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庆王得逞
    ,!

    刘贵妃迟疑的将头上的金簪取下,递给了石遵。石遵双手接过金簪,对刘贵妃微笑着点头说道:“谢贵妃娘娘。”

    刘贵妃看着石遵,只见他右手握住金簪,左手手掌摊开,然后用力在手掌上划了一下,鲜血立马流了出来。

    “你这是做什么!你疯了!”刘贵妃压低嗓音喊道。

    石遵左手握拳,血滴在了地上,石遵依旧一副神情自若的样子,看了看刘贵妃,然后神情严肃道转过身对着门外低声说道:“我石遵以血对天发誓,若刘环助我夺得帝位,必封其为后,若有食言,必遭天谴。”

    石遵说完,转过身,对刘贵妃说道:“如何?娘娘这下应该相信本王了吧?”

    刘贵妃被石遵的举动完全惊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呆呆的站在原地。

    刘贵妃转过身,有些尴尬的说道:“庆王殿下,本宫可没说愿意做你的皇后,你这是一厢情愿吧?”

    石遵没有说话,走到刘贵妃面前,将金簪递给刘贵妃,刘贵妃伸手去接,石遵故意松开手,金簪掉在地上。

    “诶~”刘贵妃伸手想要抓住。

    石遵趁机抓住刘贵妃的手,一把将刘贵妃揽在怀里抱紧,说道:“我就不信,以娘娘这样的国色天香,就甘心日日侍奉在我父皇这个糟老头子身边?他可是黄土都埋到脖子的人了,你做他的女人,真是暴殄天物。”

    刘贵妃被石遵忽然这样抱在怀里,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却似乎无力挣扎,只能小声说道:“庆王殿下,你的胆子也太大了!你知不知道这样做,若是被陛下知道,本宫和你都得死无葬身之地。”

    石遵太了解女人的心思,刘贵妃急促的呼吸和心跳,已经出卖了她内心最真实的反应。石遵凑到刘贵妃耳边说道:“本王既然打算走夺嫡这条路,就敢做一切事情,否则今日也不会如此坦率的与娘娘谈这样的条件。本王的话已经说道这个份上,成与不成,娘娘是不是应该给本王一个答案。”

    “庆王殿下如此聪明,还需要本宫给什么答案?”刘贵妃的脸一片绯红,窝在石遵怀里,不再挣扎。

    此时石遵的心里激动难耐,一是因为刘贵妃已经答应了帮他,而是因为一个如此尤物,正被自己揽在怀里,任何男人搂着刘环这样的女子,岂会不心猿意马?

    “殿下的手似乎有些不老实啊。”刘贵妃小声说道。

    石遵贴着刘贵妃的耳边说道:“既然娘娘早晚是本王的皇后,本王何必与娘娘拘礼呢?嗯?”

    石遵说着,将手伸进了刘贵妃的裙子里。

    “嗯~”刘贵妃一阵娇嗔。

    石遵被刘贵妃娇弱的喘息声刺激的更加来了**,正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门外忽然有人敲门。

    “什么人!”刘贵妃有些慌乱的问道。

    “娘娘,陛下醒了,让奴婢来找您呢。”

    刘贵妃一听是小香的声音,稍稍松了口气,连忙挣脱了石遵的怀抱,理了理衣服和妆容,故作镇定对石遵说道:“殿下不一起过去吗?”

    石遵从怀里拿出了一方手帕,包住了左手的的伤口,笑着对刘贵妃说道:“自然是要去的,否则如何向父皇问安?”

    刘贵妃默默点头,走在前面,打开了偏殿的门,小香已经在外面等候。

    刘贵妃走了出去,小香紧跟在后面,然后偷偷抬头瞄了石鉴一眼,石鉴看了一眼小香,会心一笑,微微点头。

    刘贵妃匆匆忙忙的跑到了石虎的床前,握着石虎的手说道:“陛下,您终于醒了!昨天可吓死臣妾了!”

    石虎脸色很暗,虚弱的说道:“朕昏昏沉沉的,感觉睡了很久,却依旧全身乏力,这是怎么了?”

    “陛下昨日忽然晕倒在蕙兰宫门口,臣妾都在这儿守了一夜了!”刘贵妃说着,居然流下了几滴眼泪。

    “儿臣拜见父皇,愿父皇龙体安康。”石遵走了进来,对石虎跪地行礼。

    石虎艰难的开口问道:“你怎么来了?”

    石遵依旧跪在地上,拱手行礼说道:“父皇,儿臣得知父皇龙体有恙,昨夜整晚辗转反侧,所以今天一早便进宫来看望父皇。”

    石虎一脸的病容,问道:“刚刚你俩做什么去了?”

