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神秘之人
    ,!

    石遵正和谭渊站在厢房外,两人低头说着什么。石遵的左臂已经被包扎好,见文苍带着人空手而归,石遵和谭渊心里都松了口气。

    “文副统领,刺客追到没有?”石遵问道。

    文苍单膝跪地,说道:“启禀殿下,让刺客跑了。”

    谭渊站在石遵身后,有些暗自得意。石遵走上前责问道:“你们这个多人,居然能让三个刺客跑了!还怎么指望你们保护父皇的安慰?”

    文苍跪在原地,低着头说道:“请殿下恕罪,卑职没有保护好贵妃娘娘,让娘娘受了惊吓,是卑职的失职!”

    石遵见文苍左手握着一把刀右手还拿着东西,便问道:“你手里拿的什么?”

    文苍连忙将那把刀和那支飞刀呈上,回答:“回禀殿下,这是刚刚弟兄们在道观外发现的,根据卑职对现场的观察发现,刺客曾在道观门口与人发生打斗,不过现场的脚印显示,打斗仅仅几个回合,刺客和另外一个人就消失不见了。”

    谭渊和石遵脸色顿时有些难看,石遵问道:“怎么回事?为何打斗几个回合就能消失不见?”

    “卑职刚刚仔细过现场的痕迹,仅仅两人仅仅交手几个回合,其中一个人就被打翻在地。”

    “既然是打翻在地,那怎么会道观的大门外一个人都没有?你们都没追上?”

    “被打翻在地的那个人要么是被杀了,要么是被打晕了,然后被另外一个人带走了,但是被打昏过去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现场没有发现血迹,此外,被抓走的那个人,应该是那个刺客。”

    石遵心中一阵冰凉,他和谭渊都知道,这今晚的行刺是他一手策划的,现在有个刺客被一个不明身份的人给抓走,万一供出他是主谋,后果不堪设想。

    文苍见石遵没有说话,继续说道:“殿下,据卑职的猜测,掳走那个刺客的人武功极高,能在几个回合之内就将那刺客制服,这样的身手绝对不多。”

    石遵闻言,心更是凉了半截,这个不明身份的人武功如此之高,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站在石遵身后的谭渊也脸色凝重,走上前轻轻说道:“殿下,时候不早了,您先回去歇着吧,剩下的事情交给属下去处理。”

    石遵转过身,看了看谭渊,读懂了谭渊的眼神,微微点头,说道:“交给你了!”

    谭渊点头应承,转身离去。

    石遵回过头又对文苍吩咐道:“本王的府兵已经在这道观里四下搜索了,文副统领,你和你的手下就在这里继续保护贵妃娘娘吧。”

    “卑职遵命!”

    石遵转过身,正准备离开,高尚之跑了过来,边跑边喊道:“殿下,刚刚是怎么回事啊?那几个刺客抓到没?可吓死老臣了。”

    石遵停下脚步,看着高尚之那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没好气的嘲讽道:“高丞相,你这副老骨头就不要出来乱跑了,万一有个闪失,说不定还是本王的罪过呢!”

    “哪能呢?刚刚老臣也就是远远的看了一下情形,吓的没敢靠近,倒是张大人胆子大,敢走上前到近处看看。”

    石遵看了看站在高尚之身后的张豹,问道:“方才张大人躲在树后看了半天,也不出来帮忙,不知看出了什么没有。”

    张豹异常平静的看着石遵,淡定从容的回答:“卑职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岂能有殿下这般厉害身手?这不是刚刚还被殿下擒获了一个刺客吗?”

    石遵盯着张豹,张豹的眼神丝毫没有退缩之意。

    高尚之在一旁问道:“殿下刚刚抓的那个刺客有没有招供?这个刺客胆子也太大了!真应该千刀万剐!”

    “行了行了,丞相大人,你和张大人明天若是没事,就早些回邺城吧,不要妨碍本王找刺客!”石遵没耐心听高尚之啰里啰嗦,便打断了他的话,说完便转身朝自己的厢房走去。

    高尚之见石遵走远,无奈的叹了口气,拍了拍张豹,说道:“哎!本打算明天去卧龙山上看看风景,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情!真是扫兴!走吧张大人,咱们回去歇着吧,明天直接回邺城算了,改天再过来游玩一番。”

    张豹没有回答,而是两眼直勾勾的看着石遵离去的背影。

    高尚之见张豹还在发愣,便用手在张豹眼前晃了晃,说道:“张大人?”

    张豹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问道:“怎么了丞相大人?”

