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石世蒙冤
    ,!

    第二天一大早,石闵就早早起床出了西华候府,直奔皇宫去了,现在还未开朝,他只能先去宏光阁看看石虎在不在。

    “闵公子,今日怎么来了?好多天没有见您了。”一个在皇宫门口站岗的侍卫与石闵打招呼。

    “近日一直待在军营,今天有事奏请陛下,顺便来向陛下请安,近几天宫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石闵随口问道

    “有啊!怎么没有!前天晚上刘贵妃在卧龙山上被人行刺,听说那几个刺客各个武艺高强,文副统领亲自挑选是十几个人,都没能将他们全部拿下。”

    石闵一惊,问道:“还有这种事?谁这么大胆?敢行刺贵妃娘娘?”

    那侍卫摇摇头说道:“这个卑职就不清楚了,听说只抓到了一个刺客,现在正关在大理寺内拷问呢。”

    “文副统领亲自挑选的禁军侍卫都拿不下几个刺客?有这么厉害吗?”

    “那还有假?陛下因此特别生气。”那侍卫说着,看了看旁边,又悄悄对石闵说道:“听说陛下气的把文副统领的头都砸破了。”

    “陛下一向宠爱贵妃娘娘,也难怪陛下会发火……”石闵正说着,看到石勇也远远的过来,像是要进宫,那侍卫也乖乖的闭嘴,站回了自己的岗位。

    “石统领,这么早是从哪里过来?”石闵先打招呼问道。

    石勇走到近处,向石闵拱手行礼说道:“原来是闵公子,卑职这是刚刚从大理寺过来,进宫有事禀报陛下,闵公子这是要进宫?”

    石闵微笑着点头回答:“不错,有些事情要奏请陛下,既然这样,咱们一起去吧。”

    石勇点点头,两人一起进了宫。

    “陛下现在应该是在宏光阁吧?”石闵边走边问。

    “应该是的,今日陛下都是在宏光阁起居。”

    石闵看了一眼石勇,问道:“看大统领两眼都是血丝,这是昨日一夜没睡啊?”

    石勇朝石闵苦笑道:“陛下吩咐了重要事情,我这做臣子的总得做好了才行,不然哪敢睡觉?”

    “大统领对陛下可谓是鞠躬尽瘁啊!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大统领亲自过问?”石闵假装不知道刘贵妃遇刺一事。

    石勇微微一笑,随口说道:“不是什么大事情,以后你就知道了。”

    石闵见石勇不愿说,也就不再追问,石勇这么早从大理寺赶回皇宫,想必是大理寺的那个刺客已经招供了。

    两人没走多久,便到了宏光阁,正准备让门口的太监通报,陆安从里面走了出来。

    “陆安,陛下起来了没有?”石闵问道。

    陆安见是石闵和石勇,行礼问候:“闵公子,大统领,陛下刚刚洗漱好,此刻正准备用早膳。”

    “那就好,麻烦你向陛下通报一声,就说我有事求见。”石闵轻轻拍了一下陆安。

    “闵公子稍等,奴才这就去通报。”陆安点头答应,便又进了宏光阁。

    没过多久,陆安跑了出来,对二人说道:“陛下宣二位进去。”

    石闵微笑朝陆安点头,表示感谢,便走进了宏光阁,石勇也跟着走了进去。

    石闵和石勇走进宏光阁,见石虎正坐在那吃喝,恭敬的行礼喊道:“石闵(臣石勇)给陛下请安。”

    石虎抬起头看看两人,挥手说道:“起来吧,小闵,过来坐这边。”

    石虎说着,朝石闵招招手。

    石闵笑着起身,走到石虎身边坐了下来。石虎对站在下面的石勇说道:“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石勇看了看石闵,支支吾吾的没有说话。

    石虎看了一眼石闵,说道:“你大胆的说,小闵是我孙子,不是外人!”

    “是……”石勇咽了一下口水,说道:“昨夜臣和大理寺监审讯了一夜,那刺客终于招了。”

    “谁派人干的!”石虎一听有了主谋,连忙问道。

    石勇吞吞吐吐的说道:“是……”

    “是谁!”石虎很没耐心。

    “是燕王殿下……”石勇说完,低下了头,不敢看石虎。

    “此话当真?那刺客真的是这样说的?”石虎虽然很是愤怒,但仍然对石勇从刺客身上得到的结果有些难以置信。

    只见石勇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折好的纸,走上前递了过来,石闵连忙接过,递给了石虎。石虎接过那张纸,打开看了起来,越看脸色越不好。

    石勇在一旁说道:“这是那刺客的供状,下面有大理寺监的印鉴。”

    石虎看完,将那供状扔在地上,大骂道:“逆子!”

