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宁王驾到
    ,!

    秦婉被刚刚巡防营的人吓的不轻,石闵搂着秦婉,径直回了西华候府。

    “真对不起,我不应该让你陪我出去走走的,让你受了惊吓。”石闵有些自责。

    “公子我没事,只是刚刚你与那两个烟衣人打斗的时候太凶险了,我是担心你,然后突然被巡防营的人抓起来,所以才有些害怕……”秦婉小声说道。

    “公子,你和秦姑娘这是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徐三远远的走了过来,问道。

    徐三走到两人面前,见秦婉有些惊魂未定的样子,疑惑的问道:“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刚刚我睡不着,就出去走走,恰好遇到了秦姑娘,就一起出去了,没想到碰到了几个烟衣人,还扛着一个人,我见他们鬼鬼祟祟就追了上去,还和其中两个交了手。”

    “什么?你还和他们交了手?那你没事吧?”徐三连忙问道。

    石闵微笑着拍了派徐三,说道:“怎么会?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徐三叔你不用担心。只是那几个烟衣人武艺不凡,邺城怕是找不到几个人能有这样的身手,之前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高手存在?”

    “那秦姑娘这是……”徐三看秦婉表情有异,便问石闵。

    “后来巡防营的人赶了过来,烟灯瞎火的没看清,直接把秦姑娘抓了起来,受了点惊吓。”

    石闵说完,又对秦婉说道:“秦姑娘,你先回去吧,时候不早了,早些休息。”

    秦婉默默点头,看了一眼石闵,便转身走了。

    “公子可看的出那几个人的来路?”徐三问道。

    石闵摇摇头,说道:“这几个人出手招数简单却招招都是取人性命的杀招,像是他们习武的目的就是为了杀人。”

    徐三沉默片刻,缓缓开口说道:“看来这是有人刻意训练的刺客。”

    “徐三叔,你这样一说我就明白了,刘贵妃被人刺杀的事情你听说了吧?”

    徐三点点头,问道:“难道跟你刚刚看到的烟衣人有关?”

    “不不不,行刺刘贵妃的刺客若是有这几个人的身手,那刘贵妃早就被杀了,我说的是刘贵妃被刺客袭击之后,有一个刺客在道观门口被人抓走。”

    “啊?还有这种事?这我倒没有听说。”

    “这也难怪,陛下也是今日早上才知道的,文苍和庆王没有第一时间告诉陛下,还是张豹说出来的。”

    “那你的意思是今晚你看到的这几个烟衣人,有可能就是抓走刺客的人?”

    “没错,如果我没看错,当时那几个烟衣人带走的那人,穿的也是一身烟衣,世界上哪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应该就是这样!”石闵一边想着,一边说道。

    “那这几个烟衣人抓走那刺客的目的是什么呢?他们应该不是同一个主子手下的。”

    “肯定不是,我看卧龙山上行刺之事,远远不是现在知道的那么简单,这背后还有不少事情是陛下也不知道的。”

    徐三默默点头:“公子你说的有道理,听你这样一说,好像确实有些复杂。”

    “不行,这事儿我得明天进宫去告诉陛下!”

    “要不要先跟将军说一声?”

    “没事儿,这事儿跟咱们又没什么关系,我只是把看到的和自己的猜想告诉陛下而已。”石闵笑着拍了一下徐三,说道:“放心吧三叔。”

    “时候不早了,公子回去歇着吧。”

    “好的,徐三叔你也早些休息。”

    话说那几个烟衣人匆匆忙忙赶回,高尚之已经在屋里等候多时了。

    “大人!”两个烟衣人推开门,见高尚之正站在屋里,背对着他们,连忙下跪喊道。

    “怎么这么久?”高尚之转过身看着两个人问道。

    “回禀大人,路上出现了一点意外情况,所以回来晚了。”那个右臂受伤的烟衣人说道。

    高尚之见他捂着自己的肩膀,额头豆粒大的汗珠直往下滚,有些惊讶,连忙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老八回来没有告诉大人吗?刚刚我们三个带着那人回府的时候,路上遇到了西华候的儿子,他一路追着我们,为了不暴露行踪,属下只能与他交手,无奈这小子实在厉害,属下不是对手。”

    “刚刚老八回来只说你们被人追踪,并不清楚追你们的是何人,原来是西华候府的石闵,遇到他,也难怪你们两个敌不过。”高尚之似乎对两人败给石闵并不意外,又问道:“那你们俩如何脱身的?”

