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隔岸观火
    ,!

    高尚之和张豹一早就匆匆离开了乾生观,虽然两人都有各自的算盘,但既然已经知晓了卧龙山上昨夜的事情,剩下的就没有必要与石遵掺和了。

    到了邺城,高尚之将张豹送回,便径直去了石鉴的宁王府。

    高尚之来到宁王府的后院,石鉴正在院中练剑,高尚之走上前:“殿下。”

    石鉴听到高尚之的声音,停了下来,擦了擦额头的汗,问道:“如何了?”

    “果然不出殿下所料,卧龙山上昨夜闹腾了一宿。”

    “发生了什么状况?”

    “刘贵妃深夜被几个烟衣人行刺,在庆王和侍卫副统领文苍的保护下,那些刺客没有得手,现场杀了两个刺客,活捉一个,剩下的逃走了。”

    “没有杀了刘环,还真是有些可惜了!”石鉴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看这刺杀刘贵妃一事根本就是庆王演的一场戏,怎么可能真的行刺成功?”

    “你如何能断定那几个刺客是庆王派出来的?依本王看,这种事情庆王倒也是做得出来的,为了拉拢刘贵妃,他还真是费尽心思。”石遵说着,转身走向屋里。

    高尚之跟了上去,边走边说:“到底是不是庆王安排的这场戏,想知道怕也不难。”

    “哦?你有什么妙计?”石遵拿起桌上的已块毛巾,擦着手问道。

    高尚之微微笑道:“老臣幸不辱命,昨夜趁乱,命其中一个死士抓住了一个想要逃跑的刺客。”

    石鉴一听,两眼发亮,问道:“那刺客现在何处?”

    “已经被老臣命人秘密关押,殿下今夜就可以去看看。”

    “你不是说老九昨夜还活捉了一个刺客吗?既然他活捉那刺客,定是想要那刺客栽赃陷害,想必是这几个刺客都是硬骨头,怕不会说真话吧?”

    高尚之自信的说道:“大理寺的那些手段,老臣是知道的,恐怕还确实不能让一个视死如归的人说实话,不过老臣这些年除了给殿下训练死士,还搜罗了一些审讯的方法手段,大理寺做不到的,老臣能做到,请殿下放心。”

    石鉴满意的看着高尚之,微微点头,连声夸张:“高大人总是这样深谋远虑,有你帮助本王,倒是省去了不少心思。”

    “只是这样一来,恐怕这刘贵妃要站在庆王那边了,毕竟这救命之恩不是小恩小惠。依殿下之见,这刺客会把幕后主谋的帽子扣在谁的头上?”

    石鉴将手里的毛巾扔在一边,笑着答道:“呵呵,本王用脚想想都知道,这个烟锅老二是背定了,剩下的就看张豹怎么救老二了。”

    石遵说着,坐了下来,忽然抬头问道:“你昨日有没有把这消息传给老二那边?”

    “殿下放心,昨日老臣亲自带那张豹上的卧龙山,当晚就住在那乾生观里,那几个刺客行刺的时候,张豹躲在不远处看的清清楚楚。”

    “那就好,剩下的就看老二和老九怎么狗咬狗了,我们坐山观虎斗即可。”

    “不过老臣派人抓走一个刺客,怕是已经引起了文苍和庆王的注意。昨夜文苍已经将刺客被人掳走一事禀报给了庆王。”

    “放心,没人会怀疑到咱们头上,昨日张豹的突然出现,只会让老九怀疑这事儿是老二派人做的。”

    “殿下言之有理,看来庆王现在是骑虎难下,若他真以为那个刺客是被燕王派人掳走,那他只能寄希望于那个刺客不会变节了。”

    “那咱们就安安心心的等着好戏开场吧。”石鉴看着高尚之,衣服得意的神情。

    此时的燕王府里,石世正一脸严肃的坐在椅子上,张豹刚刚跟他说了昨夜发生的事情。

    “没想到老九会来这招釜底抽薪,连苦肉计都用上了,够狠的。”

    张豹沉默着,站在那没有说话。

    “张大人为何不说话了?”石世疑惑的问道。

    张豹叹了口气,说道:“若是单纯的以行刺救刘贵妃来拉拢刘贵妃,事情还没那么糟糕,怕就怕问题会出在昨夜被文副统领收押的那个刺客身上。”

    “此话何意?”

