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卖身之契
    ,!

    石世原本就不是一个有主见得人,虽然觉得拿自己的女人去侍奉别人很是可耻,但张豹的话又说的他无可辩驳。石世的心中竟然不免有些心动。

    “此事事关重大,本王需要慎重考虑。”石世看了一眼张豹。

    “属下明白,殿下还是考虑一下比较好。”张豹看了一眼石世为难的样子,知道石世并非没有心动,只是需要时间考虑。

    “张大人还真是足智多谋,替殿下考虑的周到。”一个声音忽然从门口传了过来。

    张豹心中一惊,回头看去,说话的正是梁郡主。

    “爱妃……”石世抬起头,有些羞愧的看着梁郡主。

    梁郡主脸色平静,从容的走了进来。尽管张豹提出这个想法,但他实际上并不希望梁郡主知道这个主意是他出的,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若是梁郡主因此记恨他,怕是张豹以后的日子也好过不到哪去。

    但是此事若是由燕王亲自去对梁郡主说,这个恶人或许就不用张豹去做了。三纲五常,夫为妻纲,日后若是梁郡主怨恨,只能怪燕王。

    只是张豹没想到的是,刚刚他与燕王的对话,都被梁郡主听到了,这个梁子,怕是和梁郡主结下了。

    “张大人,你先退下吧,本郡主有事与殿下商量。”梁郡主冷冷的看了一眼张豹说道。

    张豹默默点头,恭敬的对两人行礼,然后退下了。

    石世有些避讳梁郡主的眼光,不敢直视,心虚的问道:“爱妃要与本王商量何事?”

    梁郡主走到石世旁边,坐了下来,问道:“殿下,妾身嫁到燕王府这些年,相夫教子,可有做的让殿下不满的地方?”

    “没有……”石世小声回答。

    “臣妾这些年打理燕王府上上下下,事无巨细,可有让殿下不满的地方?”

    “也没有……”石世的声音越来越小,不敢抬头看梁郡主。

    “臣妾这些年床帷帐内,伺候殿下,可有让殿下不满的地方?”梁郡主的声音依旧平静如水。

    石世十分不安的抓住梁郡主的手,满脸愧疚的说道:“爱妃你别说了!本王其实并不想这样做!”

    “可是殿下正在犹豫,不是吗?”梁郡主反问道。

    “本王没有……”石世尽管嘴上不敢承认,其实心虚到不敢与梁郡主对视。

    “殿下并非没有这样的打算,现在缺的只是一个决心而已,我与殿下夫妻七年,殿下的心思,我岂会不懂?”

    梁郡主说着站起身,走到窗前,靠着窗户,看着外面院子里的几棵光溜溜的树,沉默了好久,说道:“殿下,你与我说句真话又当如何呢?”

    “爱妃,本王是真的不想这样做的,但是老九视本王为眼中钉肉中刺,本王原本并不想与他争这皇位,但是他若称帝,岂会放过燕王府的人?本王这也视逼不得已啊!”

    梁郡主走到石世面前坐下,面对面的看着他,说道:“为了殿下的储位,妾身愿意按照张豹刚刚的想法去做。”

    “什么?你……”石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妾身只需要殿下一个承诺。”梁郡主打断了石世的话,冷静的说道。

    “什么……什么承诺?”石世问道。

    “首先殿下要记住,妾身这样做不是水性杨花,生性放荡,殿下你可明白?”

    “本王知道……”石世慌乱的点点头。

    “其次,妾身要殿下一个承诺,并且希望殿下将此承诺写下来交给妾身。”梁郡主镇定的说道。

    “爱妃你说,什么承诺?别说是一个承诺,就算是十个承诺,只要本王做得到,都可以答应你!”石世信誓旦旦都说道。

    “好,既然殿下这么说,那妾身就向殿下要两个承诺……”梁郡主说着,看了一眼石世,石世正竖着耳朵等着她说出条件,于是梁郡主继续说道:“第一,你若称帝,必封我梁氏为皇后,永远不得废黜。第二,你称帝后,必须立我的儿子为太子,将来传位于他,永远不得另立他人。如此两个条件,殿下可能答应?”

    石世想了片刻,抬起头,对梁郡主郑重对说道:“这两个条件,本王都答应你!”

