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开门见山
    ,!

    石遵到了蕙兰宫外,正准备叫人通报,陆安正好从里面走出来,看到石遵,连忙跪地行礼:“拜见庆王殿下。”

    “起来吧。”石遵抬抬手,问道:“听闻父皇昨日病了,现在在蕙兰宫,不知父皇的情况如何了?”

    陆安起身答道:“回禀殿下,陛下还没醒来,昨日张太医来看过了,说是操劳过度加上急火攻心,这才晕倒,方才张太医又来替陛下把脉行针,刚刚走。”

    “你前面带路,本王去看看父皇。”

    “是……”陆安小心应道。

    石遵跟随陆安进了蕙兰宫,很快来到前厅,这时候刘贵妃刚好从屋里出来,看到石遵,不免有些惊讶,问道:“庆王殿下,你怎么来了?”

    石遵连忙笑着行礼问候:“石遵拜见贵妃娘娘,听闻父皇龙体欠安,特来看望,打扰之处,望贵妃娘娘恕罪。”

    “殿下孝心可嘉,本宫若因此对殿下不满,岂不显得本宫不动尊卑了,里面请吧。”

    刘贵妃说着,往旁边挪了一步,给石遵让路。

    石遵微笑着向刘贵妃点头示意,然后走进了前厅。刘贵妃一路陪同,很快到了石虎的床前,此时石虎还在昏睡。

    石遵走到床前蹲下,抓着石虎的手,轻轻握在手心,回过头轻声问道:“父皇还没醒来过吗?”

    刘贵妃摇摇头,低声回答:“从昨日傍晚过来,晕倒后就一直没醒,张太医说陛下身子虚,这一觉恐怕得睡个两天。”

    石遵站起身,将石虎的被子盖盖好,对刘贵妃说道:“有劳贵妃娘娘多多照顾父皇了。”

    刘贵妃说道:“殿下客气了,本宫既然是陛下亲封的贵妃,伺候陛下自然是本宫的份内之事。”

    石遵笑笑,然后说道:“娘娘,借一步说话。”

    贵妃看了石遵一眼,并没有反对,二人走出房间,刘贵妃忽然说道:“殿下这边请。”

    石遵看了一眼刘贵妃,微微一笑,点头说道:“娘娘请。”

    刘贵妃微微点头,带着石遵来到了一个偏殿,刘贵妃坐了下来,对石遵说道:“殿下请坐吧,不知殿下有什么要跟本宫说的。”

    石遵淡然一笑,环顾四周,然后再看看刘贵妃,刘贵妃心领神会,吩咐道:“你们都退下吧,我与庆王有事商量。”

    “是……”几个在门口侍奉的奴婢异口同声答道,然后退了出去,把偏殿的门轻轻关上。

    “殿下,这下可以说了吧?”刘贵妃看着石遵问道。

    “娘娘冰雪聪明,必定知道本王的想说什么。”石遵说着,走到刘贵妃旁边,坐了下来。

    刘贵妃斜视了石遵一眼,捋一捋头发,说道:“本宫又不是殿下的什么人,岂会知道殿下心里所想,殿下既然来了,有什么话不能直说呢?”

    “娘娘知道本王想要什么,而且娘娘能帮得上本王,就看娘娘愿不愿意帮了。”石遵看着刘贵妃,神色淡定。

    “本宫不知道殿下想要什么,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帮殿下。”

    “娘娘是聪明人,何必要本王明说呢?”

    “那本宫问你,卧龙山上的事情,可是你安排的一场戏?”刘贵妃冷淡的问道。

    “娘娘觉得是本王做的吗?”石遵笑着回答。

    “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庆王殿下会不会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呢?更何况摆在殿下面前的,可是金山银山都换不来的诱惑。”

    “再大的诱惑,能有娘娘这般诱人吗?”石遵语气平淡,却充满挑逗之意。

    刘贵妃转过脸,看着石遵,镇定自若的问道:“庆王殿下刚刚那句话似乎是在轻薄本宫,若是本宫告诉陛下,怕是殿下会死的很难看。”

    石遵笑道:“娘娘不会告诉父皇的,以娘娘的聪明才智,岂会不知道什么样的选择才是最好的?”

    刘贵妃站了起来,拂了拂衣袖,说道:“庆王殿下真爱开玩笑,今日尽说一些本宫听不懂的话。”

    石遵也站了起来,说道:“娘娘进宫五年有余,这五年里享尽人间富贵,不知娘娘是否有为将来做打算?”

    “莫非殿下已经替本宫做好了打算不成?”

    “娘娘你心知肚明,我父皇现在虽然对你宠爱有加,但他毕竟上了岁数,否则岂会你进宫五年还没身孕?父皇百年之后,娘娘何去何从,难道不该考虑考虑?”

    刘贵妃冷冷的说道:“殿下此话可是大逆不道,你怎敢说得出口?”

    “本王所谋乃是万世江山,自然要有非凡的胆识,娘娘凭借父皇的宠爱,可以影响父皇的决策,这才是本王找娘娘帮忙的原因。”

    “那本宫为何要帮你?燕王殿下忠厚老实,满朝文武支持他的人颇多,似乎比庆王殿下你更可靠。”

    石遵笑着说道:“娘娘,燕王此人,说的好听是忠厚老实,说的难听就是懦弱无能,他日燕王称帝,必定会被张豹把持朝政,一个这样的人,能给娘娘什么,到时候怕是娘娘后悔都来不及吧?”

    石遵走到刘贵妃面前,看了她一眼,又笑着说道:“娘娘现在正如春天里的一朵花,不该早早凋零。难不成等燕王登上皇位,给你荣华富贵,接着再把你锁在这深宫之中,让金银珠宝陪着你孤独终老?这恐怕不是娘娘想要的吧?”

    石遵说着,忽然故作神秘,对刘贵妃说道:“忘了提醒贵妃娘娘一件事,按照羯族人的习惯,父皇殡天后,没有子嗣的后妃,需要全部殉葬,不知道燕王会不会飞鸟尽良弓藏,把娘娘也拉去给父皇陪葬呢?”

    刘贵妃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她看了一眼石遵,嘴角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石遵自然看得出他的话触碰到了刘贵妃的真是顾虑,继续说道:“娘娘如果选择支持本王,那可就不一样了。”

    “有何不一样?”刘贵妃问道。

    “他石世不敢做的,我敢!他石世做不到的,我能!”石遵转过身,对刘贵妃郑重的说道:“你若助我登上皇位,我给你皇后之位,如何?”

    刘贵妃一下呆在原地,愣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娘娘?本王的这个条件,还打动不了你吗?”石遵笑着问道。

    刘贵妃嗫嚅道:“庆王殿下……这是……在和本宫开玩笑吧?本宫可是你父皇的女人,如何做得你的皇后?”

    石遵笑着,慢慢走到刘贵妃面前,低下头说道:“我若做了皇帝,封谁为后不还是我说了算吗?你若选择支持燕王,想必他没这胆识敢给娘娘这样的承诺吧?”

    刘贵妃慌忙躲开站到一边,背对着石遵,说道:“谁知道庆王你是不是在信口开河?本宫可不是三岁小孩。”

    石遵见刘贵妃有些迟疑,伸出手对刘贵妃说道:“娘娘,借你金簪一用。”

    刘贵妃转过身,疑惑的看着石遵,问道:“殿下这是意欲何为?”

    “娘娘尽管借与本王便是。”石遵笑着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