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兄妹之情
    ,!

    “属下只是一个小小的侍郎,怎么能和尚书大人比?”

    “礼部空缺得位置,年前本王已经上书陛下了,又让刘远志和其他几个大臣都上书进言推举你,本王虽然现在被禁足,但是这项任命,开朝后应该就会下来。”

    “属下多谢燕王殿下提携。”张豹有些激动的跪地谢恩。

    石世苦笑道:“本王身边能出谋划策的,也就你一个人,你对本王忠心,本王岂会亏待了你?”

    “属下必定为殿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张豹说完,又重重对磕了一个头。

    “好了好了,你起来吧。”

    “是。”

    “听说父皇病了,我被禁足在府,没法去看望父皇,老九肯定会抓住机会大做文章,你说说看,本王应该怎么办?”

    “属下有一计策,就看殿下愿不愿意了。”

    “你说!”石世顿时来了兴趣。

    “听闻王妃娘娘贤良淑德,极善言辞,何不派娘娘进宫一趟?一来可以替殿下尽孝心,二来可以在陛下面前说说好话,说不定陛下不久就会赦免殿下。”

    “你说的也有些道理,梁氏是父皇给本王亲选的正妃,她的父亲凭战功得封梁王,让她去,说不定比本王亲自去还管用。”

    “正是如此!”

    “你这个主意不错,本王马上叫人喊她过来。”石世笑着起身,让下人传梁氏过来。

    张豹则微笑着默默的站在一边。

    第二天一早,刘远志便进了宫,来到了蕙兰宫,石虎向他传递了卧龙山刺杀事件的调查命令。

    “刘远志,朕的意思你都明白了吗?不要有任何偏袒,是怎么回事就是怎么回事,不要弄虚作假,辜负了朕对你的期待。”

    “臣谨遵陛下圣命。”

    “陛下,您看看您,这好歹是臣妾的亲哥哥,您说话干嘛说这么严肃啊?”刘贵妃在一旁说道。

    “没有没有,陛下说的没错,娘娘不必紧张。”

    “咳咳~”石虎咳嗽了一声,然后说道:“朕是看你忠厚老实,才交给你去办这件事,你现在还年轻,需要多锻炼锻炼,晚点你去趟大理寺,让大理寺的萧力配合你一下,必须把这事儿给朕查清楚,明白了没有?若是有人阻拦你,你就告诉朕。”

    “臣遵旨!”

    “陛下,臣妾难得见一见哥哥,您若是吩咐完了,能不能让臣妾与哥哥好好叙叙?”

    “去吧去吧,不过这后宫之中,不可随意走动,你可明白?”石虎看着刘远志问道。

    刘远志自然明白石虎的意思,慌忙点头说道;“臣明白,臣明白。”

    石虎挥挥手,然后就闭眼休息了。

    刘贵妃和刘远志则识趣的离开了房间,刘远志随着刘贵妃到了偏殿,刘贵妃对几个奴婢说道:“都退下吧,本宫与刘大人有话要说。”

    “是。”那几个奴婢异口同声的答道。

    刘远志见奴婢们退下,略有拘束的说道:“娘娘近日可好?”

    刘贵妃笑着说道:“大哥,这里就咱们兄妹二人,不谈君臣之礼,只讲兄妹之情。”

    “呵呵呵呵。”刘远志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问道:“妹妹近日可好?前几日卧龙山的事情,我第二天就听说了,幸亏你没事。”

    “在宫里吃的好穿的好,大哥不必担心,前几日去卧龙山,原本只是打算在那待几天,看看山上的风景,不曾想居然碰到了这样的事情,幸亏当时庆王殿下救了我,不然小妹可就做了刀下鬼了。”

    “这件事我有所耳闻,不过燕王那边猜测这件事说庆王自己搞的鬼,这叫贼喊捉贼。”

    “可是那供状上说的说燕王殿下指使的啊。”

    “单凭那份供状怎么能判定就是燕王?更何况燕王单为人我很清楚,他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刘远志看了看刘贵妃,又说道:“妹妹,有句话,做哥哥的不知当讲不当讲。”

    “大哥,什么时候跟妹妹这么客气了,自己家人,有什么不能说的?”

    “妹妹现在独占陛下恩宠,荣耀加身,为兄也跟着你沾了不少光……”

    “大哥,有什么话就直说啊,今天你这是怎么了?故意跟妹妹客套?”刘贵妃打断了刘远志的话。

    刘远志沉默了片刻,缓缓说道:“眼下朝中大臣都在议论立储一事,妹妹想必有所耳闻,大臣们议论的重头还是在燕王和庆王身上,以如今妹妹的身份,这二位王爷不会不想办法拉拢,为兄想说的是,妹妹最好和庆王保持距离。”

    刘贵妃有些不满的说道:“大哥今日是替燕王当说客来了?”