    石闵看石虎那愤怒的表情,忍不住起身捡起那份所谓的供状,细细看了起来。

    “来人!去把石世给朕关进大理寺!”石虎双手狠狠的拍着桌子,朝门外的侍卫喊道。

    “是!”

    那几个侍卫领命,正准备离开去燕王府,石勇说道:“陛下!微臣觉得这件事有问题!单凭这样一份供状怎么能确定这件事就是燕王所为呢?”

    “供状都在这里了,难道还有假吗?”

    “那刺客虽然已经招供,但是仅仅凭一份供状定燕王的罪,怕是不够稳妥,微臣恳请陛下查清此事原委,再决定是否要问罪燕王。”

    “你现在去把那刺客带到朕这里来!朕要亲自审问他!”石虎吼道。

    石勇有些为难的说道:“启禀陛下,今日一早,那刺客刚刚认罪画押,就……就咬舌自尽了……”

    “什么!你们是怎么办事的!饭桶!”

    这时候,石闵已经看完供状,对加上之前宫门口的侍卫和刚刚石虎与石勇的对话,整件事情的大概情况已经有所了解,便对石虎说道:“陛下,孙儿认为,此事还需要宣燕王殿下和文副统领以及庆王殿下一起来宏光阁,把所有的事情都问明白再做定夺。”

    石闵说完,恭恭敬敬的将那份供状放回了石虎面前,然后站在旁边。

    石虎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拿起供状,又放在了桌上,看了一眼石闵,再对陆安说道:“去!派人将老二和老九以及文苍全部叫过来!”

    “等一下。”石勇喊住了陆安,又对石虎说道:“陛下,臣听说当时礼部的张豹张大人和丞相高大人也在现场,要不要把他们二位也叫过来?”

    “去去去!都叫过来!”

    “是……”陆安点头领旨,匆匆忙忙的出了宏光阁。

    “你!去蕙兰宫,看看娘娘起来了没有,若是已经起来的话让娘娘来一趟宏光阁!”石虎对身边另外一个太监吩咐道。

    “奴才遵旨……”那个太监也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

    石勇和石闵都站在一旁,不敢多说话,生怕惹怒石虎。

    过了一会儿,石闵小声说道:“陛下,要不孙儿先告退?”

    石虎抬起头看了石闵一眼,问道:“你今日进宫是不是有事?不是听说你最近都待在军营里吗?”

    石闵有些尴尬的回答:“今日确实是有一些事情要奏报陛下,不过……孙儿要不还是改天再来吧?”

    石虎挥挥手,说道:“不用,你就在这里待着,陪朕一起把这件事理清楚!”

    “是……”石闵小声应道,然后乖乖站在了一边。

    石勇和石闵站在宏光阁内,等了大约半个多时辰,文苍和石遵等人都陆陆续续的到了。

    “父皇,急召儿臣,是有何吩咐?”石世看见这么多人在场,心中已经有些明白,果然被张豹给说中了。

    “吩咐?朕还敢对你有什么吩咐?你现在胆子大了!朕的贵妃前脚刚出宫,你后脚就派人去刺杀!你动作够快的啊!”石虎瞪着石世骂道。

    石世本就是怯懦之人,看到石虎这样一腔怒火,立马跪倒在地,问道:“父皇,儿臣不知父皇何意,还望父皇明示啊。”

    “你自己做的好事还需要朕告诉你吗?”石虎说着,将那份供状扔给了跪在地上的石世。

    石世慌忙往前爬了几步,拿起供状,两手发抖,还没看完,供状便从他的手上滑落在地,石世对石虎喊道:“父皇,儿臣冤枉啊!这件事不是儿臣派人干的!”

    “白纸烟字,还是你派出的刺客亲笔书写,你喊什么冤?你母后死了那么多年,到现在你还觉得她的死是朕的原因?你既然敢派人行刺刘妃,怎么没种直接行刺朕?啊?枉费朕对你的一番恩宠!”石虎情绪很是激动,恨不得立马掐死石世。

    石世此时已经很是慌张,言语混乱道:“父皇,儿臣是被人陷害的!这件事真的不是儿臣所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