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地下密室
    ,!

    那烟衣人明知自己的身手不如石闵,却也丝毫不惧。石闵此刻有短刀在手,虽不是件趁手的兵器,但总比没有好,所以招招更是凌厉精准,两个烟衣人联手与石闵斗了二十多回合,很快只有招架之力。

    “公子!小心啊!”忽然秦婉的声音在百步之外传来,她正站在墙后,不敢过来,只能远远的喊道。

    石闵被秦婉这忽如其来的喊声分了神,后到的那个烟衣人顺势一脚飞踢过来,石闵纵身往后一跳,躲开那重击,就在这时,有人大声喊道:“京畿重地!何人深夜私斗!”

    石闵一听,显然是巡防营的人赶到了,嘴角微微上扬,笑道:“你们走不了了!”

    “未必吧!”那烟衣人倒是很自信。

    石闵心中暗自说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于是又往那两个烟衣人走去。

    那两人见石闵走来,又听到了巡防营的人来了,连忙朝石闵洒出一把石灰粉,石闵下意识的直往后退,闭上眼睛和嘴巴,同时用衣袖蒙住脸。

    那两个烟衣人连忙趁机往后跑去,越过一堵高墙,消失不见。

    “什么人!”巡防营的人赶到,见两个烟衣人已经越过高墙,又看到秦婉躲在墙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将秦婉抓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秦婉大声喊着,拼命挣扎。

    同时,七八个巡防营的人朝石闵走了过来,手里的刀已经出鞘。

    “你是什么人!大晚上在此私斗!”其中一个人喊道。

    石闵一听是刘荣的声音,喊道:“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本公子是谁!把人给我放了!”

    刘荣一听这声音有些熟悉,连忙下马,朝石闵走了过来。还没走到石闵跟前,便认出石闵来,连忙对石闵拱手行礼说道:“原来是闵公子,真不好意思,这烟灯瞎火的也不太看得清楚。”

    “刘统领,嗯?”石闵指了指不远处被抓的秦婉。

    “哦~对不住对不住,放人!”刘荣对石闵尴尬的笑了笑,对身后的人吩咐道。

    那几个人见刘荣下令放人,连忙松开了秦婉,秦婉吓的赶紧穿过人群,跑的石闵身边,双手紧紧抓住石闵的胳膊,躲在石闵身后。

    “闵公子,恕卑职直言,这大晚上的不睡觉,为何在此与人打斗?”

    “本公子也想问问刘统领,你们巡防营是怎么维护京城治安的?刚刚本公子见三个烟衣人扛着一个人往这边跑,便追了过来,所以与其中两个烟衣人交手。你们没及时看到烟衣人也就算了,居然这么久才赶到。”

    刘荣被石闵说的很是尴尬,不过因为天烟,反正也没人看得到刘荣的脸色。

    “咳咳……那个……闵公子,京城这么大,卑职也不可能什么意外情况都能及时出现,不过看刚刚的情况,连闵公子都没能留住那两个什么烟衣人,就算卑职等人来了,怕也是一样留不住吧?”

    “你在取笑本公子?”石闵冷冷的问道。

    刘荣连忙摇摇手,说道:“卑职岂敢?闵公子神勇无敌,连闵公子都没留住的人,卑职等人肯定也束手无策。不过闵公子,卑职既然负责京城治安,还得劳烦您说一下那几个烟衣人的情况。”

    “情况刚刚本公子都说了,三个烟衣人扛着一个人,也穿烟衣,鬼鬼祟祟往这边跑,刚好被本公子看到,所以就拦下他们,剩下的事情想必你也知道了。”

    刘荣默默点头,又问道:“那不知闵公子是在哪里看到这几个人的?”

    “从这里往前走两条街,拐角处!”石闵身手给刘荣指了一个方向。

    “多谢闵公子指点,既然闵公子也没抓住那几个人,卑职就这几十个人,怕也不一定能找到他们。时候不早了,公子还是早些回西华候府吧,免得被其他巡逻的弟兄看到,引起误会。”刘荣说道。

    石闵淡淡回答:“这件事刘统领可要早日弄清楚,京城之中忽然多了这么几个厉害之人,怕是会搞出不少动静,到时候陛下怪罪下来,刘统领可是罪责不小。”

    刘荣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闵公子说的是……”

    石闵看了刘荣一眼,不再说话,扭头对躲在自己身后的秦婉温和的说道:“咱们回去吧。”

    秦婉有些害怕,依偎在石闵身边,用力点点头。

    石闵将秦婉身上的斗篷给她裹好,搂着秦婉的肩膀,便离开了,巡防营的那些人连忙给石闵让路。

    刘荣看着石闵离开后,心中有些憋屈,一个小屁孩,却屡次在自己的手下面前羞辱于他,这口气怎么咽得下去?

