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前因后果
    ,!

    刘贵妃在庆王和石勇的护送下,终于在酉时之前赶回了皇宫,刘贵妃下了马车,被石勇安排人用娇子抬着直奔宏光阁。

    刘贵妃在小香的搀扶下,前脚刚刚迈进宏光阁,见石虎正坐在那看奏折,便哭着喊道:“陛下!”

    石虎一听是刘贵妃的声音,抬起头,看到刘贵妃在小香的搀扶下正一瘸一拐的朝他走来,立马爬了起来,迎上去,一把抱住刘贵妃,很是心疼的说道:“爱妃,别哭别哭,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刘贵妃趴在石虎怀里,哭的梨花带雨,稀里哗啦,哽咽道:“臣妾差点就见不到陛下您了。”

    “没事没事,现在你已经回宫了,在这皇宫之内,没人敢把你怎么样。”石虎说着,把刘贵妃扶着坐了下来,然后转身一脸严肃的问石遵:“听说昨夜你也在那个什么破道观,你跟朕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

    石遵先对石虎拱手行礼,淡定的说道:“回禀父皇,昨夜大约刚过子时,儿臣刚刚睡下,隐约听到外面有打斗声,父皇您是知道的,儿臣久经沙场,对这种打斗之声很是敏感,就立马起身,抽出剑就冲出了自己的厢房。”

    石遵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刘贵妃,继续说道:“儿臣跑出来后,发现有人大喊有刺客,儿臣马上命人去准备弓箭,自己就朝着传来打斗声的方向跑了过去,刚过一个转角,就看到贵妃娘娘摔倒在地,一个烟衣蒙面刺客正举着刀要杀贵妃娘娘,儿臣及时出手阻止,最后和文副统领联手活捉了那个刺客。”

    “你带了多少人上山?”石虎问道。

    “儿臣没有细数,都是府上的亲兵,由管家安排,大约五十人吧。”

    “亏你好意思说自己久经沙场,你手下五十个府兵加上文苍手下十几个人,居然只抓了一个刺客,杀了两个,还跑了三个!你们都是饭桶吗!”石虎指着石遵的鼻子骂道。

    石遵被骂的也够憋屈,无奈不敢多作辩解,这时候一旁的刘贵妃哭着说道:“陛下,您干嘛要这样骂庆王啊?昨夜若不是他及时出手,这时候陛下可就见不到臣妾了,您看庆王为了救臣妾,还被那刺客砍了一刀呢!”

    石虎看了一眼刘贵妃,回过头看看石遵还扎着布条的左臂,语气略有温和的说道:“那个活捉的刺客呢?现在在那里?”

    “启禀父皇,儿臣已经命人将那刺客送至大理寺收监,听候父皇发落。”

    “还有什么好发落的?推出去砍了!剁碎喂狗!”石虎咆哮道。

    “不行!不能就这么便宜了那个刺客,这件事肯定有人背后主使,陛下一定要提臣妾主持公道啊!”刘贵妃忽然喊道。

    石虎一听,刘贵妃的话也颇有些道理,又对石勇说道:“石勇,你亲自去大理寺那边看一下,若是那该死的刺客招了主谋是谁,立马回来向朕禀报!”

    石虎对石勇说完,转身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看了看依旧规规矩矩站在那的石遵,问道:“那你跟朕说说看,六个刺客,为何还能跑了三个?”

    “启禀父皇,这几个刺客武功很高,能派出这样身手的刺客,必定不是普通人。儿臣当时和文副统领制服那个刺客后,追击三个逃跑的并不是儿臣的府兵,而是文副统领手下的人,儿臣的府兵当时去封锁整个道观了,然后搜查每一间屋子。所以为何会逃掉三个人,父皇恐怕得问一下文副统领。”

    “去宣文苍过来!”石虎对陆安吩咐道。

    “是……”陆安连忙跑了出去。

    石虎看陆安跑出去,便端起茶杯想要喝茶,忽然停下,一脸狐疑的看着石遵,问道:“你一向不信鬼神,怎么突然跑到卧龙山去了?你别告诉朕你是去烧香求愿的。”

    石遵当然知道石虎肯定会问他这个问题,从容答道:“父皇大寿在即,儿臣虽一向不信这些,但是听闻卧龙山的乾生观香火鼎盛,不少人都慕名而去,所以儿臣这才打算去替父皇祈福,盼父皇龙体安康,恰好在卧龙山上遇到了贵妃娘娘。这才有了后面救贵妃娘娘的事情。”

    “你说的是真话?”石虎显然对石遵的话有些怀疑。

    “儿臣所言句句属实,请父皇明察!”石遵的表情很是诚恳,说完又跪地磕头。

    “陛下您怎么这样?庆王救了臣妾您还对他怀疑这怀疑那的,昨日臣妾在卧龙山遇到庆王的时候就已经问过他了,庆王说他常年在李城,不能在陛下身边尽孝,所以才趁着现在还在京城,去卧龙山为您焚香祈福的,您难道连自己亲生儿子都不相信吗?”刘贵妃在一旁替石遵说话。

    石遵低着头,心中暗自得意,很显然,刘贵妃现在已经半只脚踏进了自己的阵营。

    石虎将刘贵妃揽在怀里,说道:“朕没有不信任他,朕只是问问情况而已嘛,爱妃这是打抱不平啊?”

