!。”

    侍卫们面面相觑,不知道文苍想要干嘛,只能识趣的散开,其中一个人乖乖的把火把递给了文苍。

    文苍走到那个侍卫站的位置,然后低下身,举着火把,仔细看着地面,然后往回走,站起身看了看刚刚发现飞刀的位置,脸色略有严肃的说道:“这里刚刚发生过打斗。”

    侍卫们相互对视,显然有些不信,其中一个人问道:“副统领,那打斗的人当中,有一个是那刺客,还有一个是谁?”

    文苍抬起头骂道:“老子怎么知道!要知道还要你们干嘛!”

    那个侍卫被文苍骂的不敢再出声,低着头站到其他人身后去了。

    文苍一脸怒气的推开众人,走进了乾生观,刚走几步,回过头看那群侍卫还呆若木鸡的站在那,又破口大骂:“一个个还站在那里干什么?等着刺客过来找你们自投罗网吗?都跟我回去!”

    侍卫们成了文苍的出气筒,到底也是不敢多言,乖乖的跟在文苍身后,来到了刘贵妃的厢房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