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锦囊传信
    ,!

    其余的奴婢都在院子里侯着,刘贵妃带着小香到了刘夫人的门前,还没敲门,便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和刘夫人的声音。

    刘贵妃轻轻推开门,刘夫人正坐在床头,抱着孩子。

    “嫂子,这孩子的哭声真是洪亮,到底是个男孩。”

    “娘娘!你回来了!”刘夫人抬头,见进来的是刘贵妃,神情有些激动,便放下孩子准备起来。

    “嫂子你别动,刚生过孩子,你得好好休息。”刘贵妃连忙走上前让刘夫人躺好。

    “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派人提前通知一下,你大哥天刚亮就出去了,我得赶紧叫人把他喊回来。”刘夫人说着,又想起身。

    “嫂子,大哥现在好歹是户部尚书,总得有他的事情要做,让他去忙吧,我今天回来是看看小侄子的。”刘贵妃说着,便挑逗起床头的孩子。

    那孩子看到刘贵妃,居然立马就不哭了,取而代之的是天真烂漫的笑容。

    “娘娘您看,这孩子看到您就不哭了,跟您还真有缘呢!”小香在一旁说道。

    “孩子长得挺像大哥的,嫂子你看这眉毛和眼睛。”刘贵妃一边挑逗孩子,一边对刘夫人说道。

    刘夫人一脸疼爱的看着襁褓中的孩子,然后问道:“娘娘这次回来住几天?”

    “嫂子,你怎么跟林伯一样叫我娘娘?住刘府咱们就是自家人,什么娘娘不娘娘的?还是叫我乳名就好。”

    “你大哥听到,怕是要责备我了。”刘夫人有些尴尬的说道。

    “不会的,大哥若是说你,我替嫂嫂出头。”刘贵妃打趣道。

    刘夫人和小香听了这话,都忍不住笑了,就连襁褓中的孩子也“咿咿呀呀”笑了起来。

    “这小东西仿佛听得懂你的话一样。”刘夫人轻轻抚摸着孩子,抬头看着刘贵妃说道。

    “说明这孩子以后肯定跟我亲。”刘贵妃也说一脸欣喜,忽然转过头对小香说道:“你退下吧。”

    刘贵妃朝小香使了一个颜色,小香心领神会,默默点头,退出了房间。

    “怎么了?干嘛让这丫头出去?”刘贵妃有些疑惑的问道。

    刘贵妃笑着回答:“没事,和自己家人说话,让下人这旁边待着有些别扭。”

    刘夫人并不怀疑,点点头,然后问道:“这次回来住几天?一会儿我得让人给你好好收拾一个屋子,还是以前那间,怎么样?”

    “嫂子,你就别操心了,你现在该操心的是这孩子,好好调理身体。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看你和孩子的,明天就回宫了,陛下身体抱恙,我得回去。”

    “陛下病了?这是怎么回事?”刘夫人问道。

    “昨日大哥进宫就知道了,他回来没告诉你?”刘贵妃有些疑惑。

    刘夫人摇摇头,表示不清楚,然后说道:“朝中得事情,你大哥从来都不让我过问,说是让我不要管,照顾好家人就行了。”

    “哎,大哥从来都是这样,总想把家人排除在朝堂之外,避免卷入朝堂纷争,自己独自面对所有的一切。”

    “他是一个很有担当的人,嫁给他,我一点都不后悔。”刘夫人低头看着孩子,小声的说道。

    刘贵妃笑着说道:“嫂嫂,现在就算你后悔也来不及了,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

    刘贵妃指了指襁褓中的孩子,两人都笑了起来。

    “殿下,尤大人来了。”谭渊忽然进来对石遵禀报。

    “他已经很久没有过来了,想必是有什么事情吧?”石遵说着,放下了手里的书。

    “尤大人还带了一个人过来,殿下或许会更感兴趣。”谭渊故作神秘的说道。

    石遵顿时来了兴致,说道:“叫他们过来。”

    谭渊笑着点点头,然后走出了屋子。

    片刻之后,尤坚带着一女子走了进来,两人跪地行礼说道:“拜见庆王殿下。”

    “起来吧。”石遵抬手说道。

    尤坚和那女子起身后,石遵看清了那女子的面容,惊问道:“你不是贵妃娘娘身边的婢女小香吗?”