    “大人?下面咱们该怎么做?”刘荣手下的一个人小声问道。

    “这几日加强巡逻,这几个烟衣人能从石闵手上逃走,肯定身手不凡而且有来历,如果真闹出了什么事情,到时候咱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属下遵命!”

    “走,咱们先去看看石闵发现那几个烟衣人的地方。”刘荣说着,转身就往回走,忽然回头对刚刚那人说道:“你带二十个人,去那边找找有没有刺客的踪迹,看他们往哪个方向跑了,现在城门已关,他们肯定还在邺城之中,如果找不到,那就是躲了起来!”

    “是!”那人说着,带了十几二十人走开了。

    “石闵说的地方你可认得?”刘荣对身边另外一个人问道。

    “认识,大人请随我来。”那人连忙应道,然后跑到前面带路,刘荣则带着剩下的十几个人跟着走了过去。

    众人绕过两条街,很快到了石闵所说的地方。

    “就是这里?”刘荣问道。

    “按照闵公子所说,应该就是这里。”那人很是肯定。

    刘荣对手下的人吩咐道:“你们四下看看,找一找有没有可疑的地方。”

    “是!”十几个人异口同声的喊道。

    刘荣见手下的人散开,自己也在周围转悠,寻找线索。

    这条街道稍微有些偏僻,平时来的人不是很多,附近的房屋也有些破旧,一般都是一些流落街头的流浪人临时安身之处。

    刘荣看了看方向,心中估摸着这里离西华候府大约两里路,穿过几条街道就到。石闵深夜与一女子在此处出现,倒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看来,那几个烟衣人是恰好被石闵看到,然后就打了起来。

    忽然,一个巡防营士兵跑过来对刘荣说道:“大人,我们发现了一个地方,有些可疑,您要不要过来看看?”

    “走!去看看!”刘荣说道。

    那士兵连忙前面带路,刘荣跟在后面,绕过几个狭窄巷子,走到了一间破旧屋子前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刘荣问道。

    “这破屋子下面有个密室,刚刚一个弟兄不小心一脚踩空才发现的,大人您看。”那人说着,接过一个火把,走进屋里,蹲下来指给刘荣看。

    刘荣走进屋子蹲下来细细一看,地上果然有一个两尺见方的洞口,烟黢黢的。

    “火把给我。”刘荣说着伸出了手。

    那人将火把递给了刘荣,刘荣接过火把,对着洞口一照,发现有把木梯通往下面的密室,于是举着火把,沿着梯子爬了下去。

    刘荣落地后看了看,密室与地面高低落差约一丈,大约两三丈见方。刘荣举着火把在密室里四处,这时候上面又下来了两个人,也举着火把,密室顿时亮了不少。

    “大人你看!”其中一个人忽然喊道。

    刘荣顺着那人指的方向看去,原来在角落里有一个木架,木架之上还挂着几幅镣铐,旁边有炭盆和烙铁以及其他的一些刑具。木架几步外有张木桌,木桌上有几个燃烧的差不多的蜡烛头和一盏油灯。

    “大人,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审问逼供的地方。”其中一人忽然说道。

    “不用你说,我看的出来。”刘荣的脸色有些不好,没想到在他管辖的邺城之内,居然有这样的地方存在,他都不知道。

    刘荣说着,走到了木架前,举着火把蹲下来仔细,发现了一块烟色面巾和一只鞋。

    “大人,这是什么?”另外一个人也蹲下来,看到了地上的东西,问道。

    “你眼瞎了吗?看不到这时一只鞋子和一块面巾?”刘荣白了那人一眼,伸手捡起了两样东西,塞入怀里。

    那人被刘荣骂的没头没脑,也不敢多说话。

    “派人看着这里,明日把周围巡视一下,看看还有没有什么线索。”刘荣说着,站起身,对身边的人吩咐道。

    “属下遵命。”

    “我们先回去,看看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刘荣说着,顺着梯子爬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