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急火攻心
    ,!

    石瞻听石闵说完今日早上在宏光阁发生的事情,脸色有些难看,叹着气说道:“没想到他们两兄弟为了皇位已经斗了起来。”

    “那如果是燕王和庆王相争,父亲会选择支持谁?”石闵问道。

    “我无心参与党争,原本我是谁都不想支持,但是燕王继位总比庆王要好。我看这次的事情,虽然没有证据证明是庆王干的,但是以我对庆王为人的了解,这种事情他完全做得出来。”

    “可是陛下并没有把他也禁足啊。”

    “那是因为没有证据,张豹的话再有道理,那也只是假想,没有说服力,燕王之所以被禁足,那是因为刺客的供状就说的是他。”

    “今日陛下居然说要我来查清此事,孩儿当时还吓了一跳。”石闵悻悻说道。

    “然后呢?你真就答应了?”

    “怎么可能?孩儿肯定推脱了,这件事牵扯的人都是我的长辈,真要去查,我还不知道该怎么查。而且对于处理这种事情,我一点经验都没有,所以陛下最后没有让我代劳。”

    “如此就好,咱们能不牵扯进去就尽量不要牵扯吧,帝王之家自古就是非多多。”

    “父亲说的是,孩儿也是这么想的。”石闵笑了笑,又对石瞻说道:“对了,征兵的事情,陛下让我与兵部尚书协商好后再给他奏报。”

    “陛下没有看你写的东西?”

    “没有,今日陛下哪还有心思看这些?只拉着我陪他说了一会儿话,连刘贵妃都被草草打发回了蕙兰宫。”

    “这也难怪,手心手背都是肉,陛下虽然暴躁,但虎毒不食子,燕王和庆王除非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而且有足够的证据,否则陛下也不会把他们怎么样的,最多也就是像燕王一样,被禁足在府。”

    “那征兵一事该怎么办?孩儿真的就直接去找尤大人?”

    “此事还是得我亲自去办,你没有官衔爵位,还没资格与兵部尚书议论此事,陛下这么说只是因为他今日心情欠佳。”

    “可是父亲的身体还没好,总不能让兵部的尤大人来这里谈吧?”

    “为父虽然已经封侯,但是军队节制在一定程度上还受到兵部影响,此事我若不能出面,得让你三叔去办。”

    “为何不让二叔去?”

    “你二叔脾气急躁,缺少耐心,若是让他去办,多半会坏事,相反的,你三叔稳重有头脑,知道说话的分寸。”

    “那父亲是否需要将此事告知三叔?”

    “这是自然,你代为父转达此事,过几日我就搬去军营住。”

    石闵一听石瞻要去军营,劝说道:“父亲的身体还未康复,还是留在家里修养比较好。”

    “在家躺了半个多月,实在不习惯,你就不要劝我了。”

    石闵知道石瞻固执,劝也没用,也只好听任他的。

    刘贵妃回到蕙兰宫后,一脸惆怅的坐在屋里,其余的奴婢也不敢打扰她,小香示意几个奴婢们出去,然后对刘贵妃说道:“娘娘您这是怎么了?方才从宏光阁回来后就不开心,陛下不是说要替您出气吗?”

    “你说前日在卧龙山上的事情,会不会是庆王可以安排的?”刘贵妃看了一眼小香。

    小香内心免不了有些慌张,掩饰道:“娘娘为何会这样想?奴婢觉得庆王殿下风度翩翩,不像是那样的人。”

    “可是张豹说的也有道理啊,如果张豹说的都是真实的,那么庆王就是在算计本宫!”

    “娘娘您就不必多想了,年前庆王不是还派人送了东西来孝敬娘娘吗?庆王若是有此打算,还送那么多东西岂不是多此一举?”小香边说边注意观察刘贵妃的脸色。

    “你说的也有些道理,哎……这事儿都把本宫给搞糊涂了!不过那庆王英姿勃发,确实比燕王那怯懦的样子更有王者气度。”

    “娘娘说的是,庆王毕竟是带兵打仗的人,自然更加稳重。人家都说练武之人都是粗人,我看那庆王殿下不仅能征善战,也是彬彬有礼之人。”

    刘贵妃看了一眼小香,问道:“我看你一直帮庆王说话,该不是你早已被他收买了吧?”

    小香吓的立马跪在地上,磕头说道:“娘娘说的哪里话,奴婢何曾被庆王收买了?娘娘您冤枉奴婢了。”

    “哈哈哈哈!”刘贵妃忽然捂着嘴笑道:“看把你吓的,本宫就是随口说说而已,你那么紧张做什么?”