    “走吧,还在这里干嘛?明日早些下山吧,今晚出了这样的事情,哪还有心思喝茶?”

    张豹随口应承:“都听丞相大人的。”

    张豹说完,走开了,朝自己的屋里走去,高尚之看着张豹的背影,再看了看石遵的厢房里亮着的烛火,嘴角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转身也回了自己的屋子。

    第二天一早,石遵早早的就起来了,刚打开门,谭渊已经站在门口,两眼通红,显然是一夜没睡。

    “进来说话。”石遵说着,转身回了屋里。

    谭渊走进了石遵的屋子,将门轻轻关上,石遵低声问道:“怎么样?找到那个神秘人没有?”

    谭渊摇摇头回答:“回禀殿下,没有找到,那人下山后就失去了踪迹,属下带了几个人找了一夜也没发现线索。”

    “剩下的两个人呢?”石遵继续问道。

    “昨夜已经离开了道观,现在正在一处隐秘的容身之所。”

    “那个抓走我们人的神秘人,你一定要继续追查,不可大意。”石遵对谭渊吩咐道。

    “此事事关重大,属下知道轻重,殿下请放心。”

    “刘贵妃那里有没有什么动静?”

    “暂时没有,应该还没有起床。对了,文副统领那边,属下已经派了咱们的府兵接替他们,让他们回去歇着了。”

    石遵默默点头,朝门外走去,然后转身对谭渊说道:“本王去看望一下刘贵妃,你也休息一会儿吧。”

    “殿下放心。”谭渊恭敬的朝石遵行礼表示感谢。

    石遵出了厢房,走到刘贵妃的厢房门口,见门口所有的守卫都换成了自己的人,便轻轻叩门。

    “谁啊?”屋里传来了小香的声音。

    “开门,是本王!”石遵回答。

    小香听是石遵的声音,连忙打开门,行礼说道:“奴婢参见庆王殿下。”

    “娘娘起来了吗?”石遵问道。

    “已经起来了,只是昨夜受了惊吓,心情不是很好。”小香低声回答。

    石遵默默点头,走进了刘贵妃的厢房,见刘贵妃正坐在镜子前,一动不动。

    石遵朝小香挥挥手,小香很识趣的退了出去,顺手将门轻轻关上。

    “石遵昨夜让娘娘受惊了,真是有罪。”石遵往前走了几步,对刘贵妃恭敬的行礼。

    刘贵妃从椅子上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说道:“本宫多谢殿下昨夜的出手相救,否则早已做了那刺客的刀下鬼。”

    石遵微微点头,刘贵妃见石遵的手臂还扎着布条,问道:“昨夜殿下为救本宫受伤,不知道伤的重不重?”

    石遵笑着说道:“一点皮外伤,不碍事,只要娘娘没事就好,这样本王也好向父皇交差了。”

    “没想到本宫第一次离开邺城来着卧龙山,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想行刺本宫!”刘贵妃的眼里充满的愤恨。

    “昨夜已经抓住了一个刺客,本王昨夜就已经派人询问看管,逃走的几个刺客还在追捕之中,本王一定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那就辛苦庆王殿下了,这次的事情,本宫一定会如实告知陛下,陛下一定会对庆王殿下重重有赏。”

    “这是本王的分内之事,贵妃娘娘既然是父皇的妃子,与我就是一家人,家人蒙难,我岂能坐视不理?所以娘娘不必客气。”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着替陛下祈福一事怕是也没法继续了,咱们不如早些回宫吧,这地方本宫想想都后怕。”刘贵妃的眼神里有些恐惧。

    石遵走上前,扶着刘贵妃说道:“娘娘昨夜扭到了脚,还是先坐着歇息吧,回宫之事,本王一会儿就会命人安排。”

    石遵说完,扶着刘贵妃坐回了椅子上,他的右手却揽着刘贵妃的腰,而刘贵妃并未反抗,似乎是默认了石遵这一不轨行径。

    刘贵妃坐下后,石遵松开手站在一旁,对刘贵妃说道:“娘娘先歇息一下,本王去安排回宫的事情,这厢房外都是本王的人,娘娘不必担心安危。”

    刘贵妃看着石遵,默默的点点头,没有说话。

    于是石遵转身走出刘贵妃的房间,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殿下。”门外的小香见石遵走了出来,微微行礼。

    “你回去替娘娘收拾东西,照顾好娘娘,本王去安排娘娘回宫的事情。”石遵对小香吩咐道。

    小香点头回答:“奴婢遵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