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深夜之斗
    ,!

    张太医岂会不知道石虎分明是纵欲过度,加上急火攻心才晕倒,只是那样说实话,肯定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不如说几句假话。

    “陛下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刘贵妃问张太医。

    “明日就会醒,只是陛下最近几日都会比较虚弱,不宜饮酒多食,微臣稍后给陛下配几幅药,娘娘只需命人按时将药给陛下熬好,每日一次,安心静养。”

    “你确定陛下只是急火攻心?”刘贵妃问道。

    “娘娘放心,微臣不会看错的。”张太医拱手弯腰低头说道。

    “如此就好,你退下吧。”

    “是……”张太医说着,取走脉枕,拎起药箱退了出去。

    “小香,你叫个奴婢去太医馆找张太医拿药。”刘贵妃转过身对小香吩咐说道。

    “是……”

    “陆安,你们去外面候着吧,有什么事本宫会叫你们的。”刘贵妃朝陆安挥挥手。

    “奴才遵命。”

    众人都被刘贵妃打发出去,刘贵妃独自一人坐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石虎。

    石虎头发有些散乱,头发已经白了不少,尽管宫里锦衣玉食,但终究抵不过岁月沧桑,石虎已经老了。

    刘贵妃不由得想起了小香的话,如今的她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一人宠冠六宫,可是石虎毕竟已是花甲之年,还能宠他几年?刘贵妃无子无嗣,石虎百年之后,留给她的只有几十年的深宫独居。

    刘贵妃从床边站了起来,坐到了镜子前,她看了看镜中的自己,虽然容颜未衰,风韵尤在,但是她不甘心在深宫之中孤老,像郑妃那样凄惨。

    毕竟,当年她进宫的目的,为的就是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只是石虎百年之后,谁还能保她的一世荣华?

    屋外的积雪已经基本消融,春寒阵阵,屋里的炉火让人感到惬意,石闵却有些心不在焉,他的心里还想着征兵的事情。

    石闵无心睡眠,便穿好衣服,准备出去走走,刚走到后院,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

    “公子,这么晚还不休息吗?”秦婉问道。

    “心中烦闷,无心睡眠,所以出来走走,秦姑娘你不也没睡。”

    “刚刚帮黎妈把后厨打理干净,所以还没来得及回屋。”

    “那你早些回去歇着吧,时候不早了,今日你也忙了不少。”

    “没事……”秦婉低头问道:“公子能带我一起出去走走吗?”

    石闵略有尴尬,说道:“秦先生若是知道你深夜与我独处,会不会责怪你?”

    “不会的……”秦婉小声回答。

    “那……咱们走吧?”石闵试探性的问道。

    “嗯!”秦婉点点头,看了一眼石闵。

    二人出了西华候府,走到了大街上。此时邺城的大街上已经空无一人,虽说已经是年后,可是气候还是有些冷,秦婉大约出来的时候忘了穿一件厚的衣服,冷风中冻的有些发抖,只能紧紧的跟在石闵身后。

    石闵自然不是傻子,他看到了秦婉有些哆嗦,连忙脱下自己的斗篷,披在秦婉身上。

    “公子,我没事!”秦婉说着,要将斗篷脱下还给石闵。

    石闵将斗篷裹在秦婉身上,说道:“我没事,习武之人不怕,倒是你身子比较弱,还是将这斗篷裹着比较好,免得着凉了。”

    “谢谢公子……”

    “秦姑娘,咱们认识有一个多月了吧?”石闵忽然问道。

    “一个月零五天。”秦婉小声说道。

    石闵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笑着说道:“还是你记得比较清楚。”

    “公子军务繁忙,这些小事自然不会记得那样清楚。”

    石闵看了一眼秦婉,小声问道:“那日你给我的那方锦帕,是你亲手做的吗?”

    秦婉羞涩的点点头。

    “上面的字我看到了,我想问……”

    “公子你看!”秦婉忽然打断了石闵的说话,神情有些紧张的看着,用手指给石闵看。

    石闵一眼看去,有几个烟衣人正扛着一个被麻袋套着的人鬼鬼祟祟的走进一个巷子。

    “什么人!”石闵大喝一声。

    那几个烟衣人见有人发现了他们,连忙拔腿就跑,石闵追了过去,秦婉站在那还没反应过来,石闵已经跑过去十步远。

    其中一个烟衣人见石闵追了过来,回头对着石闵甩出一支飞刀,石闵见状,连忙躲开,飞刀“叮当”一声,扎入旁边的墙上。

    “秦姑娘你先回去,不要跟过来!”石闵一边追那几个烟衣人一边喊道。

    秦婉被石闵这样一喊,吓的呆在原地。内心挣扎了片刻,她还是决定追过去,石闵一个人追过去,她有些不放心。

    石闵对那几个人紧追不舍,那三个烟衣人还带着一个人,自然跑不快,于是其中一个人对另外两个人说的:“你们先走。”

