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重获自由
    ,!

    “行了行了,热闹都看完了,去训练!”王世成喊道。

    “走了走了!大伙儿训练去了。”石闵也喊道。

    张沐风有些胆战心惊的看了一眼李昌,连忙挤到人群中躲开了。

    石虎由于操劳过度,一直睡到将近午时才起来,醒来之后一看梁郡主不在,便大声喊道:“陆安!”

    “陛下!奴才在!”一直侯在外面的陆安连忙跑进来跪地候旨。

    “梁郡主呢?人去哪了?”石虎掀开被子问道。

    “梁郡主天还没亮就走了,让奴才转一句话给陛下。”陆安埋着头小心说道。

    “什么话?快说!”

    “梁郡主说,让陛下不要忘了昨日答应她的事情。”

    石虎想了半天,这才反应过来,于是对陆安说道:“你去传朕的旨意,即日起解除对燕王的禁足,但是,燕王不得离开邺城。”

    “奴才遵旨……”陆安说完,起身准备出去。

    “等一下!”石虎喊住了陆安,捏着胡子,想了想,又吩咐道:“去后宫再挑两个年轻美貌的女子,一并送过去,朕赏他的。”

    “是……”陆安点点头。

    “陛下真是开恩啊,才几日时间,就把派人行刺臣妾的燕王给放了,还赏两个女人给他,臣妾真是不明白呢。”刘贵妃远远的站在那说道。

    陆安一时不知所措,看了看石虎,石虎朝他挥挥手,示意他退下。

    陆安见状,连忙绕着刘贵妃跑开了,头也不敢回。

    “爱妃,回来这么早啊?”石虎有些心虚,故意岔开话题,主动迎了上去。

    “陛下身子不适,臣妾岂敢在外久留?自然是要尽早回来侍奉陛下了。”刘贵妃假装不知梁郡主昨夜侍寝之事。

    石虎见刘贵妃没有提到昨夜他干的荒唐事,便心中认为刘贵妃并不知情,也就不再心虚,笑呵呵的说道:“爱妃辛苦了,来来来,这边坐会儿。”

    “陛下,臣妾昨日出宫吹了风,头有些疼,但是惦记陛下的身体,所以先来看看,陛下身子似乎好了些,臣妾就先回宫歇息了。”刘贵妃故意避开石虎,行礼说道。

    石虎一愣,连忙问道:“爱妃,头疼的厉害吗?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要不朕传太医给你看看?”

    “臣妾没事,睡一觉就好了。”刘贵妃假装有些不适。

    “那爱妃先回宫歇着,朕今日还没吃药,一会儿得吃药,吃完药还得歇着,朕晚些时候再去看你。”石虎说着,伸手捏了一下刘贵妃的脸蛋。

    “臣妾告退。”刘贵妃这次没有躲开,而是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

    刘贵妃说完,转身准备走,忽然停住脚步,回过身问到:“陛下为何忽然取消了对燕王的禁足?还赏两个女人给他?”

    石虎的随口一本正经的说道:“朕思量再三,这件事不像是老二干的,就他那点胆子,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仅仅凭一张不是太可信的供状,就让他一直在府幽闭,似乎也不太合适,所以赐两个女人给他,算是朕对他这次的补偿,不过考虑到他仍又嫌疑,朕不允许他离开邺城,若是事情调查清楚,果真是他干的,朕绝不轻饶。”

    石虎自认为编的这段瞎话天衣无缝,刘贵妃淡淡一笑,说道:“陛下思虑周全,臣妾佩服的五体投地,愿陛下早日查清真相,替臣妾主持公道。”

    “那是肯定的!若是让朕知道是谁干的,定不轻饶!”石虎信誓旦旦的说道。

    “臣妾告退,陛下保重身体,晚点再来侍奉陛下。”

    刘贵妃有气无力的与石虎说完,转身便走出了洪光阁。

    “娘娘,您怎么哭了?”小香见刘贵妃走出洪光阁后,便一直悄悄的抹眼泪,于是小声问道。

    “没什么,本宫有些不适,早些回蕙兰宫。”刘贵妃忍着内心的波澜,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刘环原本以为石虎只是有些好色而已,没想到石虎的无耻已经令人发指。她承认委身于庆王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出于对石虎的报复心理,但是当她回宫真正面对石虎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不能像以前一样对待石虎了。

    昨夜与石遵在马车里的欢合,让她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感觉,从潜意识里,刘贵妃竟然已经把石遵当成了自己的男人。尽管刘贵妃因为石虎的这种无耻行为已经对他没有什么感情,但是梁郡主的出现,在刘贵妃的眼里,毫无疑问是一种挑衅,这是女人的天性:这个东西虽然是我不要的,但是你也不可以碰,尤其你和我一样,都那么好看!

