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针锋相对
    ,!

    张豹淡定的说道:“文副统领说刺客行刺贵妃娘娘之前,曾经隐约看见一个人影在百步步外一闪而过,跑过去后却没有发现那人的身影,对吗?”

    “没错。”文苍回答。

    “而贵妃娘娘之所以发现有刺客行刺,是因为被刺客踢翻点着熏香的香炉而惊醒,这才看到刺客惊醒。”

    “刚刚这些你都已经问过了,你到底什么意思?”石虎有些没耐心了。

    张豹回答:“陛下难道没有发现这两个地方有问题吗?”

    石虎被张豹这样一问,一时反应不过来,说道:“有什么问题吗?”

    “一个刺客轻轻松松能从文副统领面前一身而过不被抓住,却在贵妃娘娘的屋里行刺时踢翻了地上的香炉,微臣怎么觉得这刺客有些奇怪呢?素问文副统领武艺高强,在禁军之中只有大统领胜的过,能不被文副统领抓住身形的刺客,为何会在行刺的关键时刻,踢翻一个香炉,惊醒了睡着了的贵妃娘娘?”

    一旁的石遵问道:“这很奇怪吗?或许是那刺客不小心呢?那时候屋里烟漆漆的,谁能看得到?”

    “好一个不小心!”张豹忽然太高了嗓音,扭头反问石遵:“难道殿下在一片漆烟的屋里,会看不到地上有一个正在点着熏香的香炉吗?香炉上虽然插着的不是蜡烛,但是熏香的火星总该看得到吧?”

    石遵被张豹这样一问,竟然也无言以对,便不再说话。

    “那也许文副统领看到的那个刺客和刺杀本宫的刺客不是同一个人呢?”一旁的刘贵妃问道。

    张豹微微笑道:“贵妃娘娘果然机智聪明,不过微臣也想问贵妃娘娘,若是您派刺客去行刺一个人,您会让身手最差的那个区担任主要的刺杀任务吗?”

    刘贵妃一愣,支支吾吾的回答:“不会。”

    “这样就对了,就算娘娘和文副统领看到的刺客不是同一个人,那至少行刺的那个刺客的身手,绝对不会在先前文副统领看到的那个刺客之下,陛下您觉得呢?”

    “朕觉得你说的没错,但是跟这件事好像没什么关系,说了半天都不知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张豹摇摇手笑着说道:“陛下听微臣把话说完,这个和刺杀一事大有关系。”

    张豹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最让人怀疑的是,这刺客在惊醒贵妃娘娘后,完全有能力在一招之内就得手,偏偏等到文副统领赶到的时候,都没有成功刺杀贵妃娘娘,这难道不很奇怪吗?”

    “你的意思是本宫死在那刺客手上才是合情合理的?”刘贵妃反唇相讥道。

    张豹连忙解释道:“微臣并没有这个意思,微臣之上就事论事,请娘娘不要介意。”

    这时候,一旁的石闵对石虎说道:“陛下,孙儿似乎听明白了张大人的意思,这件事好像是有问题。”

    石虎见石闵也这样说,不由得问道:“什么问题?”

    “方才张大人问的几个问题,看似没有逻辑,实际上却机密相连,按照文副统领的描述,那刺客的身手应该是在文副统领之上,照理说不可能会刺杀失手,可是却在行刺的过程中偏偏接连出现了两个反常失误。”

    “你怎么知道那刺客的身手在文苍之上?”

    “想要这二十步外闪过而不被人抓住,唯一的解释就是轻功和身手超越对方,大统领,我这样说没错吧?”石闵问一直不说话的石勇。

    石勇默默点头,张豹又说道:“闵公子所言不假,当时微臣在场,曾亲眼看到文副统领与庆王殿下两人联手也只是和那刺客打个平手,若不是庆王的府兵用箭射伤了那刺客,怕是完全有可能会让那刺客跑掉。”

    “你放屁!本王岂会让那刺客跑掉?”石遵有些按耐不住。

    张豹倒不发火,对石闵说道:“闵公子您继续说。”

