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郡主献身
    ,!

    “一千人的骑兵?”石遵以为自己听错了。

    “对,他说的就是一千人,不过每人要配至少两匹马,还要用粟米喂养。”

    “还有呢?”

    “每个士兵的武器装备从盔甲到长刀,匕首,短斧,都有要求,每人还要配两张弓,长箭百支。”

    “石瞻这是想要一支曹操那样的虎豹骑啊?”石遵都内心不免一丝惊澜。

    “殿下,您说这石瞻会不会想要谋反?”尤坚问道。

    石遵摇摇手,说道:“你太高看石瞻这个人了,他是有本事,但是还没胆子敢造反,更何况现在的皇上与他亦君亦父,他是不可能造反的。说他造反,别说本王不信,父皇也不会信,尤大人,你想的太简单了。”

    “下官愚昧了……”尤坚连忙低头说道。

    “不碍事,拉拢刘贵妃你有功,本王不会忘记,暂且退下吧。”石遵朝尤坚挥挥手。

    尤坚看到了石遵左手还捏着刚刚小香给的锦囊,很识趣的起身行礼说道:“那下官先告辞了。”

    石遵微笑着点点头,尤坚便转身走了出去。

    石遵见尤坚出去,连忙打开锦囊,里面塞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今日子时,尚书府后门。”

    “殿下,刘贵妃说了什么?”站在不远处的谭渊小声问道。

    “去准备一下。”石遵说着,将纸条递给了谭渊。

    谭渊接过纸条,看了看,点头说道:“属下明白了!”

    谭渊说完,将纸条双手递还给了石鉴,然后转身走出了屋子。

    石鉴右手紧紧抓着那个锦囊,脸上不由得浮现出得意递笑容,口中念道:“刘环啊刘环,你终究还是逃不过本王的手掌心!”

    一辆马车晃晃悠悠的停在了皇宫门口。

    “什么人?”门口的侍卫拦下马车喊道。

    “是我。”粱郡主拉开了门帘,对侍卫说道。

    那侍卫连忙跪地谢罪道:“小人不知是粱郡主的大驾,多有得罪。”

    “起来吧,你职责所在,我不怪你。”

    “谢粱郡主!”那侍卫站起身,对其他人说道:“放行!”

    那侍卫说完,转过头对粱郡主恭敬的笑着说道:“郡主慢走。”

    粱郡主微笑点头,然后放下了帘子。

    粱郡主的马车直奔宏光阁去了,因为燕王已经得到消息,石虎一早就从蕙兰宫回了宏光阁。

    “陛下,粱郡主求见。”陆安忽然跑进来,对正在换衣服的石虎禀报道。

    石虎以为自己没听清楚,一边照着镜子一边问道:“你说谁来了?”

    “是粱郡主!”陆安跪着地上低头说道。

    石虎一听是粱郡主,心中不免有些激动,他从昨日见过粱郡主后,便一直惦记着粱郡主的美貌,此刻听说粱郡主又来求见,刘贵妃又不在宫里,他岂不如鱼得水?

    “让粱郡主进来。”石虎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故作正经。

    “是……”陆安起身跑了出去。

    石虎连忙假装坐下,随手拿起一本书看着,实际上眼睛却盯着门口。粱郡主一身华服,妆容淡雅,轻盈的走进了宏光阁。

    “侄女参见陛下。”粱郡主恭恭敬敬的向石虎跪地行礼。

    石虎扔下手里的书,朝粱郡主抬抬手,谄笑道:“起来吧起来吧,坐过来。”

    粱郡主从容道站起身,走到石虎身边,坐了下来,淡淡的笑着问道:“听闻陛下该卧床静养,怎么今日就起来了?”