    刘远志并没有注意到刘贵妃的表情,继续说道:“非也非也,为兄并非为燕王当说客,尽管燕王也有心让你帮忙,但是为兄并不想让你卷入这场争斗之中,你可明白?”

    “大哥似乎早就在替燕王办事了吧?为何不替燕王拉拢小妹?”

    刘远志苦笑道:“为兄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容易,若是选择中立,最终无论谁赢了,都没好果子吃,与其这样,倒不如赌一赌。若是燕王继位,我不但稳坐户部尚书的位置,到时候还会有更多的恩赐,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那大哥为何不选择支持庆王呢?难道他比燕王差了?”

    “燕王此人颇有心计,心狠手辣,全无仁德之君的气概,若他将来做了皇上,恐怕于赵国百姓就是一件坏事。”

    “但是燕王生性怯懦,毫无主见,若是遇到奸臣擅权,怕是比庆王继位做皇帝更加可怕吧?”刘贵妃反问道。

    “你……”刘远志竟然被刘贵妃的话说的无言以对。

    “大哥,妹妹会小心做事,只是劝哥哥也不要盲目效忠,父母都已不在,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你明白吗?”

    刘远志意味深长的看了刘贵妃一眼,深深叹了口气:“看来庆王已经找过你了,为兄的话只能说到这里,你有自己的主见,你看着办吧,能不掺和进来,就尽量独善其身吧。”

    “大哥……”刘贵妃心中有些难过。

    “好了,不说了,大哥先走了。”

    刘远志说完,站起身往外走,刘贵妃眼睛有些湿润,她父母早亡,刘远志对于她来说如兄如父,两人的感情一向很好,但是今日两人的选择,却似乎发生了严重的分歧。

    “对了,你嫂子年前诞下一子,咱们刘家有后了,你有时间回家看看,今日早上进宫,你嫂子还让我跟你说一声的,她挺惦记你的。”

    “嗯……”刘贵妃用力点点头,目送刘远志离开了偏殿。

    若是让她重新选择,她宁愿嫁一个普通人家,只可惜时间不能倒流,她早已声帝王家的女人,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却日日处早风口浪尖。她用了五年的时间建立了自己的后宫的绝对地位,可是这终将有一天随着石虎的离去而化为泡影。

    “娘娘。”小香忽然这门口轻声喊道。

    刘贵妃的思绪被小香的突如其来的声音拉了回来,她连忙擦了擦眼泪,问道:“怎么了?陛下传唤?”

    “不是,是梁郡主来了。”

    “梁郡主?哪个梁郡主?”刘贵妃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是当年陛下亲封的梁王的女儿,后来嫁到了燕王府,做了燕王殿下的正妃。”

    刘贵妃想了半天,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她啊,本宫一时都没想起来。”

    “娘娘想起来了?”

    “本宫与她素无瓜葛,她怎么来了?”

    “说是替燕王来看望陛下来了,此刻正在与陛下说话呢。”

    刘贵妃一听,自然明白了这位梁郡主都来意,明面上是替燕王尽孝,实际上是替燕王当说客来了。

    “走,咱们去看看。”刘贵妃连忙走出偏殿。

    “陛下,侄女看您来了。”

    说话当正是梁郡主。这梁郡主与刘贵妃年纪相似,若是说刘贵妃媚眼红唇,沉鱼落雁,那这位梁郡主可谓冰肌玉骨,倾国倾城。

    “你今日怎么忽然来看朕了?哎呀,朕想想,这得有七八年没有见到你了吧?”石虎色迷迷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冰山美人,不由得有些色迷心窍,即使这是他的儿媳妇。

    “陛下,哪有那么久?明明是六年零八个月,家父过世的时候,您亲自去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那时候侄女还跟您说了几句话呢!”

    “对对对,那时候你刚刚嫁给世儿没多久,朕想起来了。”石虎看着梁郡主,眼珠子都不打转,又说道:“没想到几年不见,朕这乖侄女长的越发美貌了。”

    梁郡主不但长的漂亮,更是更精明的女人,岂会看不出石虎的眼神里透露的分明是肉欲的贪婪?她假装不知,笑着说道:“陛下这是在取笑侄女吧?自从嫁给了燕王殿下,每日操劳府里都事情,侄女都快变成黄脸婆了。”

    “看来是世儿这个兔崽子让你受委屈了,改天朕好好骂他。”石虎说着,抓着梁郡主都手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