    “既然是有这等身手的话,刺杀贵妃娘娘完全是很轻松的一件事,但是他却没能成功,唯一的解释就是……”石闵有些吞吞吐吐,看了看石虎。

    “是什么?你快说!”石虎催道。

    “唯一的解释就是那刺客是故意的!”石闵小声回答。

    “真是天大的笑话,本王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刺客行刺时故意失手的!”石遵在一旁讥笑道。

    “那请问庆王殿下,那刺客的真实目的如果不是行刺贵妃娘娘呢?”张豹反问道。

    石遵被张豹这样一位,脸色顿时有一丝难看,眼神里透露出一丝杀机,冷冷的问道:“不是刺杀贵妃娘娘,那是有何目的?”

    张豹依旧心平气和,答道:“比如说只是为了制造一些混乱呢?好让其他人浑水摸鱼。”

    张豹说完,死死的盯着石遵。

    石遵有些心虚,对石虎说道:“父皇,这张大人的话简直是一派胡言,儿臣与那刺客交手,那刺客可是刀刀都想要儿臣的命,怎么可能不是来刺杀的?”

    “庆王殿下您这么着急做什么?微臣只是这样猜想而已。”张豹有些不紧不慢的说道。

    石遵努力平复好自己的情绪,说道:“本王何曾急了?本王只是不想张大人在父皇面前口无遮拦混淆圣听。”

    “是下官混淆圣听还是庆王殿下你自己心虚?”张豹丝毫不退缩。

    “张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本王为何要心虚?”石遵终于有些按捺不住心里的怒火。

    “张豹,你这话越说越离谱了,朕怎么好像有些听不懂了?”石虎问道。

    “陛下,燕王殿下一向循规蹈矩,为人和善,怎么可能做出这种大逆不道之事?何况这件是本身就疑点重重,微臣认为这明显是有人栽赃嫁祸给燕王殿下。那刺客被抓之时臣亲眼看到那人的容貌气度,大腿中箭,右臂被文副统领以短剑贯穿,如此都不曾色变的一个硬汉,怎么可能这样轻易的招供出他的主子。他若真心求死,有的是机会在石统领去大理寺监之前就自杀,为何偏偏要写完供状再死?这说明刺客写完供状,才是他使命完成的时候。因为供状一出,他的死不就是给这个所谓的结果来一个死无对证吗?”

    高尚之边听边点头,捋着胡子,若有所思。石虎问道:“丞相,你有何高见?”

    高尚之被石虎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忙说道:“陛下,老臣觉得张大人说的有道理!”

    “然后呢?你当时也在场,你就没什么想法?”

    高尚之尴尬的说道:“额……张大人所言,其实就是老臣想说的……”

    石虎白了高尚之一眼,他就猜到这个老东西说不出什么道道来。于是又问张豹:“张豹,那你觉得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

    张豹看了一眼石遵,对石虎拱手道:“臣没有证据,不敢妄言。”

    “石勇!昨夜你在大理寺审讯那刺客,除了这份供状,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信息?只要是那刺客嘴里说出来的,一个字都不许少!统统告诉朕!”石虎对石勇喊道。

    石勇回答:“启禀陛下,昨夜微臣上过两趟茅厕,吃了一顿饭,离开了三次,可能有几次不在那刺客身边,所以刺客说的话,微臣没能记全。不过大理寺审讯之时,有文书专门记录,微臣现在就去大理寺取!”

    石勇说完,看了一下石虎的脸色,准备转身去大理寺。

    就在这时,门外的内侍跑到大门口,跪地磕头,双手将一文书举在头顶,喊道:“启禀陛下,大理寺监刚刚派人送来文书,是昨夜审讯的详细过程!”

    石勇连忙跑去,从那太监的手中接过文书,快步走到石虎的御案前,双手递上。

    石虎没好气的一把抓过文书,看了一会儿,便扔给石闵,说道:“朕看了眼花,你替朕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是……”石闵点点头,看了一眼石遵和石世等人,众人都眼巴巴的看着石闵,等待他发现不一样的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