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抽丝剥茧
    ,!

    石世的神态有些狼狈,一个劲儿的向石虎解释,无奈石虎压根儿不听他的辩解。石遵则是心中得意的看着石世跪在地上的样子。

    一旁的石闵都觉得有些看不下去,正想开口说话,看到高尚之缓缓往前走了一步,似乎有话要说。

    “陛下,老臣当时也在场,能不能让老臣也看看这供状?”高尚之小心翼翼的问道。

    石虎看了高尚之一眼,没有说话,意思是默认了。高尚之看着石虎,慢慢捡起了地上的供状,仔细看了起来,张豹也凑过脑袋,在旁边看了起来。

    不一会儿,高尚之看完,尴尬的笑着说道:“陛下,恕老臣直言……这份供状真是那刺客亲笔书写的?”

    石勇一听,立马有些不高兴了,说道:“丞相大人,卑职虽然是一介武夫,头脑没有你们读书人好使,但是还不至于糊涂到在这等重大之事上弄虚作假?陛下命我去大理寺与大理寺监一起审问那刺客,这供状上还有大理寺监的印鉴,难道丞相大人是在怀疑卑职在糊弄陛下,还顺带诬陷燕王殿下?”

    高尚之一听,连忙赔笑,摇摇手说道:“老夫没有这意思,老夫就是随口问问,石统领别介意……”

    “那你是什么意思?供状你已经看了,当时你又在那个道观里,贵妃被人行刺的时候你也看到了,说说看,嗯?”石虎问道。

    高尚之吞吞吐吐道:“这个……老臣认为燕王殿下该不会做这等荒唐事情吧,燕王的生母都过世那么久了……怎么可能因为这个心生恨意刺杀刘贵妃?这和刘贵妃又有什么关系?老臣觉得有点说不通……”

    “说不通?白纸烟字在这里,大理寺的人和石勇亲眼看到亲耳听到那刺客招供,难不成那刺客拼了自己的命诬陷这逆子不成?”石虎瞪着眼睛问道。

    张豹忽然拱手行礼,开口说道:“陛下,臣觉得完全有这种可能性。”

    “放屁,朕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不要自己的命,去这样害一个人的!”

    “荆轲刺秦,专储刺僚这样的故事不在少数,陛下不信,臣倒是相信!当时臣亲眼目睹刺杀的过程,其中并非没有疑点。”

    “什么疑点?你说说看!”

    “微臣有几个问题想请教文副统领和贵妃娘娘,不知可否?”张豹问道。

    “贵妃还没有到,你有什么问题先问文苍好了!”

    张豹微微一笑,说道:“陛下,微臣还是等娘娘来了再问比较好,这样才能理解。”

    “石勇,你去看看贵妃什么时候过来。”石虎对石勇吩咐说。

    “是!”石勇拱手领旨,斜视了一眼高尚之,便转身外外走。

    石勇还没走出宏光阁的大门,刘贵妃在小香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一进宏光阁就娇滴滴的喊道:“陛下~”

    众人面前,石虎不好太过于与刘贵妃亲昵,那样有失仪态,假装正经道:“来来来,爱妃你来的正好,本王正在找企图害你的人到底是谁派来的?”

    刘贵妃见这么多人站在石虎面前,不好意思继续撒娇,收敛了一些,恭恭敬敬的向其他人微微点头示意,然后坐到了石虎身边。

    刘贵妃见人群中站着石遵,便微微笑了一下示意,而石遵也以眼神回应。张豹是何等精明之人,这样的小动作岂能瞒过他的眼睛?于是心里便多了一分把握。

    “燕王这是怎么了?为何跪在地上?”

    石虎打断了刘贵妃的话,对张豹说道:“人都到齐了,张豹,你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吧,朕提醒你,若是问不出结果,朕拿你是问。”

    张豹听了这话,心中自然也是有些紧张的,毕竟他还是挺珍惜自己性命的,但石世若是倒了,他也不会有好下场,以庆王的行事风格,岂会不斩草除根?张豹意识到此刻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

    刘贵妃见石虎有意打断他的话,便也不再问了,乖乖的坐在那里。

    这时候,张豹走上前,对刘贵妃恭敬行礼,然后说道:“微臣礼部侍郎张豹见过贵妃娘娘。”

    刘贵妃抬起头看了一眼张豹,皮笑肉不笑的回答:“张大人客气了,不必多礼。”

    张豹直起身,看了一眼石虎,又对刘贵妃说道:“方才陛下在与我等正在讨论刺杀娘娘的那几个刺客是谁派来的,微臣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一下贵妃娘娘和文副统领,不知二位是否愿意?”

    文苍说道:“张大人你问吧,卑职一定据实而言。”

    张豹侧过身对文苍微微点头示意,然后问道:“文副统领,你能不能描述一下娘娘遇刺之前一会儿到你冲进厢房与那刺客打斗这期间的事情?”

    文苍被张豹问的有些莫名其妙,他看了一眼石虎,石虎说道:“让你说你就说!你看朕做什么?”

    文苍尴尬的避开石虎的眼神,对张豹说道:“原本卑职在屋里休息,但是有点不放心,因为毕竟是第一次在乾生观里值夜,便起来看看,打算巡视一番。卑职走到贵妃娘娘厢房附近,与手下一个侍卫交交谈了几句,忽然隐约好像看到一个人影从二十步开外一闪而过,卑职本能反应立马跑过去,却没发现一个人。不过仔细看看现场,确实有一丝痕迹显示方才有人经过。卑职立马觉得有些不对劲,连忙叫人去把所有人都叫起来,加强戒备,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贵妃娘娘的屋里穿来了尖叫呼救的声音,卑职心知不妙,便第一时间冲了进去。”

    张豹听完,微微点头,转过身对刘贵妃微微行礼,问道:“娘娘,微臣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不知娘娘可否回答一下?”

    刘贵妃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张豹便开口问道:“娘娘遇刺之前是否已经入睡?”

    刘贵妃白了张豹一眼,反问道:“张大人问的真是废话,那时候子时都过了,本宫不睡觉还能干嘛?”

    “娘娘可能没有明白微臣的意思,微臣是说,娘娘是不是已经睡着了?”

    “是的!”刘贵妃没好气的回答。

    张豹又问道:“那娘娘是怎么发现刺客的?”

    刘贵妃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不紧不慢的说道:“那是本宫命好,那刺客进屋后,不小心踢翻了我放在地上的香炉,本宫自然是被那动静给惊醒了于是就大声呼救了,同时在屋里四处躲避那刺客的砍杀。”

    张豹问文苍:“冒昧问一句问副统领,以你的身手,杀我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需要几招?”

    文苍听了张豹的话,一脸疑惑,显然是不明白张豹到底是什么意思,便问道:“张大人,卑职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张豹解释道:“我的意思是,假设我是贵妃娘娘,你是那刺客,我现在已经在睡梦中被你惊醒,你有刀在手,杀我需要几招?”

    文苍淡淡的回答,只需要一招,心数五下之内,必可取你性命。

    张豹听完,微微一笑,对文苍和刘贵妃微微行礼,然后对石虎说道:“陛下,微臣要问的已经问完了,大致有了一些眉目,不知道陛下要不要听听?”

    “说说说说说!你问了半天这乱七八糟的,把朕都搞糊涂了!”

    张豹微微点头,对石虎说道:“陛下请听微臣慢慢道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