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身心俱疲
    ,!

    石虎显然被这件事情闹腾的烦心,闭着眼微微侧卧,对刘贵妃说道:“爱妃,给朕揉一揉,头疼的很。”

    “是……”刘贵妃爬起来,调整好坐姿,石虎的头靠在她的腿上,刘贵妃则轻轻的帮石虎按摩着。

    石遵的脸上也已经没有之前的欣喜之色,冷峻的脸庞上隐约流露出一丝愤怒与杀意。

    石闵看了很久,石虎闭着眼问道:“怎么样了?有没有头绪?”

    石闵边看边回答石虎的问题:“陛下,我看这文书所记录的刺客的话,很多地方前言不搭后语。”

    石虎一听,睁开眼,坐了起来,问道:“哪里有问题?”

    石闵连忙将文书记录递给石虎,然后用手把几处有问题的地方指出来给石虎看,然后说道:“陛下请看,一开始这刺客什么都没有说,用刑之后,一开始说自己是劫财的,后来又说是来刺杀庆王的,结果不知道那屋子里住的是刘贵妃,再后来又说是燕王指派他去刺杀刘贵妃的,至于最后为何一口咬定是燕王主使,就不得而知了。”

    “石勇,是这样吗?”

    石勇想了想,看了一眼石闵,答道:“基本差不多吧……”

    “什么叫差不多?朕都看得出来这文书记录的这个刺客供述有问题,你一个堂堂的禁军侍卫统领,除了四肢发达之外难道真的没长脑子吗?”石虎的语气越来越重。

    石勇心知石虎对他的不满,连忙跪地说道:“陛下,微臣办事不利,请陛下责罚!”

    “责罚?现在唯一的刺客已经咬舌自尽了!连个审问的机会都没有!朕把你砍了若是管用,绝对不手软!”

    石勇跪地磕头,都不敢把头抬起来,一个劲儿的说道:“微臣知罪……”

    “陛下,据微臣所知,当时虽然逃走三名刺客,但是似乎其中一个刺客被一个神秘人物给劫走了,想必真正派那几个刺客行刺的主谋,现在比陛下您还着急吧?”张豹说着,有意无意的看了几眼石遵。

    此话一出,顿时戳中石遵的软肋,他昨夜几乎未眠,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思来想去居然想不出任何头绪。

    “什么?刺客被人劫走?”石虎以为自己听错了,皱着眉头问道。

    “没错,就是刺客被人劫走,难道庆王没有告诉陛下有这回事吗?”

    “哟嚯,真他娘的什么事都让朕给遇到了,刺客被人劫走!朕到现在还蒙在鼓里!”石虎说着,站了起来,看石世还跪在地上,喊道:“行了!你给朕起来!”

    石世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低着头站到了张豹身边。

    “你们两个!为什么对朕有所隐瞒?”石虎指着石遵和文苍两人问道。

    文苍低下头,不敢看石虎,却偷偷的瞄了一眼石遵,石遵吸了口气,假装镇定,回道:“回禀父皇,儿臣与文副统领并非有意隐瞒,只是这件事过于离奇,让人匪夷所思,故而想弄明白了再向父皇禀报。”

    “朕感念你的孝心!就眼前这件事已经让朕头都要炸了!你们是不是还嫌朕不够操心!啊?滚!都给朕滚出去!”石虎一副肝胆欲裂的样子,朝众人骂道。

    张豹等人面面相觑,乖乖的齐声说道:“臣等告辞……”

    众人说完,转身都要往外走,石虎突然喊道:“站住!”

    众人立马停住了脚步,转过身看着石虎。

    “燕王石世禁足燕王府悔过,没有朕的命令不允许出来!”石虎命令道。

    石世无奈的跪地谢恩:“儿臣谢父皇。”

    石虎朝众人挥挥手,示意全部退下,然后瘫坐在地,靠在刘贵妃腿上,闭着眼,一言不发。

    石闵看到这种情况,识趣的对石虎说道:“陛下,那……孙儿也现行告退了。”

    石闵说完,转身就要走,石虎忽然闭着眼有气无力的喊道:“你留下,陪朕说说话。”

    “是……”

    石闵说着,又转过身,乖乖的站在一旁。

    石虎睁开眼,起身对刘贵妃说道:“爱妃先回蕙兰宫,朕晚些再去找你。”

