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大难不死
    ,!

    “张大人,这次多谢你在父皇面前帮本王说话,虽然现在被禁足在府里,但是总比被关到大理寺好多了。”石世对张豹说道。

    张豹摇摇头,叹了口气,换换开口说道:“卑职也只是侥幸找到几个漏洞,当时并无十足把握,现在陛下禁足殿下,对庆王却没有任何责罚,可见陛下现在对您的怀疑还是颇大,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今早找出证据,证明这件事与燕王府无关。”

    “这件事就要拜托张大人了。”

    “刘远志刘大人是刘贵妃娘娘的兄长,不知他有没有机会探听到娘娘去卧龙山的真实原因是什么。”

    “明日叫他过来,你问问他便是。”

    “卑职不过一个侍郎,岂能质问一个户部尚书?此事还是殿下亲自过问比较好。”

    石世微微点头,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待本王问过之后,再告知你。”

    “也只能这样了。”

    “对了,前几日你是如何得知刘贵妃和老九上了卧龙山?”

    “是丞相高大人跑到卑职府上,无意中说到的,卑职觉得此事非同小可,不敢小视,便没经过殿下同意,先去了卧龙山,还望殿下恕罪。”

    石世摆摆手,说道:“若不是你上了卧龙山,看到了那几个刺客行刺的经过,怕是也找不到那么多借口暂时保住本王的性命,你何罪之有?”

    “不知殿下有没有觉得,高尚之此人有点问题。”

    “一个老糊涂蛋一个,圆滑的很,什么事情都患得患失,前顾后瞻犹豫不决。”石世随口说道。

    张豹摇摇头,说道:“卑职总觉得这都是高尚之的一种表象,否则怎会稳坐丞相之位这么多年?”

    “那是因为……”石世有些尴尬。

    “卑职明白殿下的意思,只是光靠这个,恐怕还不足以胜任丞相之位吧?”

    “那你的意思是什么?”

    张豹郑重的对石世说道:“卑职总觉得高尚之的城府太深了,深到看不出一丝破绽,这个人不可不防。”

    “难道你觉得他会帮老九?”

    “那倒不会,庆王此人傲气的很,高尚之行事猥琐,必定不会被庆王看在眼里。若是他帮庆王还好,至少咱们知道他的立场,然后有所防范就好,可是问题就在于目前卑职却看不出他有任何的目的。”

    “目的?难道你觉得他去你府上向你透露刘贵妃和老九在卧龙山上是故意的?”

    张豹看了一眼石世,微微点头道:“没错,很有可能。”

    石世起身,思索了很久,缓缓说道:“照你这样说,若是他真的是故意向你透露这个消息,那这个高尚之还真是很可怕。”

    “没错,高尚之的可怕之处在于咱们完全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他却似乎对目前的局势非常清楚。既然看的这么清楚,却没有看出他有任何打算,还真是奇怪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一切都是你的猜测,也许高尚之只是想独善其身罢了。”

    张豹微微点头,说道:“没错,卑职也只是怀疑而已,但愿一切都只是卑职的怀疑吧。”

    张豹说完,便起身对石世行礼说道:“卑职先行告辞,待殿下问清楚刘远志大人,再派人通知卑职。”

    石世点点头,张豹转身走了出去。

    此时的庆王府,庆王石遵正在大发雷霆。

    “都给本王滚出去!”屋里几个原本正在打扫的下人,被一进屋就发飙的石遵全部赶了出去,石遵气的把屋里的东西砸的碎了一地。

    谭渊站在门口,见石遵喘着气坐在那一动不动,便走了进来,行礼道:“殿下。”

    “没想到本王精心安排的这出戏,就这样被张豹给搅黄了!现在父皇都开始怀疑真的是我干的!没想到本王玩了一辈子鹰,最后居然被一只麻雀给叼了眼睛!”

    “都是属下策划不周,让那张豹找到了借口,不过殿下不必如此担忧,至少燕王被禁足了,殿下却没有,这说明那份供状还是有用的。”

    “这件事损失了本王三个精锐下属,原本以为此事会了解的非常轻松,没想到把本王也给牵扯进去了。”

    “更没有想到的是,陛下居然会派石统领亲自去大理寺参与审讯。若不是石勇在场,大理寺监完全有能力伪造一份根本看不出任何问题的供状,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后来那份文书记录那么及时送到,是你安排的吧?”

    “属下担心殿下被怀疑,便等石勇回宫后,连忙叫大理寺监将昨夜的文书记录稍稍做了修改,没想到还是没堵住张豹的嘴。”

    “人算不如天算!”石遵愤恨的说道。

    石遵沉默片刻,对谭渊说道:“先不管供状的事情,至少现在老二被禁足在燕王府,父皇对他还是颇为怀疑的,但是还有一个人没有回来,本王的心里始终不安心,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那个人,必要时刻,可以……”

    石遵说着,做了一个杀的动作。

    谭渊默默点头。

    已经回来的两个人也严加看管,说不定他们能知道点什么。

    “那刘贵妃那边,咱们还需要继续吗?”谭渊小心问道。

    “传消息给小香,让她探一探刘贵妃的口风。”石遵站起身,说道:“原本这刘贵妃已经被本王紧紧的捏在手里,张豹这厮乱了本王的全盘计划,今日在父皇面前当着众人的面质疑本王,这时候说不定刘贵妃心里也起疑了。”

    “既然是这样,那有没有必要把他给杀了?”谭渊问道。

    “若是现在把他给杀了,那等于告诉父皇这次卧龙山上的事情就是本王干的,现在还动不得他,免得引火烧身。”

    “陛下大寿之后,按照惯例您就要回李城了,咱们再不抓紧时间,今年怕是又没机会留在京城了。”

    “关键还是要在刘贵妃身上下功夫,若她能帮本王说话,此事自然还有机会。”石遵转过身,又对谭渊说道:“你退下吧,本王要一个人待会儿。”

    “是……”谭渊默默点头,抬头看了一眼石遵,退了出去。

    石闵回到西华候府,一脸郁闷的走在回廊里,秦婉迎面走了过来,对石闵喊道:“公子!”

    石闵听到秦婉的声音,猛的抬头,见秦婉笑若春花,有些不好意思的也打招呼道:“秦姑娘。”

    “听说公子您今早去了宫里,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别提了,今天尽遇到稀奇古怪的事情了。”石闵说着,坐在了回廊下的长凳上。

    “什么事情?公子看上去一脸苦闷。”秦婉说着,也坐了下来。

    “没什么,一会儿得告诉父亲。”

    “哦……”秦婉有些失落的小声应道。

    “这几日家中一切可好?”石闵问道。

    “公子放心吧,家中一切都好,将军的身体也好些了,勉强能自己走两步,被打成那样,总需要一些时日才能康复。”

    “那你呢?在府上住的可还习惯?”

    秦婉一听,立马低下头,微微点头说道:“挺好的,黎妈和大伙儿都挺照顾我的。”

    “那就好!若是有事情可以让徐三叔去城外军营找我。”

    “公子放心,我在这里一切都好,倒是你,在军营里肯定吃不好睡不好的,军营里府上这么近,难道就不能跟将军说一下,每日回家住吗?”

    “当然不能,军中不论军职,当一视同仁,否则军心不齐,战斗力必定下降。”

    “公子说的是……”秦婉说着,更加失落了。

    石闵站起身,对秦婉说道:“我该去见父亲了,今日宫里的事情还得尽快让父亲知道。”

    说完,转身便离开了,秦婉慢慢的站了起来,看着石闵匆匆忙忙的背影,内心不禁有些惆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