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马上对决
    ,!

    烟衣人忌讳周围来来回回的巡防营,不敢近处监视,远远的观察着石遵车马的动静。

    雪越下越大,整个邺城再次湮没在积雪之中,一直躲在暗处的烟衣人担心自己行踪暴露,只得悄悄离去。

    第二天清早,大雪已停,石闵走出大帐,脚下的积雪“吱吱”作响。

    “少将军早!”张沐风远远的跟石闵打着招呼。

    “张兄弟早,昨夜刚刚下过大雪,今早的训练恐怕得晚点了。”石闵边走过去边说道。

    “上次比试没能赢少将军,真是遗憾,改日卑职要再与你比试一番。”张沐风笑着说道。

    “好!我等着!”石闵笑着拍了拍张沐风的肩膀,又问到:“上次你后来没有比试步战和马战,不知你这两样本事如何?”

    “不瞒少将军,除了射箭差那么一点,其他的还行,我从军前就是放马的,放了整整十年,就没有我驯服不了的马。”张沐风自豪的说道。

    “那为何那次你没比试马战?”石闵问道。

    张沐风有些不好意思的挠着头说道:“卑职骑马水平是很好,可是没在马上与人战斗过,所以没敢尝试。”

    “原来是这样,不如今日我考验一下你的马战功夫,如何?”石闵推了推张沐风。

    “这个……”张沐风有些尴尬的说道:“卑职怕过不了少将军一个回合。”

    “刚刚你还说要与我比试呢,现在倒不敢了?这么胆小,兄弟们恐怕会笑话你吧?”石闵故意激张沐风。

    “谁说我胆小?比就比!”张沐风年轻气盛,骨子里就是一股不服输的劲头。

    “好!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我去牵马!”张沐风说着,转身便跑开了。

    石闵则去校场挑选了几件木制兵器,以供挑选,一些士兵见状,也纷纷过来凑热闹。

    没多久,张沐风便牵着两匹马过来,对石闵说道:“少将军,马牵来了。”

    石闵笑着说道:“来吧张兄弟,随意选一件兵器。”

    “卑职惯用长刀,还选刀吧。”张沐风说完,便捡起来一把木刀。

    “随你!”石闵说着,一脚勾起一支长棍,单手抓住,说道:“那我就用这根长棍代替长戟。”

    石闵说完,二人转身便上了马,彼此拱手行礼,张沐风说道:“少将军,请指教!”

    “你我定要尽全力!”石闵大声说道。

    “少将军放心,卑职若不出全力,可能还真过不了一股回合!”张沐风微微一笑,然后勒马掉头。

    “驾!”石闵也夹了一下马肚子,调转马头,两人拉开了距离。

    “好!”旁边围观的将士越来越多,不断有人呐喊。

    “老三,外面吵什么呢?”李昌一边穿衣服一边问还在睡觉的王世成。

    “我哪知道,你出去看看不就得了,别打扰我睡觉!”王世成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句,然后翻过身用被子蒙住头,继续睡觉。

    李昌穿好军服,走出大帐,远远的看到石闵和张沐风骑在马上,像是要比试一下。李昌连忙跑回大帐,掀开王世成的被子喊道:“快起来,有好戏看!”

    “有什么好戏!昨晚你睡的死猪一样,打呼打那么响,我都没睡着,现在别吵我!我要睡觉!”王世成拉过被子,想要继续睡。

    李昌再次把被子掀开,大声说道:“小闵在校场上要与张沐风那小子比试马战,咱们快去看看!”

    王世成一个机灵坐了起来,揉着眼睛问道:“你说谁和谁要比试?”

    “小闵和张沐风啊!快快快!”李昌拉起王世成就往外面跑。

    “别拽我别拽我,我鞋子还没穿呢。”王世成被李昌从木榻上拉起来喊道。

    “你快点,我先出去了!”李昌见王世成磨磨蹭蹭,便先跑出了大帐。

    校场之上,张沐风和石闵都已经就位,只见张沐风右手执刀,冷静而又略有些紧张的看着百步开外的石闵。而石闵右手执长棍,左手抓着马缰绳,盯着张沐风。

    忽然,两人不约而同的大喊一声“驾”!两匹马飞快对冲过来。

    张沐风身体微微前倾,几乎贴近马背,右手的刀忽然换到左手,片刻后换到右手,接着又换到左手。

    石闵见状,心中不免有些起疑,他还从来没见人这样马战的,心中不免谨慎起来。

    战马奔驰,两人很快到了对方的面前,石闵看到张沐风的刀已经换到左手,便看准时机,长棍朝着张沐风的前胸直戳过去。

    石闵出手快而精准,此时石闵在张沐风的右侧,而他的刀在左手,连格挡的机会都没有,所有人都以为张沐风真的过不了一个回合,包括石闵。

    就在这时,张沐风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在石闵出手的同时,张沐风忽然整个人向他右侧滑下马背,右手抓住马鞍,仰面朝上,右脚蹬住马鞍,勾着马肚子,执刀的左手果断出击,朝着石闵的腰间刺来。