    石虎随口说道:“卧床两天,实在是身子骨吃不消,所以起来活动一下。”

    “燕王听闻陛下身体有恙,今日便又把侄女打发过来,替他给陛下请安,所以侄女又来打扰陛下了,还望陛下不要见怪啊。”

    “不打扰不打扰!”石虎时不时的瞄一下粱郡主,略有猥琐的笑着说道。

    “看陛下今日似乎神色很好,想来恢复的不错,侄女和燕王真替陛下高兴。”

    “朕身子一向好的很,别看朕年纪大了,老二他们的身子骨未必有朕的好!”石虎捋着胡子吹牛。

    粱郡主“噗嗤”一下笑道:“陛下刚刚那样真可爱。”

    石虎一愣,没反应过来,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粱郡主连忙停住不笑,跪在一边低头说道:“侄女失言了,陛下赎罪。”

    石虎侧着身子,将粱郡主拉起来说道:“朕又没怪你,起来起来。”

    不知是粱郡主身子不稳还是石虎用力过大,粱郡主竟然跌倒在了石虎的怀里。石虎顺势一把抱住,一股神奇的香味扑鼻而来,闻的石虎心花怒放。

    “陛下,快放开我……”粱郡主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石虎这才反应过来,有些不舍的松开了粱郡主,说道:“小心点,幸亏朕接着你。”

    “刚刚陛下手上的力气好大,把侄女给拽倒了。”

    石虎顺着粱郡主的话说道:“朕年轻的时候,手上有千斤之力,你别看老九好像很厉害,他跟我年轻的时候不能比,差远了!”

    “那是自然,家父在世的时候常说,陛下年轻的时候勇猛无敌,深得太祖皇帝陛下的赏识。”

    “那都上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朕现在虽然岁数大了,力气可还是有的。”

    “侄女刚刚已经发现了。”粱郡主捂着嘴偷笑道。

    “你夫君这几日禁足在府上都做些什么?朕罚他禁足,他是不是私下埋怨过?”

    粱郡主摇摇头说道:“这倒没有,殿下每日还是看看书,偶尔有朝中大臣来拜访,就与他们聊聊一些事情,并未对陛下有什么抱怨。”

    “他就没让你来向朕打听一下,朕什么时候会取消他对禁足?”

    “燕王殿下自然是希望陛下早日查清真相,给他一个公道,谁会愿意整天闷朕家里呢?陛下您说是不是?”

    “你这个丫头,鬼机灵一个,就你最会说话。”石虎说着,趁机伸手到粱郡主脸上捏了一把。

    “陛下,侄女已经嫁做人妇,不再是小孩子了,您这样不好……”粱郡主故意半遮着脸说道。

    石虎一听,自然是明白粱郡主已经懂得了他到心思,故意说道:“有什么不好?朕说好就好!”

    石虎说着,伸手又想将粱郡主拉到怀里,谁知粱郡主往旁边一躲,说道:“陛下,我可是您的儿媳妇儿,又是您的侄女,这样真的不好,何况……”

    石虎问道:“何况什么?”

    “外面这么多人,传出去,您让侄女怎么做人啊?对陛下您的圣名也不好啊。”

    “你放心,外面这几个奴才没人敢多嘴,否则朕会砍了他们。”石虎说着,准备站起来。

    粱郡主往后退了一步,说道:“不行,刘贵妃若是知道了,还不得杀了我?您昨天没看到她看我的眼神,恨不得把我吃了。”

    石虎走向粱郡主,说道:“怕她做什么?有朕在,谁敢动你?”

    石虎说着,一把将粱郡主拉入怀中。

    “陛下,我可是您的儿媳妇,您这样对我,您的儿子燕王殿下怎么办?”

    “这是朕的天下,朕说怎样就怎样,大不了朕多赐几个美女给他便是。”石虎说完,便凑着嘴要亲上去。

    粱郡主一把推开石虎,说道:“那陛下当我是什么?当年可是您把我赐给燕王当正妃的,现在……”

    “那时候朕还没见过你,若是朕早知道你如此貌美,岂能便宜了老二?”

    “可是我与燕王殿下的名份在这里,陛下就算不顾及我和燕王殿下,也该估计您自己的名声吧?”

    “朕可管不了这么多,老二若是舍不得?朕赐几个美女给他便是,就当补偿了。”石虎说完,又想扑上去。

    粱郡主又躲开石虎说道:“燕王殿下对女色不那么感兴趣,若是天天被关朕府里不能出去,要再多美女也没意思啊。”

    “只要你从了朕,朕明日就解除他对禁足,如何?”石虎有些急不可耐,随口答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