    刘贵妃自知石虎现在情绪不佳,不敢骄纵,便识趣的行礼告退了。

    “坐吧。”石虎对一旁站着的石闵说道。

    “谢陛下!”石闵小声应道。

    “今日咱们爷俩不谈国事,你就陪朕随便聊聊即可。”石虎手撑着脸,一副疲态。

    “陛下想聊什么?”石闵小心的问道。

    “今日之事,朕不说,想必你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石闵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你怎么看?”石虎抬起头,忽然问道。

    石闵有些为难的说道:“陛下,这件事实在有些复杂,恕孙儿不敢妄言。”

    “张豹的言外之意,无非是暗指这件事是老九一手策划的,但是又没有证据能证明不是老二做的,这群兔崽子还真是嫌他们老子活的太久,想让朕早点气死!”

    石闵尴尬的劝慰道:“陛下,可能是您多想了,也许是有人就是想让陛下对燕王和庆王都产生怀疑而设计的一个阴谋呢?”

    “为什么这样说?”

    “刚刚不是说有一个刺客被一个神秘人给劫走了吗?那个神秘人是谁?他的目的是什么?谁都不知道。”

    “如果朕委派你来调查这件事,你有没有信心替朕查清楚?”

    石闵惊讶的看着石虎,说道:“陛下……孙儿可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的活儿,这牵扯的都是孙儿的长辈,您让我怎么查啊?”

    “算了算了,这不是你能干的事情,朕另派他人吧,你好好学习如何带兵打仗,其他的不用管。”

    “是……”石闵听到这话,心里松了口气。

    “你父亲近日如何了?有没有跟你埋怨过朕?”

    石闵连忙摇摇手,说道:“没有没有,父亲绝对没有因为之前的事情埋怨陛下。”

    “你就不要替你爹辩解了,他的脾气别人不了解,朕还能不了解?心眼死的很!否则会在这个问题上跟朕唱这么多年的反调?”

    “陛下……”

    “行了行了!说说看吧,今日过来找朕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石虎打断了石闵的回话。

    “陛下刚刚不是说不谈国事吗?孙儿的事情还是改日过来禀报陛下吧。”

    “关于什么的?你简单说说看。”

    “上次与鲜卑一战,我军损失不小,父亲与我商量后觉得有必要再次征兵。”石闵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父亲不肯招羯组人入伍,你让朕一时间去哪给他找那么多汉人?”

    “关于这个,父亲早有打算,去年李城周边不少地方闹饥荒,眼下不少流民四处避灾,父亲觉得可以在这些人当中找到身强力壮者入伍,一来可以解决一部分灾民的问题,二来可以缓解征兵的人员问题。”

    “你父亲的这个想法不错,你一会儿找陆安,让他替朕拟一道旨,带去给尤坚,让他协助你去做这件事。”

    “孙儿直接找兵部尚书?”

    “征兵一事历来由兵部负责,还有,朕再赐你一道旨,你带给刘远志,需要钱粮,问他要,朕现在没心思过问这些事情,但是朕会看你从户部调走多少钱粮,最后办了多少事情,明白了吗?”

    “陛下就不想听孙儿说说详细的打算?”石闵显然对石虎这么大方感到吃惊。

    “朕不需要知道,你若觉得能去做出结果,就大胆去做,若是觉得没有把握,就最好不要尝试,否则钱粮都出了,却没有结果,朕必定会追究你父子二人的责任。”

    石闵一时不知如何作答,石虎的反应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石虎见石闵发愣,问道:“怎么?不敢做了?”

    “这个……不是不敢做……”石闵挠挠头,低声回答道。

    “那是什么?”

    “孙儿还有一个想法,陛下要不还是听一听吧?”石闵鼓足勇气说道。

    “什么想法?”石虎见石闵似乎还有计划,便随口问道。

    “孙儿想建立一支骑兵,挑选军中精锐组成,配一最好的战马和装备,人数不需要太多,但是会消耗不少钱粮,为的就是能使这支军队拥有超凡的战斗力……”

    “就像曹操的虎豹骑一样对吗?”

    “额……大概就是那样的意思吧。”石闵连忙说道。

    “行!朕批准你的想法,还是那句话,朕要看结果,明白?你与刘远志合计一下,此次征兵需要多少钱粮,还有哪些条件,统统整理好写一份奏报上来,改日朕看了,没有问题,你就放心去做即可。”石虎一脸严肃的看着石闵。

    “是……”石闵默默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