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杀人灭口
    ,!

    石鉴顺着高尚之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人被绑在支架上,全身都是伤,旁边坐着一个烟衣人,正在把玩着一把短刀。

    那人转过头见高尚之过来,连忙起身行礼说道:“见过大人。”

    高尚之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人抬头看了石鉴一眼,说道:“见过宁王殿下。”

    石鉴满意的点点头,问道:“你认得本王?”

    那人摇头说道:“属下从未见过殿下。”

    “那你如何知道本王身份?”石鉴疑惑的问道。

    “今日大人命我等将这人带回府上,说是殿下要来亲自审问。这深更半夜能让大人亲自陪同来这间密室的,除了殿下,不会有第二个人。”

    “起来吧。”石鉴笑了笑,显然是很满意,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回答:“回禀殿下,我等没有名字,只有代号,我是三号。”

    石鉴点点头,对高尚之说道:“大人办事果然有成效,你训练的这些手下,不仅身手不凡,还很聪明。”

    “殿下过奖,为了替殿下谋划大业,我自然要挑选一下精明能干的,不像庆王府的谭渊,尽找这些没用的东西。”高尚之说着,朝那被绑在支架上的人看去。

    这人很显然就是那日在乾生观行刺刘贵妃的六个刺客中的一人。

    石鉴走到那人面前,对高尚之问道:“这人被你们折磨成这样,还能活吗?”

    那个自称三号的人说道:“殿下放心,死是肯定不会死的,只是多半会残废,不过只要他老实交代,我等可以及早救治他,还是有希望做正常人的。”

    石鉴点点头,然后对那人说道:“其实你说或者不说对于本王来说,都不重要,因为本王早就知道你们刺杀刘贵妃只是石遵安排的一场戏而已。”

    那人抬头看了看石鉴,忍着伤痛笑道:“你知道又如何?只要我不说,你们就没有证据,能拿庆王殿下怎么样?”

    石鉴不慌不忙的坐了下来,看着那人,异常平静的说道:“你说的没错,你不说,我也确实不能把你家主子怎么样,不过你可能没有搞明白,本王暂时并不想把他石遵怎么样。”

    “既然这样,那还多费什么口舌?宁王殿下,你替燕王办事,他能给你多少好处?何不帮我家庆王殿下,他日庆王殿下荣登九五,岂会少了你的荣华富贵?”

    “你说什么!”三号听到这话,很是生气,立马想要冲上去打他。

    石鉴伸手拦住三号,对那人说道:“你没搞明白的第二件事,本王现在告诉你,燕王和庆王,一个是蝉,一个是螳螂,而本王就是那只黄雀,听明白了吗?”

    “哈哈哈哈,真是好笑,你一个小小宁王,手下一无兵马二无朝中大臣的支持,凭什么和我家庆王殿下还有燕王争皇位?”

    石鉴不温不火,高尚之也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那人笑着笑着,慢慢的看着石鉴异常冷静的面庞,竟然不敢笑了,他感受到一阵深深的寒意。

    “觉得很好笑是吗?”石鉴微笑着问道。

    那人被石鉴冷箭一般的目光看的全身发凉,不敢答话,他原本以为自己的那些话会激怒石鉴,然后石鉴怒火中烧然后杀了他。

    然而石鉴的反应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他看到的是石鉴那股让人感到可怕的冷静眼神,让人捉摸不透。

    “你说的不错,本王只是一个小小的宁王,手下一无兵马二无权臣,就连你一个小小的刺客也忽略本王的存在,你的主子庆王自然也不会想到,这次卧龙山行刺事件,最让他头疼的事情,居然是本王干的,这下你明白了吗?”

    那人一脸疑惑的看着石鉴,显然是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石鉴见这人不懂,继续说道:“看来你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丞相大人,告诉他吧。”

    高尚之淡然说道:“现在你家主子恐怕就差挖地三尺把你找出来了,你的失踪,可是让他寝食难安哪。”

    “你觉得会有人想到他石遵心心念念要找的那个人,居然会在我宁王石鉴的手里?没有人会想到本王也有夺嫡之心,可是本王只需一个小小的计策,就能左右燕王和庆王之间斗争的局势,现在,你明白了吗?”石鉴冷冷的问道。

    “顺便告诉你一句,不管我们杀不杀你,你的结局都是死,明白了吗?”

    “难不成庆王殿下还会杀我不成?呵呵,宁王,你也太会忽悠人了吧?”那人耻笑道。

    “没想到石遵手底下居然养了你们这样一群蠢货,三号,你告诉他,如果你是他,你觉得你还能活着进庆王府吗?”