    石闵一击落空,见张沐风冷不防的这样攻击,长棍不是近战武器,一击出手,在张沐风这么快的攻势下,压根儿来不及收回长棍挡住这一刀。

    此时石闵的手边没有兵器可以格挡,铠甲虽然坚硬,但在真正的马战之中,骑兵所用的长刀完全可以砍破对方骑兵腰间的铠甲,并且重创对方。无奈之下,石闵左手抓住马鞍,猛然发力,手臂撑住马鞍,身体腾空而起,刚好躲过张沐风的这一刀。

    二人纵马擦身而过,双方均没有得手。石闵和张沐风重新坐回马背,双双勒住了马,重新调转马头。

    “张兄弟!刚刚那一刀真是漂亮!让我猝不及防!”石闵大声喊道。

    “少将军过奖了,没想到那样的招式都可以让你躲过去!”张沐风回话。

    “好!漂亮!”围观都将士们大声喝彩,刚刚两人的表现都非常好,实在精彩。

    石闵和张沐风四目相对,再次发起冲击,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屏住呼吸,盯着两人都每一个动作,生怕错过。

    石闵已经大概明白张沐风双手频繁换刀都原因,为的就是出其不意,所以他决定,等张沐风先出手,再还击。

    只见两人快要接触到的时候,原本石闵预计会在右手边出现的张沐风,忽然调转马头,冲到了石闵的左手边,此时张沐风已经又把刀换到了左手,两人擦肩而过之时,张沐风左手挥刀朝石闵砍来,石闵顺势仰面贴在马背上,躲过张沐风的刀,双手紧握长棍,果断戳向张沐风的后背。

    张沐风猝不及防,被石闵一棍打下马。

    石闵见状,立马勒住马,调转马头停住,问道:“张兄弟,怎么样?有没有事?”

    张沐风被石闵一棍子从马背上打下,也着实摔的不轻。

    “哎哟~”张沐风从地上坐了起来,搓着膝盖,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手,抬头对石闵说道:“少将军,我没事,蹭破点皮而已。”

    石闵跳下马,走到张沐风身边,伸出手,张沐风也伸出手抓住石闵,被石闵一把拉了起来。

    石闵大笑着用力拍了拍张沐风,说道:“张兄弟,真看不出来,你的马战本事和你的体力一样好!”

    张沐风有些惭愧的说道:“那卑职还是只在少将军手下过了两个回合就被打落下马了。”

    石闵正准备说话,李昌从张沐风身后喊道:“打的不错,你们俩都打得很好!”

    李昌走到张沐风身边,大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没让你去当骑兵还真是浪费了!老子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本事。”

    “李将军,我……”

    “别谦虚,刚刚我们大伙儿都看到了,你的马战本事不错!”李昌打断了张沐风的话,挥手又要拍张沐风。

    张沐风连忙躲开,喊道:“将军,卑职没谦虚,卑职刚刚是想说,您刚刚下手太重了,我这刚从马背上摔下来,身上还疼着呢,您那一下差点把卑职给拍散架了。”

    李昌看了看自己的手,再看看张沐风那紧张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石闵和围观的将士们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时候,王世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看大伙儿哈哈大笑的样子,问道:“怎么样?谁赢了?你们都笑什么?”

    李昌推了一把王世成,说道:“叫你起来你还磨蹭,刚刚错过了一场精彩的比试。”

    “诶?张沐风,你不是步卒吗?什么时候会马战了?”王世成看着站在一旁的张沐风问道。

    “三叔,你刚刚是不是没有看到?我告诉你,张兄弟不仅会马战,而且马战的本事还不小呢!”石闵替张沐风说道。

    “行啊你小子,步战马战都擅长,等大将军回来,让大将军亲眼看看你的本事,若是大将军也觉得好,肯定提拔你!”

    “谢王将军!”张沐风激动的连忙行礼。

    “嚯!你小子够势力的啊!他说给你当官你就谢他,我刚刚那样夸你,怎么不见你谢我?啊?”李昌说着伸手想要抓张沐风。

    张沐风连忙闪开,躲到石闵身后,喊道:“李将军,我没那意思!”

    “你个小兔崽子!”李昌假装要抓张沐风,吓的他到处跑。

    石闵拦住李昌,笑着说道:“二叔,你就别吓张兄弟了。”

    李昌忽然又大笑起来,说道:“你看你这小子,老子吓唬吓唬你,你就差尿裤子了,哈哈哈哈!”

    张沐风一脸无辜的看着李昌。说实话,军营里绝大多数人都怕李昌,因为他嗓门大脾气爆,没人敢在他爆发的时候多看他一眼,除了王世成和石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