    梁郡主回到燕王府后,直接进了自己房间,拒绝见任何人,包括她自己的儿子。

    石世心虚,不敢去敲梁郡主的门,只是吩咐下人好吃好喝的按时给她送去。但是梁郡主从宫里回来后一直到天烟,都水米未进。

    “下官恭喜殿下重获自由。”张豹前脚还未跨进屋,便对石世说道。

    石世喝的酩酊大醉,稀里糊涂的骂道:“恭什么……喜!有什么好……恭喜的!本王现在头上戴着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石世一边说,还一边用手在头上比划,然后开口骂道:“你个佞臣!给本王出的馊主意!梁郡主到现在都不理本王!”

    “哇……”石世刚刚说完,倒在地上,“哇哇”的吐了起来,顿时屋里遍地污秽不堪,弥漫着奇怪的味道。

    张豹丝毫不避讳,也不去扶石世,站在原地拱手行礼说道:“殿下,这次陛下能这么快就解除对您的禁足,梁郡主功不可没,这也正说明了下官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

    “什么狗屁判断!”石世有些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问道。

    “梁郡主能这么快就让陛下改变心意,这说明梁郡主也极有希望能让陛下传位于殿下,难道这不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吗?”

    “但是本王现在一点都开心不起来!若是你!你能开心起来吗!”石世指着张豹大声质问道。

    张豹果断的回答:“下官自然不会开心。”

    石世一把推翻桌子,骂道:“那你跟本王谈什么恭喜!啊?来看本王笑话吗!”

    张豹摇摇头,坚定的看着石世说道:“下官不会开心,但是绝对不会像殿下现在这样醉生梦死!下官只会牢牢记住,若不是庆王的陷害!殿下完全可以不用用这样的办法!这一切都是因为庆王都野心!都是拜庆王所赐!”

    张豹寥寥数语,却让石世如梦初醒。只见石世两眼无神的指着前面,嘴里念叨:“对!石遵!都是你搞的鬼!都是你害的本王!”

    “殿下若是要报此仇,就该振作起来!得到皇位,便可一雪前耻!”张豹看准时机,又这一旁添油加醋。

    石世此时已经如同疯癫,将背后的桌案上放置的一把剑抽出,胡乱劈砍,嘴里喊道:“石遵!我要杀了你!”

    张豹淡定的站在十几步外看着石世狼狈的样子,心中不免一丝得意,燕王,终究只是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的废物,一棍傀儡而已。

    忽然,石世被桌腿绊倒,失手将剑扔了出去,自己重重的摔在地上,晕了过去。

    门外的下人听到这么大的动静,连忙跑进屋,看到石世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神情有些惊恐的看着张豹,问道:“张大人,殿下这是怎么了?”

    张豹自然看得出这几个下人在想什么,淡定的回答:“殿下喝多了,来了兴致,想舞舞剑,不曾想喝醉了,又摔了一下,所以趴地上睡着了,你们把殿下送回房吧,好生伺候着。”

    其中一个下人半信半疑的看了看张豹,然后走到石世身边,将趴在地上的石世翻转过来脸朝上,仔细看了看,确定石世只是喝多了,便对其他人说道:“过来帮忙,把殿下送回房里。”

    几个在旁边围观的下人闻言,连忙过去,七手八脚的把石世抬出了屋子。

    邺城外的军营里,石闵照例和李昌以及王世成围着炭炉商议事情。

    “小闵,今日怎么会忽然想起来和张沐风那小子比试马战?”王世成喝着茶问道。

    石闵一边搓着手一边说道:“其实也就是无意中说道马战,我问他懂不懂马战,他说他以前是放马的,擅长骑马,而且没有他驯服不了的马,所以我就一时兴起,考验考验他了,没想到他还真有两下子。”

    “我看第一回合,你差点就被他给干掉了!”李昌在一旁插话说道。

    石闵有些尴尬的看着李昌,说道:“说实话,第一回合是我大意了,不过他那一刀,出手很是有效,若不是我反应快,还真就被他砍下马了。”

    “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本事,看来咱们的将士们到底有多大本事,恐怕咱们还需要再仔细观察观察,比如这张沐风,就是个人才嘛!步战马战都会,就可以考虑编入小闵说的骑兵之中。”王世成微微点头说道。

    “三叔,我也正有此意!“石闵顿时来了兴致。

    “下午大哥派人送信过来,说明日回军中,待大哥明日回来,这件事咱们也要开始着手去办了。”

    “父亲明日就来?派谁来送的信?我怎么不知道?”石闵疑惑的问道。

    “你那时候正在校场上带着大伙儿训练,是徐三亲自来说的,我刚好在营门口巡视,徐三就告诉我了。”

    “原来是这样。”石闵默默点头,又问道:“那父亲又没有说明日什么时候回来?”

    “明日早上就过来,我估摸着巳时就能到。”王世成看了看石闵和李昌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