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暗中结盟
    ,!

    “什么时辰了?”石遵问道。

    “亥时已过。”

    “那本王先过去了。”石遵说着,转身走出了屋子。

    一辆马车不紧不慢的行在邺城的街道上,马车两旁跟着四个带刀护卫。偶尔路过的巡防营的人,都很识趣的站到路边,不敢挡住马车的去路。

    庆王闭着眼坐在马车中,心中不免有些欣喜,他所不知道的是,烟夜之中,已经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他了。

    “殿下,到了。”一个护卫凑到马车帘子外小声说道。

    石遵睁开眼,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起身披着斗篷下了马车。

    “你们去四周看着,本王一个人在这等着就好。”石遵对几个人吩咐道。

    “属下遵命。”那几个护卫立马散开,连同那个车夫也远远的站到了边上望风。

    天空又开始飘起了雪花,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

    不一会儿,刘府的后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里面走出了一个女子,正是小香。

    石遵转过身,见小香冲他微微点头,然后向门内伸出手,扶着一个人走了出来,那人也披着斗篷,不是刘贵妃又会是谁?

    石遵走上前,刚想说话,刘贵妃对小香吩咐道:“你在门口等着,不必跟过来。”

    “是……”小香轻声应道。

    石遵伸出手,扶着刘贵妃说道:“娘娘,外面寒冷,咱们上马车内一叙。”

    刘贵妃点点头,石遵指了指方向:“娘娘这边请。”

    马车停在刘府后门二十步左右的地方,石遵扶着刘贵妃先上了马车,然后自己也一头钻了进去,将帘子拉好。

    “殿下还真是会享受,你这马车比本宫的还要豪华,空间也大的多。”刘贵妃看着刚刚钻进来的石遵说道。

    “生当及时行乐,娘娘若是喜欢,这车马送与娘娘便是。”石遵理了理衣服,对刘贵妃说道。

    刘贵妃微微一笑:“本宫只是随口说说,殿下盛情,本宫心领。”

    “今日娘娘派人来信约本王在此见面,不知有何事相商?”石遵说着,已经挪到了刘贵妃的身边,伸手揽住了刘贵妃的腰。

    刘贵妃轻轻拨开了石遵的手臂,说道:“殿下急什么?本宫约你来自然是有事情商量。”

    石遵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但凭娘娘吩咐。”

    “昨日燕王的正妃,前梁王的女儿粱郡主进宫看望陛下,我看燕王似乎有意用自己的女人来换取圣心。”

    “粱郡主?可是五六年前死掉的那个梁王的女儿?”石遵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错。”

    “这个女人,本王当年这梁王的葬礼上曾见过一次,确实是一个美人。”石遵说着,眼睛似乎还泛着精光。

    刘贵妃瞥了石遵一眼,没好气的说道:“难不成殿下还惦记这那粱郡主不成?”

    石遵连忙说道:“粱郡主虽然好看,但比起娘娘,还逊色三分。”

    石遵说着,手又有些不老实的搂住了刘贵妃,这一次,刘贵妃没有拒绝。

    “昨日我看到陛下见到那粱郡主的时候,眼睛都看直了,那粱郡主一看就是个聪明的女人,岂能看不出陛下对她垂涎三尺?她却似乎假装没看到,你说,这是不是燕王有意安排的,叫她去龙床上替燕王谋取储位?”

    “娘娘真正在意的怕不是粱郡主是否会为燕王谋求储位吧?”石遵凑在刘贵妃耳边轻声说道。

    “你什么意思?本宫这么晚约你过来,难不成是为了和庆王殿下你开个玩笑?”刘贵妃有些不悦,想要挣脱石遵的手臂。

    不料石遵死死的将她搂在怀里,将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很不规矩的到处乱摸,说道:“娘娘现在最关心的,其实是粱郡主会不会上我父皇的龙床,对吧?”