    小香微笑着再次行礼说道:“奴婢正是,殿下好眼力。”

    “见过你几次,这次是本王第一次与你正式说话,今日你过来是不是有什么消息要告诉本王?”

    小香从袖中取出一个锦囊,双手递给石遵,说道:“这是娘娘让奴婢传来的,殿下请及时看一下。”

    石遵紧握那锦囊,笑着说道:“替本王谢谢你家娘娘。”

    小香点点头,说道:“奴婢告退。”

    “等一下!”石遵喊住了小香。

    小香连忙站住,低头小声问道:“殿下还有什么吩咐吗?”

    石遵微微一笑,说道:“没什么吩咐,本王只是想谢谢你对本王的忠心。”

    石遵说着站了起来,走到旁边的柜子旁,打开柜子,取出了一个木盒,然后走到小香面前,将木盒递给小香,说道:“拿着,赏你的。”

    小香连忙推却,跪在地上说道:“殿下不可,叔父已经给过小香金子了,说是殿下赏赐,小香怎可再受殿下恩赐?请殿下收回吧。”

    “尤大人,你这侄女机灵的很,不过她不肯要本王的赏赐,你说本王怎么办?”石遵看了看尤坚问道。

    尤坚连忙对小香责怪道:“殿下赏你的,你就拿着!以后好好替殿下办事就好!”

    小香抬头看看尤坚,颤颤巍巍的双手接过了石遵手里的木盒,然后小声说道:“奴婢谢殿下赏赐。”

    石遵抬抬手,说道:“行了,你退下吧,出去后注意不要被人看到。”

    “奴婢明白。”小香用力的点点头。

    小香说完,便退了出去。石遵见小香走了,看了看尤坚,然后坐回了位置上,问道:“今日你怎么和你这侄女一起来了?”

    尤坚站在那恭恭敬敬的回答:“今早下官原本正打算来向殿下禀报一些事情,这丫头忽然来到我府上,说是有东西必须要当面交给殿下您,下官没有办法,便将她带了过来,还请殿下不要见怪。”

    石遵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然后端起茶杯,正准备喝,抬头看了一眼尤坚,说道:“坐吧尤大人,站着做什么?”

    尤坚有些尴尬的笑着说道:“在殿下面前,殿下不发话,下官岂敢乱动。”

    说着,便坐了下来。石遵放下手中的茶杯,拎起茶壶,摆好一个杯子,又准备倒一杯茶,尤坚一副受宠若惊道样子,推却道:“殿下殿下,下官自己来就好,自己来。”

    尤坚连忙接过了石遵手里道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但是没敢喝,安安份份的坐在石遵旁边。

    “今日你过来有什么事情要禀报本王?”石遵泯了一口茶,然后问道。

    尤坚连忙坐正,说道:“前几日石瞻的右前锋大将王世成来找我,说是要征兵,要兵部出一份奏请给陛下。”

    “你怎么说的?”

    “下官自然是各种推辞不同意了,现在石瞻手下有四万人马,再让他征兵,等他兵员更足,岂不是坏了殿下的事情?”

    “你倒机智,不过你确定石瞻会善罢甘休?”

    “征兵必须要我兵部点头,他石瞻没有私自征兵的权利,陛下那边,下官自然会找好足够的借口。”

    “石瞻的惯例是不用胡人,他的军中都是汉人贱民,本王倒要看看,现在的中原,他能找到多少汉人。”

    “殿下,下官认为,这石瞻早晚会成为您的绊脚石,还是要早些下办法除掉比较好。”

    “石瞻行事谨慎,本王手里没他的把柄,而且父皇对他们父子二人宠爱有加,想扳倒石瞻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尤坚默默点头,又说道:“殿下说的有道理,对了,王世成在与下官商量征兵的时候,还提到了一件事。”

    “什么事?”

    “据说是想组建一支特殊的骑兵,只需要一千人,但是马匹和兵器装备的要求非常高,下官以户部给的钱粮不多为由,也给拒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