    “我们二人与他交手几十个回合,完全不占上风,恰好巡防营的人赶到,属下趁他不备,撒了一把石灰粉,然后趁机逃了,否则还真有可能被他抓住。”

    “巡防营?”高尚之皱着眉头问道。

    “没错,是巡防营。”那烟衣人看着高尚之的脸色有些不好,心中不免有些紧张。

    “糟糕,这下庆王很快就会知道,抓走他手下的人就在这城里。”高尚之脸色凝重,又问那两人:“你们脱身后是不是直接回了这里?”

    “大人放心,我们二人脱身后走的不是丞相府的方向,绕了一圈,确定没有人跟着,才回了这里。”

    高尚之闻言,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就算石遵知道在卧龙山上抓走他手下的人已经在邺城,但是邺城这么大,想要找几个躲起来的人,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两个烟衣人见高尚之脸色有些不对,连忙说道:“大人,都是属下无能,让石闵和巡防营知道了我们的存在。”

    “算了算了,此事命中注定,人算不如天算,怨不得你们,咱们那处密室,想必也会被巡防营给发现,往后你们行事,只能更加小心。”高尚之捋着胡子,无奈的说道。

    “是!”

    “行了,咱们过去吧,殿下应该快到了。”高尚之说着,准备往外走。

    那两人连忙起身,忽然受伤的那人闷哼一声:“啊!”

    高尚之转过身,惊讶的问道:“怎么回事?伤这么严重?”

    那人喘着粗气,忍着疼痛说道:“属下无能,怕是右臂被石闵打断了。”

    高尚之倒吸一口冷气,说道:“那近日就不派你出去了,好生养着吧,你先回府上的密室,叫朱先生给你治一治。”

    “谢大人!”那烟衣人捂着自己的右臂,缓缓的走开了。

    高尚之带着另外一个人走出屋子,没走几步,看到一个人穿着烟色斗篷,站在那里,高尚之的手下下意识的准备动手,被高尚之一把拦住。

    只见高尚之恭敬行礼喊道:“殿下,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到了。”

    那人转身摘下蒙着头的帽子,笑着说道:“丞相好眼力,本王披着斗篷还能被你一下认出来。”

    “殿下的气场可不是一件小小的斗篷能够遮挡的住的。”高尚之从容回答。

    “属下参见宁王殿下。”那烟衣人见高尚之称眼前这个人为殿下,自然明白了眼前这人是他们真正的主子——宁王石鉴。

    “起来吧,前面带路,咱们去看看老九的人能说些什么。”石鉴说道。

    “是!”

    高尚之和石鉴以及那烟衣人很快进了一间屋子里,这屋子似乎普普通通,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放了一张桌子,几张凳子,和一张床而已。

    高尚之拿出一个火折子,“呼呼”吹了几下,然后对石鉴说道:“殿下,接过一下。”

    石鉴往旁边挪了几步,只见高尚之走到刚刚石鉴站的位置,在桌子下摸索了片刻,然后右手拉了一下,只听到一声沉闷的声音,石鉴循声忘去,只见床后面的那堵墙已经打开了,高尚之站起身对石鉴说道:“殿下,里面请。”

    石鉴满意的点点头,对高尚之说道:“前面带路。”

    高尚之微微点头,先走进了那密室的入口。

    石鉴跟着高尚之走进密室的通道,通道两边点着油灯,走在前面的高尚之小声提醒到:“殿下,这里有些烟,当心脚下台阶。”

    “放心,本王看的到,还有多久才到?”

    走在最后的那个烟衣人进来之后,顺手将密道的门给关上,然后跟了上来。

    高尚之没有回答石鉴,只是走在前面,忽然停在一个转角处,回头看着石鉴,微笑着说道:“殿下,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