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张豹起疑
    ,!

    石虎微微点头,抓紧刘贵妃的手,小声说道:“近来朕深感自己老了,虽然心中还不服老,依旧想横刀立马,驰骋疆场,无奈事实是朕真的已经上了岁数,吃的不如以前多了,睡多也不那么安稳了。”

    刘贵妃连忙双手抓住石虎的手,说道:“陛下正值壮年,哪里老了?”

    石虎苦笑着摇摇头,缓缓说道:“朕心中有数的很,只是立储一事,确实不容再拖了,还是得尽早定下来。”

    刘贵妃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

    “爱妃有没有什么看法?”石虎问道。

    “臣妾只是一个后宫妇人,能有什么看法?臣妾只是觉得,陛下选的这个人,即使不能有陛下这样的雄才大略,至少也应该是个英明果断之人,此外,应该对陛下非常孝顺的,所谓百善孝为先。”刘贵妃小声说道。

    “你什么时候开始帮着庆王说话了?”石虎眯着眼睛问道。

    刘贵妃被石虎这句话问的有些心虚,连忙说道:“这些都是臣妾的妇人之见,陛下问臣妾,那臣妾就如实说了,臣妾可是谁都没有帮。”

    “朕只是随口一说,你这么紧张做什么?”石虎看了一眼刘贵妃,然后闭着眼,叹了口气说道:“年前,不少大臣已经上书给朕,说是要尽早把储位之事定下来,然后给朕搬出了一大堆狗屁道理!说什么立储说国之根本!朕看了都头疼。”

    “陛下诸子都很优秀,确实一时间难以抉择。不知这些上书的大臣们有没有推举哪位殿下为太子?”

    “怎么可能不推举?主要还是集中做燕王和庆王身上,这两个人优点和缺点都非常明显,大臣们说的话又都非常又道理,朕一时间真不知道如何抉择。”

    刘贵妃刚想说话,石虎又说道:“好了,不说了,朕疲乏的很,得再睡会儿。”

    刘贵妃无奈得说道:“那陛下好好休息,臣妾不打扰了。”

    “嗯!”石虎闭着眼,随意点头应了一声。

    太阳已经升的老高,石鉴正独自坐在院内喝茶,忽然一个人出现在石鉴身后,跪地说道:“拜见殿下。”

    “你怎么过来了?丞相大人呢?”

    来人正是老三,老三抱拳对石鉴说道:“回禀殿下,丞相府外忽然多了几个陌生人,丞相大人估计是有人正暗中监视丞相府,所以不便来向殿下传递消息,就派属下来了。”

    “有人监视?什么人?”石鉴有些惊讶,

    老三摇摇头,说道:“这个暂时还不清楚,丞相大人怀疑是燕王那边的人。”

    “呵呵,与其说说燕王派来的人,倒不如直接说说张豹派的人。”石鉴站起身,说道:“没想到张豹的反应这么快,真是小看他了,那丞相大人呢?现在在做什么?”

    “丞相大人自然还是像往常一样衣食住行,只是不能来殿下这里,免得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请殿下见谅。”

    “无妨,今日你过来,就是为了告诉本王这个事情?”石虎看着单膝跪这地上的老三问道。

    老三摇摇头,说道:“属下另有要事禀报,昨夜殿下走后不久,那人就招了,所有的东西都在这张纸上”

    石鉴伸出手,老三自觉的把那张写都密密麻麻的纸递给了石鉴,说道:“殿下请过目。”

    石鉴仔细看了看纸上的内容,边看边笑着说道:“老九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总喜欢自作聪明用这样的手段。”

    “殿下,丞相大人让属下问殿下,丞相府外的那几个监视的人,要不要做掉?”

    石鉴放下手里的供状,摇摇手,说道:“不必,张豹想要监视,就让他在那慢慢看吧,如果现在就把那几个臭虫杀了,等于告诉他丞相有问题,只是以后你们的行动要更加隐秘了,一定不能被他们发现你们的存在。”

    “殿下放心,这几个人还不至于能够发现什么。”

    石鉴满意的点点头,问道:“那个刺客现在如何了?”