    另外两人点点头,然后飞身越过一堵高强,剩下的那个烟衣人则淡定的转过身,从身后抽出了一把一尺多长的短刀。

    石闵见那人右手握刀,站在离自己二十步远的地方,自然是明白他要做什么。

    “你们是什么人?”石闵不慌不忙,双手紧握,大声问那烟衣人。

    “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不要管闲事,这事跟你没关系。”那烟衣人冷冷的说道。

    “本来确实是跟我没关系,不过被我看到了,就有关系了。”石闵毫不畏惧。

    那烟衣人见石闵如此不识趣,便也懒得废话,飞身一步跳到石闵面前,挥刀砍了过来。

    石闵右脚往后退了一步,身后后仰,躲开那烟衣人的一刀,烟衣人一刀劈空,顺势反身一脚踢来,石闵见状,右手肘击格挡,那烟衣人一脚踢在石闵的手肘上,立马没有站稳,往后退了几步,而石闵被也因为烟衣人的一脚,往后退了半步。

    那烟衣人立马看出了石闵不是个一般人,刚刚那一击足以看出石闵的身手。

    烟衣人有些忌惮的看着石闵,然后并没有退缩之意,依旧右手握刀,死死的盯着站在眼前的石闵。

    石闵心中也是一惊,刚刚他那一击用了七八分力,居然只将那烟衣人打退几步,虽说这烟衣人肯定伤不了他,但是能这样与石闵硬碰硬的一击,其武艺绝不平庸。

    “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石闵又问道。

    烟衣人没有回答,挥刀又砍,招招凌厉果断,都是取人性命的杀招。

    石闵见这个人下手如此不留余地,便也不敢大意,无奈烟衣人有刀在手,石闵赤手空拳,自然是有些吃亏。

    两人你来我往争斗了十几回合,双方都没有占到便宜。烟衣人身手很快,不曾想石闵的更快。只见烟衣人右手持刀朝石闵的面门向左削过,石闵向左躲开,左手顺势一拳打在那烟衣人的肩胛之上,只听“咔嚓”一声,那烟衣人一阵吃痛,刀落在地上,连忙跳开与石闵拉开距离。

    石闵冷静的看着那烟衣人,那烟衣人虽然蒙着脸,但是额头上沁出的汗珠,看的出石闵刚刚那一拳已经让他伤筋动骨,只是这烟衣人硬气的很,愣是没吭一声。

    “这么好的身手,真是难得,不管你们是谁派来的,大晚上的偷偷摸摸,肯定是见不得人的事情,是你老实跟我走,还是我把你的手脚都打断带走?”石闵站在原地,冷冷的对那烟衣人说道。

    那烟衣人依旧没有说话,显然石闵的话对他毫无意义。

    石闵见他不会,心知这烟衣人是铁了心什么都不会说的,于是也就不打算留手了,往那烟衣人面前走去。

    那烟衣人见石闵走过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石闵正准备出手,忽然见百步之外的墙头上,多了一个烟衣人。只见那人越过墙头,踩在屋脊上飞奔过来,连续发出三支飞刀,石闵纵身往后连跳几步,躲开那三支飞刀,刚刚站稳脚步,那人已经站在了之前那个烟衣的身边,右手也从背后抽出了一把一尺多长的短刀,很明显,这两人是一伙儿的。

    “还来了个帮手!两个人的话怕还不够吧,要不要把刚刚先走的那个人再叫回来?”石闵冷静的说道。

    尽管石闵嘴上这样说,心里却不敢大意。这两个烟衣人武功不弱,虽然其中一个还受伤了,但是任然不容小觑,石闵右脚猛的踩在之前那烟衣人丢下的刀把上,短刀立马跃地而起,石闵一把反手握住短刀,死死的盯着这两个人。

    只见那个右臂受伤的烟衣人忽然左手发出一支飞刀,这刺石闵的面门,石闵连忙下意识躲开,与此同时,另外一个烟衣人同时发难,挥刀朝石闵攻了过来,石闵连忙挥刀抵挡。

    只听“铛”的一声,两把短刀拼到了一起,擦起一串火花。

    那烟衣人往后退了一步,虎口一震,忽然开口说道:“素闻闵公子勇力绝伦,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石闵见眼前这人认得自己,便问道:“你是什么人?既然认识本公子,还是乖乖跟我走吧,省得本公子再动手!”

    “闵公子,我等各为其主,何必为难?虽然你的武功在我俩之上,但是想让我俩乖乖跟你走,那就不必想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石闵见这两个人是死心眼,便也懒得多费口舌,率先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