    “臣妾说的是实话,有过应该罚,有功应该奖!那西华候只不过是您的养子,立了战功您还封他为候呢,庆王是您的亲生儿子,救了您的女人,您却处处不给好脸色,那以后臣妾若是再有危险,谁还敢救臣妾啊?”

    石虎被刘贵妃说的有些尴尬,抬起头正准备对石遵说些什么,文苍头上缠着布条,走进了宏光阁。

    “微臣参见陛下。”文苍恭恭敬敬的对石虎行礼。

    “朕刚刚听庆王说了一下昨夜的情况,你们两个所说基本一致,不过我听庆王说,当时追击那三个逃跑刺客的,全是你手底下的人,对不对?”

    文苍看了一眼跪在旁边的石遵,回答:“没错,确实是微臣手下的那十几个侍卫。”

    “把那些人的名单写出来。”石虎说着,朝陆安眼神示意。

    陆安心领意会,将笔墨放到了文苍面前,文苍并不明白石虎的用意,但也乖乖的写下了十几个名字,交到了陆安的手里。

    陆安正准备把名单交给石虎,石虎摆摆手,说道:“不用给朕看。”

    陆安疑惑的看着石虎,文苍也没明白,石虎朝宏光阁外喊道:“来人!”

    “在!”宏光阁外的几个侍卫跑了进来,对石虎恭敬的行礼喊道。

    “把名单上的这些人全拉出去砍了!”石虎朝那几个虎背熊腰威武不凡的侍卫吩咐,又指了指陆安手里拿着的明白。

    “臣等领旨!”那几人齐声回答,然后有一个人走上前,准备接过陆安手里的名单。

    “陛下!不能杀了这些人啊!”文苍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向石虎求情。

    “你给朕闭嘴,朕是看在你这么多年忠心耿耿,而且救了贵妃的份上才没有杀你!你再敢多嘴,朕把你一起砍了!”石虎指着文苍警告他。

    “陛下,这十几个弟兄也对陛下忠心耿耿,这次若不是他们缠着那剩余五个刺客,恐怕微臣与庆王也不能顺利制服那个刺客,救了贵妃娘娘,求陛下开恩啊!”文苍说着,不顾头上的伤,重重的朝石虎磕头,很快,鲜血又流了下来。

    “开恩?他们十几个人都抓不住三个人!就这样的身手还怎么保卫这皇宫?还怎么保卫朕和宫里其他人的安危?”

    “这不能完全乖那十几个弟兄,这次行刺贵妃娘娘的六个刺客,各个身手不凡,若论单打独斗,禁军之中除了大统领,恐怕没人是他们的对手,这一点,陛下可以问问庆王殿下,当时卑职与庆王殿下联手才勉强制服那个刺客。”

    石虎看了看跪在地上的石遵,问道:“刚刚你说这些刺客身手不凡,文苍也这样说,难不成你们的串通好了,怕朕怪罪你们?”

    “回禀父皇,儿臣绝不会欺瞒父皇,文副统领刚刚所言属实,与儿臣交手的那个刺客确实身手不凡,若不是儿臣的府兵趁机用箭将他射伤,儿臣和文副统领恐怕没有那么容易抓住他。”

    石虎看了看跪在地上的石遵和文苍,对站在门口的几个侍卫吩咐道:“你们先出去。”

    那个走上前要拿名单的侍卫便将名单还给了陆安,都退出了宏光阁。

    “起来吧。”石虎淡淡看了两人一眼。

    “谢陛下。”文苍又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头,站了起来,眼里却已经满是泪水。

    石虎瞥了一眼文苍,又问石遵:“还有没有什么情况要告诉朕的?若是还有,统统都告诉朕。”

    “启禀父皇,大致上就是这样,剩下的就要看大理寺关着的那个刺客能不能供出主谋是谁了!”

    “这件事朕一定要搞清楚!邺城附近天子脚下!居然还有人敢行刺朕的女人!真是狗胆包天!”石虎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

    石遵和文苍站在那也不敢吭声,一动不动。

    石虎看了二人一眼,挥手说道:“行了,你们回去吧。”

    “遵旨!”文苍和石遵异口同声的行礼告退。

    说完,便退出了宏光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