    小香抬起头,眼泪婆娑的说道:“奴婢对娘娘忠心耿耿,娘娘可不能这样说奴婢。”

    小香说着,“呜呜”的哭了起来。刘贵妃起身对小香说道:“好了好了,起来吧,还真哭起来了?本宫与你开个玩笑还开不成了?”

    小香低着头不再哭泣,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只是用手轻轻的抹着眼泪。

    “行了行了,本宫看石瞻家那个儿子不错,一表人才器宇轩昂,听说能文能武,不如本宫去求陛下,让他把你娶回家如何?”

    小香立马停止哭泣,略有娇羞道:“娘娘您又取笑奴婢,人家才不要嫁人呢,只想一辈子待在蕙兰宫朝夕陪伴娘娘。”

    刘贵妃正想说话,门外传来了声音:“启禀娘娘,陛下来了。”

    “走走走,咱们快去迎驾!”刘贵妃说着,朝蕙兰宫外走去。

    刘贵妃带着几个奴婢跑到了蕙兰宫门口,看到石虎已经由陆安搀扶着走下步辇,连忙磕头喊道:“臣妾恭迎陛下。”

    石虎的脸色有些不好,大约这次卧龙山上的事情确实让他烦心。陆安一边扶着石虎,一边小声说道:“陛下小心。”

    石虎转过身,看到刘贵妃跪在地上,抬起手刚想说话让刘贵妃起来,忽然一阵眩晕,两眼一翻倒在地上。

    “陛下!”扶着石虎的陆安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声喊道。

    刘贵妃原本低着头,还等着石虎叫她平身呢,忽然听到“扑通”一声,接着是陆安的大喊声,连忙抬起头,见石虎已经瘫倒在地了。

    刘贵妃慌忙的爬起来,跑到石虎身边,见石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脸色苍白,蹲下身摇了摇石虎喊道:“陛下,您怎么了?快醒醒啊!”

    陆安转过头对那几个抬步辇的太监喊道:“都眼瞎了啊?还不快过来把陛下抬进蕙兰宫去?”

    那几个太监这才反应过来,慌慌张张的帮忙把石虎抬进了蕙兰宫。

    “陛下!您醒醒啊!您怎么了!”刘贵妃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石虎,哭着喊道。

    “快去太医馆传太医!”陆安对其他人吩咐道。

    “是……”另外一个小太监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

    “陆安,这是怎么回事?陛下怎么忽然这样了?”刘贵妃回过头,问站在旁边的陆安。

    陆安低头说道:“刚刚娘娘和庆王他们走后,陛下留闵公子说了会儿话,那时候就有些不舒服了,闵公子走后陛下说有些头晕,说要来蕙兰宫休息,没想到刚到这儿,陛下就这样了……奴才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这是。”

    “你们平时都是怎么伺候陛下的?陛下若有闪失,本宫饶不了你们!”刘贵妃狠狠的瞪着陆安等人说道。

    陆安与其他几个人被刘贵妃这两句话吓的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小香,你去倒点温水过来!”刘贵妃对小香吩咐道。

    “诶!”小香连忙应道。

    刘贵妃替石虎脱下鞋子,将被子盖好,这时候小香将一碗温水递过来说道:“娘娘,水来了。”

    刘贵妃接过碗,又对小香说道:“你去看看,太医怎么还没来?”

    “是。”小香又急急忙忙的转身出去,刚走到门口,就跑回来对刘贵妃说道:“娘娘,张太医来了。”

    刘贵妃连忙起身,正要走到门口,那张太医拎着一个药箱,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险些和刘贵妃撞了起来。

    那太医吓的立马往后退了两步,跪在地上大声说道:“卑职鲁莽,差点撞到贵妃娘娘,请娘娘恕罪!”

    “行了行了,你赶紧起来,去看看陛下怎么了。”

    “是……”张太医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额头的汗,径直走进了里屋。

    张太医先看了看石虎的面色,见其面色通红,两唇干裂,呼吸急促,便从药箱里拿出脉枕,垫在石虎的右手下,坐在床边,为石虎细心把脉。

    刘贵妃和陆安等人则在一旁焦急等待,众人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过了一会儿,刘贵妃问道:“张太医,陛下这是怎么了?为何忽然晕倒?”

    张太医沉默了片刻,将石虎的手放回,盖好被子,然后起身对刘贵妃说道:“回禀贵妃娘娘,陛下身体并无大碍,臣观陛下口干唇裂,面色涨红,又为陛下把脉,发现陛下的脉搏有些紊乱过快,想必是近来国事操劳,龙体疲乏,加之急火攻心,所以会头晕恶心,这才晕倒过去。”

    “那该如何调理?”刘贵妃问道。

    “娘娘不必担心,陛下现在肝火太旺,待微臣给陛下开一副方子,可疏肝气清血热,陛下安心静养二十日即可。”张太医谨慎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