    三号回答:“刚刚宁王殿下已经说了,你认与不认没那么重要,殿下知道卧龙山上刺杀刘贵妃你庆王主使的,不过如果我们将你放回去,你被我们打成这样,怕是庆王也不会相信你没有把他供出去吧?”

    “你休要胡言!”那人显然是急了。

    “我胡言乱语?对了,你有没有家人?你若是有家人,恐怕现在你的家人也已经被关进了庆王府了吧?”

    “不可能!我跟随庆王十几年,庆王殿下必定会善待我的家人!这是谭渊大人答应我们的!”

    “你看,你这不是承认了吗!”石鉴转过脸,笑着说道。

    “你们阴我?!”石遵的手下被石鉴等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几近崩溃。

    石鉴冷笑道:“阴你?有必要吗?忘了告诉你,方才有人来禀报本王,说是邺城西山附近莫名其妙多了几十具尸体,有老有少,不知道会不会是你和你其他几个弟兄的家人!”

    “这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骗我!”那人大声喊道。

    “枉你这么死心塌地的追随庆王,你难道不知道庆王为人残暴,什么事情他都做得出来吗?”

    “他既然安排了你们去行刺,又安排一个人被抓住,那就是等于替你们安排的是一条死路,只是为了他一点小小的阴谋,可惜还没有成功,却枉送了你们几个的性命,不不不,还有你们家人的性命。”

    “你们杀了我吧,反正我的家人都死了,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那人绝望的对石鉴说道。

    “杀你?本王为何要杀你?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何必多造一份杀孽?”

    高尚之忽然伸出手,三号从背后递过一样东西,交到高尚之手里,高尚之将那东西递到那刺客的眼前,问道:“这个东西,你可认得?”

    刺客一看,是一个小孩玩的木马玩意儿,心中一惊,大声问道:“这东西是哪里来的!”

    “看你情绪这么激动,那想必我们带回来的那个小孩就是你儿子吧?”高尚之笑着,收回了那个木马,交给了三号。

    “你们有种冲我来!抓我儿子算什么本事!畜生!”那人破口大骂。

    石鉴和高尚之依旧不发怒,只见高尚之对另外一个人说道:“把人带过来。”

    那人默默点头,转身走了出去,在拐角处不知按了什么机关,一堵石墙打开,居然还有一间密室,

    那人转过头,看到密室里面坐着一个六七岁左右的小孩。

    “豆儿!”那人大喊。

    那孩子听到这男人的声音,这才回过神,哭着跑了过来,喊道:“爹!”

    豆儿一把抱住他爹的腿,问道:“爹你去哪里了!娘和奶奶都被人杀了!你怎么不回来救我们啊!”

    豆儿边说边哭,非常伤心,刺客看了看石鉴,问道:“宁王,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为什么要把我的家人牵扯进来?有种冲我……”

    石鉴摇摇手,打断了刺客的话,说道:“我想你可能没有搞清楚一件事。”

    刺客一愣,见石鉴蹲下身,伸出双手,对豆儿说道:“豆儿,来,到叔叔这里来。”

    豆儿疑惑的看了一眼石鉴,松开刺客的腿,想要走到石鉴身边。

    “豆儿,站着不准动!”刺客连忙喊道。

    豆儿被他爹的声音吓的站在那一动不动,石鉴笑了笑,收回双手,对豆儿说道:“豆儿,那你告诉你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豆儿抬起头,对刺客说道:“爹,有人来咱们村杀人,娘和奶奶都被杀了,是这个叔叔把我带了回来。”

    豆儿说着,指了指三号。

    刺客一脸惊讶的看着三号和石鉴等人,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难以置信是吗?你也不仔细想想,宁王殿下若知道你的身世背景,还把你绑在这里做什么?亏你还跟了石遵这么多年,连他的心性都不了解,你无故失踪,你觉得你的家人会活的好好的?”高尚之说着,拍了拍刺客的肩。

    “那还不是因为你们把我抓了起来!否则庆王殿下怎么会这样做!都是你们害的!”刺客咆哮道。

    高尚之摇摇手,说道:“你又错了,被庆王灭口的可不止你一家,老五,今天你们看到的一共有几家?”

    另外一个烟衣人说道:“卧龙山上六个刺客,被灭门六户。”

    “听到了吗?”高尚之问道。

    刺客悲痛欲绝,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咱们走吧,等他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说吧。”石鉴对高尚之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