    石遵刚准备开口,刘贵妃抢先说道:“刚刚庆王殿下见陛下您还在昏睡,就在偏殿向臣妾询问陛下的身体情况,还问了张太医诊断后说了什么,然后拜托臣妾好好侍奉陛下。”

    石虎满意的闭上眼说到:“你有心了,退下吧。”

    石遵跪地磕头说到:“那儿臣就不打扰父皇休息了,您千万保重龙体,儿臣告退。”

    石虎微微摆动了两下手,然后叹了口气。

    石遵又恭敬到对刘贵妃说到:“劳烦贵妃娘娘照顾好父皇。”

    刘贵妃微笑着点点头。

    “等一下!”石虎忽然喊道。

    石遵连忙站住,转过身又对石虎说得:“父皇还有何吩咐吗?”

    “你老实告诉朕,卧龙山上的事情,是不是你一手安排的好戏?”石虎喘着粗气问道。

    石遵一听,立马“扑通”跪在地上,几乎声泪俱下的说道:“父皇,儿臣冤枉啊!儿臣何曾干过这样道事情?”

    “咳咳~”石虎猛的咳嗽起来,刘贵妃连忙轻轻拍着石虎的胸口,然后对小香吩咐道:“快,倒碗温水来。”

    小香连忙手忙脚乱倒端来了一碗水,石遵见状立马上前帮忙把石虎扶了起来,刘贵妃用勺子给石虎喂了点水,然后示意石遵可以让石虎躺下。

    石虎躺下后,看着石遵,缓缓说道:“最好不要是你做的,否则你是把你自己给毁了,明白了吗?”

    “儿臣明白!”石遵悻悻的点点头。

    “殿下就先回去吧,陛下身子虚弱,还需要静养,改日再来看望陛下也好。”刘贵妃见情形有些尴尬,便对石遵说道。

    石遵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刘贵妃,然后起身离开了房间。

    石闵回到了西华侯府,徐三正在吩咐其他让一些事情,见石闵回来,便问道:“公子,不是去了宫里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陛下卧病在床,不能见我,所以就回来了。”石闵有些郁闷,其实他最郁闷的是庆王那付嘴脸,看着就让人生气。

    “那您这是准备去哪?”

    “收拾一下东西,准备去军营,对了,父亲过几天也会去军营住。”

    “将军也要去?他身上的伤还没好呢,您没有劝劝他吗?”徐三有些紧张的问道。

    “父亲的脾气你还不了解吗?你让他在家待那么久,怎么可能待得住?我早就劝过了,没用,徐三叔你还是早点给父亲把东西收拾收拾吧。”石闵拍了拍徐三的肩膀,说完便要走开。

    “那你这么早去军营做什么?等过几天和将军一同去便是。”徐三喊道。

    石闵回过头,对徐三说到:“还得去军营和二叔三叔商量事情,就不做家待了,家里的事情就拜托了。”

    石闵说完,笑着拱手行了个礼,然后转身走了。

    病床上的石虎,看上去神情憔悴,他抓着刘贵妃的手,缓缓说道:“辛苦爱妃在这里伺候朕了。”

    “陛下别这么说,这都说臣妾应该做的。”刘贵妃一边说,一边给石虎盖好被子。

    “这次庆王回京,比去年似乎更懂得如何做事了,往年可没见他这么积极的往宫里跑,现在想想,看来当年让他去李城是对的,至少不再是一个桀骜不驯的混账东西。”石虎盯着天花板,不知心里想些什么。

    “庆王殿下再外这么多年,或许是经历多了,所以变得更加成熟稳重,现在肯定是理解了陛下当年对他对一番苦心。”

    石虎拍拍刘贵妃的手,强颜欢笑道:“但愿他真的如你所说那样已经成熟稳重吧,这次你在卧龙山上的遭遇,说实话,朕现在想想,也不太相信说燕王做的,他这个人有多大胆子,本王心里清清楚楚,那个刺客的供状虽然针对燕王,但是就那行刺你的原因,似乎有些牵强。庆王倒是有这个胆子,只不过以他的做事风格,应该是可以做的干干净净不至于被张豹抓住这么多漏洞。”

    “那陛下既然觉得不是燕王做的,也不是庆王做的,那会是谁呢?”刘贵妃看了看石虎,小心的问道。

    石虎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朕也不知道到底谁干的,但是也不排除有人故意挑拨朕与燕王还有庆王的父子关系。”

    “那陛下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

    “明日,宣你兄长刘远志进宫来,朕要让他来调查此事,刘远志这个人做事还算公正,毕竟有些年轻,朕现在需要的就是他身上的年轻劲头,不要像朝中那些老东西一样圆滑。让他来办这件事,应该不会有什么偏袒。”

    “家兄蒙陛下厚爱,一定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