    “昨日看到自己的儿子以后,顿时就服软了,招供以后,属下就马上给他治伤,死不了,功夫也能恢复,他现在心心念念的要杀庆王报仇。”

    “这是好事,告诉丞相,眼下正是用人之际,这个刺客既然已经招供,又那么恨老九,那就把他留在丞相府,以后也好为本王效力。”

    “丞相让属下问殿下,既然已经得到这供状,是否要把这件事捅出去?这样一来,庆王必定吃不了兜着走。”

    石遵微微一笑,摇头说道:“此事不急,既然已经有证据确定是老九干的,那让这份供状出现在老东西面前就是早晚的事情,眼下还没到时机,现在就把老九弄死,老二就稳坐皇位了,本王哪还有这个机会?等等再说。”

    “属下明白了,殿下是否还有其他事情吩咐?属下一并转达。”

    “暂时没有其他事情,联络鲜卑慕容皝的事情,让丞相抓紧时间去做。”

    “慕容皝的儿子慕容儁近日就会抵达邺城,丞相已经和他取得了联系。”

    “转告丞相,只要慕容氏助本王登位,将来齐鲁之地都是他们的,如此条件,怕是他慕容氏没有理由拒绝了吧。”

    “属下明白。”

    “退下吧。”石鉴挥挥手,然后坐回了桌前继续喝茶,老三起身后,几个身形便越出了宁王府的院子。

    此时燕王府里,石世正一筹莫展的看着张豹。

    “张大人,刺客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本王要府里困多久?”

    “回禀殿下,刺客到事情,属下还在追查,暂时并没有什么眉目,不过听说昨夜西华侯的儿子深夜在一处巷子里偶遇几个烟衣人,还与那几人交手了,属下认为那几个烟衣人很可能就是掳走刺客的人。”

    石世一听顿时来了精神,问道:“那几个烟衣人抓到了吗?”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那几个烟衣人可能是掳走刺客的人?”

    “殿下应该听说过西华侯的儿子,他的勇猛可一点不比当年的西华侯逊色,能从他手上逃走的人,身手绝对不是巡防营那些土鸡木狗所能比的,据属下的眼线传来的消息,当时石闵亲眼看到那几个烟衣人还扛着一个人,也身着烟衣,世界上怕是没有那么巧的事情吧?所以属下才推测,掳走刺客的人,已经在邺城了。”

    “那这些人到底受谁的指派,你有没有查到?只要他能将刺客交给本王,替本王洗清罪名,多少金银本王都给。”

    “属下还没有追查到究竟是谁指使这些人,不过已经有了怀疑对象。”

    “谁?”

    “丞相高尚之。”

    “高丞相?张大人你搞错了吧?高大人就是一个老滑头,做什么事情都瞻前顾后犹豫不决的,哪有本事指使这么厉害的高手?”

    “殿下,属下虽然没有找到证据,但是总觉得这个高大人有些让人琢磨不透。”

    “卧龙山上的事情,你不是也怀疑他吗?为何觉得这件事就是他做的?”

    “派人刺杀刘贵妃,属下可以断定必定是庆王所为,但是掳走刺客,属下实在想不出还有谁。”

    “说说看,你为什么这样怀疑?”

    “殿下您想,高大人稳坐丞相之位这么多年,未曾有什么功绩,但是居然没有犯过一次过失,陛下虽然经常对他看不顺眼,却未曾处罚过他一次,难道不奇怪吗?”

    “高大人每年都会给父皇搜罗美女和金银,自然深得父皇喜爱,父皇不责罚他,也是情理之中都事情,难道有什么不的对地方吗?”

    “属下并非觉得这个不对,而是他这么多年混迹官场,居然没有让人抓到一点把柄,做事能够如此滴水不漏,这说明他的心思缜密,绝非常人可比。”

    “那你的意思是?”

    “属下的意思是,这个高大人会不会和掳走刺客的烟衣人有关,如果真是高大人派人做的,那他的目的又到底是什么?”

    “你这样一说,倒似乎有些道理,高丞相为人有些让人不屑,却好像真的没有犯过什么把柄被人抓到。”

    “属下已经派人在丞相府周围监视了,若是有什么异常情况,殿下肯定会知道。”

    “张大人,本王也就指望你了,刘远志虽然衷心于本王,但还是太年轻气盛,若论行事老练,还是得张大人。”石世郑重的看着张豹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