    “你既然知道,何须再问本宫?”刘贵妃一边说一边想要推开石遵。

    石遵停下不安分的双手,对刘贵妃说道:“那本王现在就可以告诉你,那粱郡主现在已经在龙床之上了。”

    刘贵妃闻言,犹如五雷轰顶,顿时愣住。

    “怎么?娘娘不信吗?”石遵见刘贵妃一言不发,便问道。

    “你哪来的消息?”刘贵妃冷冷的问道。

    石遵松开了刘贵妃,坐了起来,说道:“今日粱郡主前脚刚进宫,本王后脚就知道了,而且据本王眼线来报,这粱郡主一直到天烟都没有出宫,至于她在宫里做什么,怕是不用本王说,娘娘也能想到了吧?”

    刘贵妃听完这话,气的嘴唇都有些颤抖,骂道:“好一个贱妇,好一个仁义的燕王,没想到燕王居然为了皇位,把自己的女人都贡献出去,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石遵看到刘贵妃愤怒的样子,说道:“这件事一看就知道不是燕王的做法。”

    “粱郡主是燕王的女人,不是他的主意,那会是谁?”

    “除了张豹,本王想不出还有谁会替燕王出这样的主意,这种事情,也只有他干得出来。”石遵看了看刘贵妃,继续说道:“所以本王才说,燕王此人懦弱无能,张豹又极有野心,若是燕王上位,不但娘娘没有好果子吃,你的兄长刘大人,怕是也会被张豹处处打压吧?据本王了解的消息,年后开朝,陛下就会任命张豹接任礼部尚书,自此,他与刘大人可就并肩了。”

    “既然那贱人已经上了龙床,肯定会不择手段打压本宫,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替本宫出气?现在本宫与殿下你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办法倒是有,就看娘娘肯不肯了。”石遵饶有意味的看着刘贵妃说道。

    “什么办法?”

    石遵再次搂住刘贵妃,凑到刘贵妃耳边低声说道:“若是让你怀上一个孩子,不知父皇会不会对你更加宠爱呢?”

    石遵说完,伸手开始解刘贵妃的衣服,刘贵妃似乎明白了石遵的意思,竟然也丝毫没有反抗,任由石遵的行其所事。

    马车之内传来了低靡之声,远处的几个护卫并没有听到,但是离的不远的小香,却听得见这似有似无的动静。

    后妃与皇子私通,这是十恶不赦的大罪,小香此时心中,竟然也有一丝丝的紧张,毕竟若是东窗事发,她也脱不了干系。

    一番**过后,刘贵妃似乎意犹未尽,趴在石遵的怀里说道:“殿下,你可是答应了本宫的,你若继位,必封我为后。”

    石遵心满意足的捏了一下刘贵妃的脸蛋儿,笑着说道:“这是自然,天下女子,无人能比得上你的美貌,只要你能让父皇立我为太子,这皇后之位非你莫属,若是你能诞下一个儿子,将来本王必立为太子,如何?”

    刘贵妃心满意足的说道:“如此便好,也不枉我委身于你。”

    “以后父皇有任何决策,还望你第一时间知会本王,本王有任何计划,也必定让你知晓,你可明白?”

    “这是自然,不过我有一事还需与你有言在先。”刘贵妃忽然抬起头对石遵说道。

    “何事?”

    “我兄长为人正直,绝无坏心,他日若不能为你所用,还望你放他一马,不可伤及刘家人的性命。”

    石遵笑了笑,说道:“刘远志有你这样的妹妹,也算是他的福气,本王答应你便是,不过,你大可劝令兄投于本王帐下,以他的才智,本王必不会亏待于他。”

    “兄长为人耿直,我并无把握能够说服他,所以才要你这样一个承诺。”

    “这个本王可以答应。”石遵点了点头。

    刘贵妃坐了起来,边穿衣服边说道:“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石遵也起身,再次搂住刘贵妃,有些不舍的说道:“**苦短,有朝一日,本王必定与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那殿下千万不要辜负本宫的这份期待。”刘贵妃依靠在石遵的肩上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