    张豹看着石世,严肃的说道:“殿下细想,若这真是庆王叫人演的一场戏,那绝对不可能会有刺客被抓住,至少以臣昨夜在暗处的观察,那六个刺客的身手纵然不能成功刺杀刘贵妃,也完全可以全身而退,可是偏偏有一个人被活捉了,难道庆王不担心这个人会反咬他一口?”

    石世脸色微变,看着张豹说道:“你继续说。”

    “假设昨夜行刺一事真是庆王的一场预谋,那这个被活捉的刺客必定是为了庆王的下一步计划。”

    “什么计划?”

    张豹斩钉截铁的答道:“栽赃陷害!”

    石世听完张豹的分析,全身吓出了一身冷汗,石世虽然算不上绝顶聪明,但是正常人都明白,若是这刺客有意陷害,首当其冲的必定是他。

    石世尽量平复自己的情绪,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张大人,那你说,万一这刺客被活捉真是老九一手安排的,那刺客必定会栽赃陷害给本王,说是本王主使了这次的行刺,到时候可是有嘴说不清啊!”

    “殿下稍安勿躁,容臣好好想想,这件事未必没有转机。”

    张豹说着,坐了下来,石世则是满脸期待的看着张豹。

    刚过未时,石遵已经带着人下了卧龙山,护送刘贵妃回邺城。

    石遵等人刚刚出发,文苍已经提前进了宫,行刺贵妃这么大的事情,他必须如实向石虎禀报。

    “你再说一遍!昨晚怎么回事?”石虎怀疑自己听错了,有些不信文苍的话。

    文苍双膝跪地,恭恭敬敬的说道:“昨夜子时过后,六个烟衣人意图行刺贵妃娘娘,索性有庆王殿下,臣等才能保娘娘无恙。”

    “朕的爱妃现在何处?”石虎瞪着眼睛,大声质问文苍。

    “臣先行回来向陛下禀报此事,娘娘现在应该已经在回宫的路上了,由庆王殿下亲自护送,陛下不必担心。”

    石虎一听石遵护送,心中的石头落了一半。

    “那些刺客呢?有没有抓住?”石虎又问道。

    文苍有些尴尬,立马磕头说道:“请陛下恕罪,六个刺客……臣等只抓住了一个。”

    “什么?朕让你带了十几个人去,还有老九的人,你们这么多人抓六个人还抓不到?朕养你们有什么用!”石虎说着,抓了一个杯子朝文苍砸了过去。

    文苍没有躲闪,杯子不偏不倚的刚好砸在他的脑门上,文苍一声没吭,但是鲜血很快流了出来。

    一旁的石勇见状,连忙向石虎跪下求情:“陛下,这次贵妃娘娘能够平安无事,文苍也并非没有功劳,恳请陛下看在他这么多年对陛下忠心耿耿的份上,饶了文苍这一次吧!”

    石勇说完,重重的朝石虎磕了一个头。

    石虎指了指文苍,继续骂道:“若不是这次贵妃没事,朕又看在你往日忠心耿耿的份上,早就把你砍了!滚出去!等朕了解清楚了整件事情,再来收拾你!”

    “是!”文苍依旧恭恭敬敬的朝石虎磕了一个头,起身走出了宏光阁,此时他的半边脸已经满是鲜血。

    “石勇!”石虎对跪在地上的石勇喊道。

    “臣在!”石勇直起身,准备听石虎的吩咐。

    “你!带几个人去把贵妃迎回来,直接带到这里!让庆王跟着一起过来,朕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臣遵旨!”石勇说完,也起身走了出去。

    石勇刚走出宏光阁,只听到石虎在里面咆哮:“都他娘的胆大包天!”

    话音刚落,又是一阵“丁零当啷”的破碎之声。

    石勇带了六七个人出了皇宫,径直朝城门外驰马奔去,刚好在城门口遇见了石闵。

    石闵远远的见石勇带着人骑马过来,便勒马停住,对石勇拱手行礼。

    “吁~”石勇紧急勒住了马。

    “石统领,这么火急火燎的是准备干嘛去?你不是应该在宫里保护陛下吗?”石闵笑着问道。

    石勇抬手回礼,微微喘着粗气对石闵说道:“闵公子,卑职有要务在身,就不与您多聊了,改日再去拜会。”

    石勇说完,策马飞奔而去,石闵还没来得及说话,石勇等人就跑出了很远。

    “莫名其妙的忙什么?”石闵稀里糊涂看着石勇等人背影,自言自语道:“算了,管他呢,先回去再说。”

    石闵双腿夹了一下马肚子,挥鞭抽了一下马屁股:“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