    “那好,请殿下将此承诺写下,笔墨在此。”

    梁郡主说着,将笔墨纸砚一一给石世备好,放在他的面前。

    石世的内心五味杂陈,难以言表,他略有颤抖的提起笔,沾了沾墨,犹豫了片刻。

    “殿下若是写下这两个承诺,那就意味着妾身与殿下的约定就此达成,殿下若是不写,妾身只当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算将来刀山火海,妾身也愿意与殿下一起面对。”梁郡主见石世有些犹豫,便只一旁说道。

    石世内心纠结了片刻,终究还是落笔写下了刚刚答应梁郡主的两个承诺。

    一旁的梁郡主看着石世最终还是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内心不由得一阵酸楚,她强忍住悲怆,静静的看着她的男人替她写下一份卖身契。

    片刻之后,石世便写完了一纸承诺,匆匆递给梁郡主,说道:“本王写好了,你看看行不行?”

    梁郡主接过那张纸,看都没看,直接折起来装入随身携带都一个锦囊之中。

    “爱妃不用看一下吗?”石世问道。

    梁郡主苦笑道:“没什么可看的,不过是写的女子的悲哀,妾身身体不适,先告退了,今夜不能侍奉殿下。答应殿下的事情,妾身自会去办。”

    梁郡主说完,便起身离开了,留下石世一个人坐在那。

    梁郡主刚刚走到门外,只听的屋内“哐当”一声,原来是石世把桌案给掀翻了。梁郡主终究没有忍住,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没有回头,也没法回头,掩面跑向自己的房间。

    蕙兰宫内,石虎已经睡下,由于张太医的叮嘱,石虎需要静养,刘贵妃便没有答应给石虎侍寝,独自睡在另外一间屋子。

    “明日出宫后,你去趟庆王府给庆王传信,就说本宫有事要与他商量。”刘贵妃对正在整理东西的小香说道。

    小香抬起头问道:“明天?娘娘明天不是去刘大人府上吗?”

    “是去大哥家,不过见庆王也是有重要的事情。”

    “那庆王若是问奴婢这时间和地点,奴婢该如何答应?”

    “明日子时,刘府后门。”

    “明日子时?娘娘明日不回宫吗?”小香有些疑惑的问道。

    “陛下明日就回宏光阁,而且已经答应本宫可以在刘府住一晚,你就按照本宫说的去做便是,剩下的你不用管。”

    “是……”小香点头应道。

    邺城外的军营里,石闵正看着王世成从尤坚那里带回来的东西,上面写的都是关于征兵都细节。

    “这说来说去,咱们这位兵部尚书等于什么也没干,就等于让咱们自己想办法啊?”李昌胡乱翻了几张纸,然后说道。

    “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吧,尤坚借口户部给的钱粮不多,没法给咱们拨发那么多的兵器粮草,让咱们自己想办法解决。”王世成这一旁喝着茶说道。

    “三叔,这尤坚当时是怎么跟你说咱们征兵一事的?”石闵一边看一边问道。

    王世成放下杯子,在火炉旁烤着火,说道:“他说,现在将军麾下已经有四万人,再征兵,怕是户部拿不出更多的钱粮支持,北方的战事也已经平息,暂时不会有战事,征兵一事完全不必这么着急。”

    “放他娘的狗屁!上次打鲜卑人,老子们缴获了那么多辎重粮草,不是上交了两万石吗?这才几天?又没了?早知道就他娘的不给这帮王八蛋了!”李昌拍着桌子骂道。

    石闵抬头看着李昌,笑着说道:“二叔,幸亏没让你去办这件事,否则咱们这位兵部尚书肯定会被你打了。”

    “打他都是轻的!要依老子的脾气,非卸了他一条胳膊才行!什么叫战事平息不需要征兵?征兵训练不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吗?总不能等人家来打咱们了,咱们才去临时征兵吧?这新征打兵都没训练,怎么上阵杀敌?”李昌忿忿都骂道。

    “三叔,上次打独孤南信缴获的粮草,除了上交朝廷的,还剩下多少?”石闵问道。

    “剩下的没多少,也就够咱们四万弟兄吃十多天。”

    “这还叫没多少?四万人够吃十多天,他独孤南信出门打仗可真没少带粮草啊!”石闵有些惊讶的说道。

    “嘘!”王世成连忙示意石闵小声点,说道:“其实上次班师回朝的时候,大哥叫我点清上交,我没如实上报,偷偷留了一部分,实际上上交的只有五成,我告诉大哥的是八成,防的就是这一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